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二章 想你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没有……”

    陈舒茗有口说不清,怕他接下来又会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忙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我也困了。”

    这次,傅思诚“嗯”了声,挂断了电话。

    陈舒茗转过身去,就看到林木子一脸幽怨的盯着自己。

    “你这么迟折磨我居然是为了等他电话!!”

    “嘿嘿,哪有……”陈舒茗伸手就抱着她的脸吧唧亲了口,眉眼弯弯。

    “……”这下轮到林木子无奈了,朝她挥了挥手钻进被窝,正想着再挖苦她几句,手机又响了一下,很短暂的一声,是条短信,傅思诚发过来的:“晚安!”

    陈舒茗一时没空再搭理她,重新背过身子,眉眼弯弯地在手机上编辑了条短信。

    林木子顿时心塞的捂住胸口,。

    接下来的几天,傅思诚打过好几通电话,时间很短暂。

    她刚从浴室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

    明明是早上,向来沉静的嗓音听起来有些疲倦。

    “是不是很累?”

    “嗯,这两天睡眠质量不好。”

    “是不是工作量太大了?”陈舒茗皱了皱眉头,擦头发的动作都慢了半拍。

    “是有些。”傅思诚淡淡说着,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两天失眠了。”

    “好端端的怎么就失眠了?”陈舒茗紧抿着嘴唇,有些担心。

    傅思诚没有很快回答,沉默了许久。

    “想你了。”

    倏然,简单的三个字敲击着她的心脏。

    陈舒茗差点握不住手机,半边耳朵滚,烫的要命,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这三个字被燃起来的焰火。

    那头仿佛有人在他旁边说了句什么,他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先跟你说了,有个会要开。”

    挂了电话,陈舒茗拧起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手指紧攥着手机在房间来回踱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等她再次停住脚步,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点开手拨了号码出去,声音因雀跃而变得轻颤:“木子,你能帮我订一张去香港的机票吗?”

    因为临时订票,当天航班已经全部售罄。

    陈舒茗坐了次日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香港大约十七小时,赶在晚上八点,她就能出现在他面前。

    准备过安检的时候,傅思诚的电话突然打进来。

    陈舒茗吓了一跳,犹豫了许久才慢悠悠接听。

    打电话过来无非就是日常的问候,有没有吃过饭,一天在做什么,害怕他听出什么端倪,简单的问候几句就主动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陈舒茗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手心浸满了热汗。

    陈舒茗在空中扇了扇,跟着队伍往前走。

    她出行几乎不坐飞机,而且最近几次坐飞机都是傅思诚陪着她,今天独自一人坐在飞机里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她深呼吸了口气,将身份证和登机牌递上去。

    好在邻座是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路上跟她聊了不少,倒是让飞行旅途显得不那么枯燥。

    从机场出来,她跟着其他人一起买票上了大巴车。

    按照昨晚提前看好的路线,坐到中途的时候她换了辆观光车,车顶是那种露天的座位,因为傍晚温度低的缘故,很多人都在车厢里,原本松散的位置变得很拥挤。

    陈舒茗坐在离车门近的位置,一路看着窗外的霓虹。

    “你干什么!”

    “我怎么了!”

    ,观光车行驶了一半,车厢中间

    突然响起一连串争吵声,引起了围观。

    是个身材矮小的女孩,中规中矩的马尾辫,肩上挎着很大的一个包,而和她争吵的是一个高瘦的男人,看起来贼眉鼠眼。

    因为说的是粤语,陈舒茗有些听不太懂,不过从他们的表情大概明白了些。

    大致就是女孩说男人猥琐她,气呼呼地指着男人破口大骂,男人似乎又说了什么,女孩气的眼眶发红。

    车厢里并没有人参与,一脸看好戏的悠闲。

    女孩没有办法,只好忍下来,换了个离男人远的位置站了过去,陈舒茗看着女孩,满眼通红,一点都不像会撒谎的人。

    想着自己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多管闲事。

    很快就到达目的地,陈舒茗肩上挎着背包往门口挪,下车的人很多,她左躲右躲,始终护着自己的肚子。

    而身上的背包被人群挤到身后,她下意识拽回来,手背骤然一疼。

    收回手,才发现手背被划出一道血路,鲜血很快溢了出来。

    陈舒茗回过头,发现现在自己身后的正是刚刚和女孩争吵的那名男子,见她盯着自己看,恶狠狠的瞪着她:“看什么看!”

