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三章 有事不许瞒着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不知过了多久,傅思诚终于停下动作,带着她往楼上的套房走去。

    偌大的房间,除了黑白灰这三种色调别无它色,整个构架显得很高级,里面的东西几乎应有尽有,傅思诚穿着拖鞋,完全融入这一片美景之中。

    接过她的背包时,正好看到她左手背贴着卡通创可贴。

    “手怎么回事?”

    听言,陈舒茗这才注意到他的视线。

    创可贴是前台小姐给她的,对于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没事,走路不小心被铁丝划到了。”

    “嗯。”傅思诚点头没有再问下去,他又看了两眼,创可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实在看不出伤的多深。

    去饮水机那用玻璃杯装满热水放在她肚子上:“拿着敷上,别着凉了。”

    “喔……”陈舒茗乖巧的接过,滚,烫的触感让她手指不觉一颤松开了杯子:“好烫!”

    见状,傅思诚从茶几前绕过去坐在她旁边,拿起沙发上的玻璃杯隔着衣物放在她肚子上:“现在好些了吗?”

    陈舒茗脸一红,很诚实的点点头:“嗯。”

    “怎么想着跑来找我了?”傅思诚挑了挑眉头。

    陈舒茗低着头,支吾起来:“我担心你一个人这边照顾不好自己……”

    脸颊愈发红烫,等再次抬眼时,

    发现那双深邃的眸子一直凝视着自己,陈舒茗被看的有些发毛:“傅思诚,你盯着我做什么?”

    “我看自己的女人也犯法?”傅思诚慢悠悠地反问。

    见他薄唇扬起一抹弧度,她更不解:“你没事笑着干嘛?”

    她说完这句话后,傅思诚原本浅浅的弧度瞬间放大,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陈舒茗不自在的紧咬着下唇:“别笑了啊!”

    傅思诚没有停下的意思,凸起的喉结微动,似乎在隐忍着笑意,长臂一揽又将她重新揽进怀里,打趣道:“我们家舒茗现在都学会怎么讨好男人了!”

    “……”陈舒茗脸红透了。

    过了一会儿,傅思诚让她先进去洗澡,她点点头,因为没拿衣服的缘故,就去更衣间拿了件傅思诚的衬衣套在身上。

    瘦小的身躯完全包裹在衬衣里,显得她更加娇小。

    等陈舒茗从浴室出来,她拿着干毛巾擦着头发,环顾一圈,发现傅思诚还坐在客厅里,背对着她,不知道低头看什么。

    似乎是听到脚步声,磁性的男音响起:“你遇到小偷了?”

    “呃……”陈舒茗愣住。

    她走过去,才发现他手里倒拿着她的背包,眉头拧成一股绳。

    本来不打算跟他说的,所以刻意把包包放在角落沙发上,现在被他发现,她也不好再隐瞒下去。

    “嗯……”陈舒茗点点头,如实交代:“观光车人太多,下车的时候没注意,等我发现,包里的东西全都没了,不过我报了警……”

    “你的手是在车上划伤的吧?”傅思诚眉头紧蹙注视着她。

    “嗯……”陈舒茗只好承认,刻意表现的很轻松:“没想到小偷遍布各地啊,幸好你给我的黑卡没带来,否则多亏啊……”

    她没心没肺地笑着,见傅思诚

    眉眼完全沉了下来,声音慢慢小了下来。

    他看了自己一眼,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

    很快,敲门声响起,罗特助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医药箱。

    傅思诚接过后,关上门,表情凝重的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

    看到他把瓶瓶罐罐弄的乒乓响,陈舒茗小心翼翼地问:“你生气了?”

    “要是我不问你就打算不说了?”傅思诚瞪她。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吗,你一天工作那么忙……”陈舒茗委屈巴巴地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听言,傅思诚取创可贴的动作顿了顿,薄唇紧抿住。

    伤口并不算很长,却很深,能想象到划破一定流了不少血,因为没有及时处理的缘故,加上洗澡碰了水,现在伤口已经发炎了。

    “答应我,以后别做傻事了,在家等我回来。”

    傅思诚沉声说着,一手已经拿出消毒水和棉签,往伤口上进行消毒。

    “疼吗?”他拧着眉头没有半点松懈。

    “不疼……”陈舒茗摇摇头。

    擦药的力度微微加重了下,她顿时吃痛地叫出声:“啊!”

    “是很痛……”见他黑着一张脸,陈舒茗不敢再撒谎,知道他是担心自己,于是刻意把手往前放了放:“不过你吹吹,就没有那么痛了!”

