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一章 我很想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整个身子软绵绵的丝毫用不上里,就任凭他随意摆弄自己,喘,息声愈加急促。

    连续做了两次,累的她喘不过气来,顿时困意全无,抬头就能看到他凸起的喉结和犀利的下巴。

    想起晚上吃饭见到的那位长辈,陈舒茗忍不住开口:“傅思诚……”

    “嗯?”傅思诚刚穿上平角裤转身看着她。

    “今晚我们吃饭遇见的长辈跟你们看起来很熟……”

    听言,傅思诚一顿,没想到她突然会问这件事,见她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才淡淡开口:“嗯,跟我们家是世交。”

    “那你为什么跟他说我是你未婚妻……明明不……”

    陈舒茗还想说什么,薄唇已经堵上她的,只是很短暂的一个吻就松开她,黑眸专注地凝视着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清楚我在做什么,这辈子我只娶你做我的妻子,何不早点公众于世?”

    “可是珍妮弗那边……”

    “冷家那边我会亲自去说,我不会跟她结婚。”

    傅思诚握住她的肩膀,语气坚定。

    听到这里,陈舒茗心里莫名有些难过。

    幽深的黑眸紧紧凝视着她,眉眼处上扬着。

    她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腰,更加紧密地依偎进他的怀抱。

    “笨女人!”傅思诚挑起她的下巴宠溺的说。

    这次陈舒茗没有闪躲他的目光,透过幽深的黑眸看到缩小后的自己,更心疼现在的他。

    傅思诚沉默地用指腹摩挲着她的下巴,突然勾唇笑道:“你这个笨女人究竟是怎么俘虏我的心?”

    ……

    第二日清晨。

    因为张妈家里有事请假回家,陈舒茗专门起了个大早在厨房给傅思诚做早餐。

    没过一会儿,身后突然响起一串脚步声,陈舒茗回头,就看到刚洗澡的傅思诚冷着一张脸进来。

    她有些疑惑,正要开口问,就看到他递过来手机:“冷熙的电话。”

    陈舒茗这才反应过来他为何板着脸,低头看了眼,不知什么时候按了接听键……

    她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将灶火关小走到窗边去接电话。

    瑞士那边突然出了点状况需要冷熙过去处理,跟她打电话也是说一下,对于傅思诚接他的电话只字未提,挂断电话后,陈舒茗端着两碗面从厨房出来,看到餐桌上男人的脸又黑又臭。

    陈舒茗将面放在他面前,试探的问了句:“傅思诚,你又吃醋了?”

    “没有。”傅思诚冷硬地回答道。

    “真的?”

    “嗯。”

    陈舒茗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凑上前:“那你笑一个我看。”

    “陈舒茗!”傅思诚被她气的抓狂。

    中午,陈舒茗约林木子在外面吃饭。

    “你家傅思诚怎么没陪你?”林木子眯起眼睛看她,似乎要从她话里捕捉到什么信息。

    听言,陈舒茗咽下嘴里的水果淡淡说道:“最近公司出了点问题需要他亲自处理,忙的不可开交。”

    “啧啧,怪不得……”林木子一副我已明了的眼神看着她,反手托着下巴:“你这差别待遇昂,他在的时候我咋没见你请我吃饭,重色轻友了昂……”

    “我哪有,我对你一向很重视,我是看你和你家白亦然一天恩爱的不行,不忍心让他独守空房……”

    “好,就此打住,我说不过你好吧?”林木子夸张的举手投降。

    “这还差不多!”

    “叮铃铃……”

    手机骤然响起,陈舒茗放下筷子拿起手机看,亮起的屏幕显示很明显的三个大字。

    她看了林木子一眼,很快接听起来:“喂?”

    “你在哪?”

    沉静的男音响起。

    陈舒茗身子坐直了些,小心翼翼地开口:“我跟林木子在外吃饭……”

    “你休息了?”听他没有出声,她开口又问。

    “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来。”

    “喔……”

    陈舒茗给他发了餐厅所在地就挂了电话。

    二十分钟后,一辆显眼的黑色林肯出现在门外。

    见状,陈舒茗让林木子坐着等一下,自己拎包走了出去。

    罗特助见她出来,恭敬地替她拉开后车门。

    一身黑西服的傅思诚交叠着长腿而做,右手边还有一个公文包,看起来要准备去哪。

    “你这么着急是什么事?”

    陈舒茗坐进去有些疑惑地问道。

    傅思诚交叠的腿放下,转头看向她:“我要出差一趟。”

    “又要出去?”陈舒茗不假思索地问道。

    她当然知道他有多忙,每天有太多事搜狗等着他做,可是离他上次出差的时间才多久……

    “嗯。”傅思诚点头。

    “等下就走吗?”