    她吓得忙移开视线,一句话都不好说。

    等她下车站稳后,手背上的血还不停往下流,她猛的意识到什么,去检查自己的挎包,发现包底破了个大口,里面的钱包和随身物品都不见了。

    完了!她惊在原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刚刚那名男子不是流氓,是小偷!

    幸好手机随身携带,她小小庆幸了一下,往前走去。

    旁边的买花婆婆突然叫住她,她一顿,挺住脚步看她,见老婆婆递过来一包纸巾,指了指斜对面的警察局。

    “谢谢阿嬷!”陈舒茗扯唇笑了下,跟着行人过了马路。

    好在前几日跟傅思诚通话套出来他住的酒店在哪,跟当地警察说明情况后,派车将她送到酒店门口。

    看到金碧辉煌的大酒店,她不安的心总算安定下来。

    只是进去之后,她跟前台说了自己要找的人后,前台却表示不能随便透露客人的信息,无奈之下,陈舒茗只好拿出手机给傅思诚打了电话过去,滴声持续很久,那头还是没人接听。

    差不多等了十几分钟,电话才回拨过来。

    陈舒茗快速的接起:“喂?”

    “想我了?”

    低沉的男音传了过来。

    “没……”陈舒茗有些吞吐:“我就想问问你回酒店没?”

    “还没有,在开会,几个重要问题必须在今天解决,早不是看到你的电话,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从椅子上离开过。”

    “那你吃饭了吗?”

    “还没,待会跟合作方一起吃,你呢?”

    “我当然吃了。”陈舒茗故作心情愉悦的说。

    “那就好。”傅思诚淡淡回道。

    电话那头隐约能听到谈话声,陈舒茗担心耽误他工作,没敢说自己已经在酒店,说了句:“嗯那你先忙,回去说。”

    挂了电话,陈舒茗看着自己洗劫一空的背包,叹了口气。

    酒店大堂里有专供客人休息的地方,可面积太大,万一他回来看不到自己怎么办?

    陈舒茗想了想,索性走到酒店门口等。

    一直到晚上临近十一点,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在酒店门口停下。

    罗特助从驾驶座先下来,绕过车头打开后门,傅思诚接着下来。

    一贯的黑色手工西装,标致的倒三角身材在夜色里更显诱,惑,眉眼间掩盖不住的疲倦。

    今天忙了一天还是没能把主要问题解决好,明天还要继续咬这块硬石,太多事情都需要他亲力亲为,一整天下来,身心俱疲。

    “傅思诚……”

    一道女声突然从某个地方传出来。

    傅思诚脚步一顿。

    敢这样连名带姓叫他的,只有一个人。

    他带着疑惑转身过去,果然看到酒店大理石门柱旁边站着的纤细身影,昏暗的灯光下,正微笑地看着自己。

    黑眸捕捉到她,似乎这几日的疲倦瞬间一扫而空。

    身后的罗特助更为惊讶,瞪大了眼睛:“夫……夫人……”

    “呃……是我……”陈舒茗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

    见傅思诚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黑色的瞳孔里投射出异样的神采,脸上一热,朝他张开双臂笑道:“surprise!”

    这对于他来讲,的确是惊喜。

    虽然香港这边快入夏,但晚上温度还是有些低,注意到她鼻尖被夜风吹的有些红,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在这多久了?”傅思诚快步走上前,顺势脱下西装披在她肩头有些责备的开口:“你现在都是当妈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注意?”

    “其实也没多久……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也就刚到……”陈舒茗小声解释。

    傅思诚在心里默默算了下,从通电话到现在差不多过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她就一直站在这里等自己,这还不算久?

    傅思诚薄唇紧抿着,伸手拉住她的手,手掌冰冷的温度让他有些恼火:“笨女人!怎么不进去等?!”

    “我……”陈舒茗像做错事的小孩低垂着脑袋支吾地解释:“大厅里人太多,我担心错过你,所以就站在门口,看的特别清楚……”

    说着,陈舒茗微微抬头偷瞄了下他的神情,看不出喜怒,有些懊恼自己没跟他打招呼擅自过来可能会打扰到他,心里顿时有些失落。

    她重新垂下眼睑,只觉得身上一紧。

    她就这么直挺挺带到傅思诚怀里,细细密密的热吻铺天盖地的吻下来。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一愣,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但毕竟是在外面,陈舒茗下意识要推开他。

    罗特助似乎看透她心中所想,很识趣地背过身子,陈舒茗还是觉得尴尬。

    傅思诚吻的很用力,舌尖挑逗着她的唇齿,完全不顾推搡着胸膛的小手,将她吻的从里到外都轻颤起来。

    她脸上顿时火辣辣一片,不敢看那些路人的眼神。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