    “嗯。”傅思诚又点了下头,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临时决定的,供应商那边出了点状况需要去香港一趟,一个半小时后的航班,大约一周的时间。”

    “这么久……”陈舒茗不由得唏嘘一声。

    一周时间说长也不长,可是一点都不短。

    见她这样,傅思诚不由得笑出声:“舍不得我?”

    陈舒茗口是心非:“才不是……”

    刚说完,就被他揽进怀里,细细密密的吻落下。

    陈舒茗的脸瞬间红了,驾驶座上的罗特助还在,他竟如此高调。

    想要伸手推开他,却被他搂得更紧,他娴熟的撬开唇齿,唇齿间的空气全数被扫荡一空。

    吻持续了很久……

    松开的时候,陈舒茗被吻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前面的罗特助坐的笔直,一副什么都看不到的模样。

    羞窘的从车上下来,傅思诚并没有很快离开,车窗半降下来,深邃的眸子一直凝视着她。

    “我看着你进去。”

    “喔。”陈舒茗乖巧的抿了抿嘴唇。

    明明只是出差几天,她却一副舍不得分开的难过心情。

    看他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看着自己,深邃的眸子如潭水一般,心里一紧,回过头去,紧抿着嘴唇往店里走去。

    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店里,车子才缓缓行驶离开。

    吃过饭后,陈舒茗一个人不想顾家,便拉着林木子去书店看看最近新出的书。

    “舒茗,我先去楼上问问老板我要的书还有没有,你在这等我一下!”

    陈舒茗点头,随手翻了翻书架上的文学杂志。

    刚准备拿起另外一本时,一只手和她同时握在一边。

    对方比她更早一些,陈舒茗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抬头说:“不好意思,我……林桔?”

    “你怎么在这?”林桔看起来也有些意外,微微皱了皱眉。

    陈舒茗站直的身子有些僵硬,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然而还没过几秒,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陈舒茗皱眉,转身一看,果然是陈馨悦。

    看到她在这,不屑地环抱着胳膊:“怎么在哪都能遇见你,听说傅思诚就要跟冷家千金订婚了,你一定心如刀割吧?”陈馨悦越说越起劲,得意地倪着眼看她:“陈舒茗,你现在心里滋味肯定不好受吧,也是,有点头脑的人都清楚,你和珍妮弗之间,傅思诚会选择谁!”

    “喂你挡着我路了,好狗不挡道!”

    陈馨悦回过头,就看到一脸鄙夷的林木子。

    林木子挽住她的胳膊,直接无视在一旁直瞪眼的陈馨悦,冷哼一声:“别理她,舒茗我们走!”

    回到家里,林木子将买来的书全部摆放在书架上,见她低着头坐在沙发若有所思,试探的问:“舒茗,你没事吧?”

    “没……”陈舒茗摇了摇头。

    “就那个陈馨悦,她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她不知道你们发生的事情,就凭她的感觉胡乱猜测,她就在故意激怒你,你别管她!”

    “我知道……”陈舒茗语气淡淡,却也多说不出一个字。

    看她心情有些低落,林木子故意岔开话题聊起曾经的大学时光。

    渐渐的,林木子的眼皮开始打架,可陈舒茗还拉着自己聊个不停:“舒茗,你都不瞌睡吗?我好困……”

    “再陪我说说话吧……”陈舒茗拉着她的衣袖,不想让她早点睡着。

    接着又差不多聊了半个多小时,她还是没有任何要睡的意思。

    林木子拿起床头的闹钟看了眼,抱怨道:“舒茗,如果你再不睡,我就回自己家不陪你睡觉了!”

    陈舒茗嘟囔着嘴巴,还是没有一丝想睡觉的意思。

    直到,床头柜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看了眼手机屏幕,看清楚来电显示后,整个人瞬间精神起来,眼睛闪着光亮,接起来放在耳边:“喂?你到了?”

    “嗯,还没睡?”

    “嗯……”

    听那头傅思诚轻笑了声:“你在等我?”

    “没……没有……”陈舒茗无力的否认,说出口的时候自己都觉得格外的苍白无力,她脸红的转移话题:“你睡下了吗?”

    “还没,这边事情比较多,负责人临时换了新的,所以需要一段时间来磨合。”傅思诚沉静的嗓音依旧,缓缓地,语气里多了几分倦意。

    陈舒茗忙说:“别熬夜太晚,早点去睡。”

    傅思诚低声应了句,手机却迟迟保持正在通话的状态。

    “怎么回事?”陈舒茗看了眼手机,有些不解:“傅思诚你在吗?”

    “我在。”傅思诚回道。

    “那……早点休息。”陈舒茗抿唇说道。

    “你在干嘛?”

    陈舒茗看了眼身旁的林木子,老实回答:“我叫木子过来跟我一起睡了……”

    话音刚落,那边的声音似乎低哑了几分。

    “你在勾,引我?”傅思诚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