    傅思诚嘴角抽搐了下。

    等消好毒裹好纱布后,傅思诚仍没好气地瞪着她,心里却狠狠揪起。

    想到她傻傻在酒店门口等了她整整三个小时,打电话却一句都没说,就是怕打扰到他,他又怎么不懂?

    还有手背上的伤,如果不是他发现,她可能忍一忍就过去了一定不会告诉自己,明明是自己受伤,还一心为别人着想。

    “笨蛋!”

    傅思诚突然沉声,却没有责怪。

    陈舒茗站定脚步耷拉着脑袋,像是被老师训话的小孩子,委屈的要命。

    半晌过后,她伸手拉了拉傅思诚的衣袖:“我们可不可以去吃饭,我好饿!”

    这次,傅思诚没再找罗特助,而是在美团订了份外卖,之后就进浴室去洗澡。

    洗完出来,快递小哥正拿着快餐送上来。

    在他的注视下,陈舒茗不好意思地吃了一大碗米饭,筷子放下的时候,她整个胃吃的鼓鼓的。

    “吃饱了?”

    “吃饱了!”

    听言,傅思诚掐灭手里的烟:“我们去睡觉。”

    陈舒茗温顺地跟在他身后往卧室里走,床很大,也很软。

    已经午夜十二点多。

    傅思诚揽着她腰靠着她,陈舒茗很配合地依偎着她,耳畔还能辨

    别他说话的声音。

    “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如实告诉我。”

    “嗯……”陈舒茗低声应道。

    接着,下巴被轻佻起,两人相拥热吻。

    都说小别胜新婚,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哪还舍得松开。

    关灯睡觉的时候,她注意到床头放着酒店提供的两盒计生用品。

    陈舒茗以为他会要自己,谁知道他只是把自己抱在怀里:“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养好身子我们慢慢来……”

    沉稳的嗓音却透露出对她的爱怜。

    陈舒茗心里甜甜的,闭上眼睛。

    ……

    第二天,陈舒茗待在酒店没有出门。

    刚进香港就遇见小偷这件事情给她打击并不小,不太敢一个人逛。

    百无聊赖的待在酒店里看电视,到了饭点就会有人亲自上来送餐,陈舒茗心里明白,这都是傅思诚私下叮嘱她们做的。

    一天时间就这么虚度过去,晚上九点多,傅思诚回来了。

    他喝了些酒,一开门,扑鼻而来的酒气,罗特助在一旁搀扶着。

    看到是她,傅思诚醉醺醺的整个人都朝她扑过去,她后退踉跄了几步,脖颈处是他肆意喷洒的热气。

    陈舒茗终于站稳,发现罗特助早就飞快逃跑了。

    她将门关上,吃力地架着傅思诚往卧室里走,好不容易走到床边,解脱似的松开手将他扔在床上。

    傅思诚虽然喝了酒,还不至于喝到烂醉如泥的地步,配合度极高,西装和衬衫很快就脱掉了。

    解开皮带的金属扣,陈舒茗就像给小孩子脱裤子一样拽着裤脚将西裤脱了下来,只剩一条四角裤,清晰地勾勒出男人健硕的身材,她不再往下脱,准备转身离开,一只手猛的被抓住。

    低沉沙哑的嗓音徐徐脱出:“都脱了。”

    陈舒茗没有任何防备地往后倒在他胸膛上,傅思诚睁开眼,薄唇也落了下来。

    酒气很重,她微微躲了下,吻就落在她脖颈间。

    炙热的温度让她浑身都僵硬住。

    次日清晨。

    傅思诚其实很想要她,罗特助的电话就在这时不偏不倚地响了起来,这个早上恐怕是没戏了。

    相比昨晚他已经清醒了很多,陈舒茗退了推他,淡淡说道:“傅思诚,你先去洗澡吧……”

    “那你等着我。”傅思诚扯唇邪笑。

    她不语,他就继续往她耳根敏感处吹气:“嗯?”

    陈舒茗莫名涨红了脸,点点头:“嗯……”

    走到浴室门口,陈舒茗把换洗的衣服递给他,提前松开手,害怕他一时兴起把自己拖到里面,大清早的,她还要出去见人呢。

    看到浴室门关上,她才松了口气。

    正要转身,浴室门“哗啦”一声突然被打开,陈舒茗一惊,下意识掉头看去。

    一条四角裤被扔在地上,人已经重新进了浴室。

    陈舒茗脸唰的红了,手指轻颤地捏起地上的四角裤。

    拇指和食指捏住一个角,似乎还残留 他的体温,只觉得脸发烫的厉害,她伸手赶紧将内,裤丢进脏衣蓝里。

    床尾还有他昨晚脱下来的衣服,有些凌乱,她过去收拾起来。

    在拿起那件白色衬衫时,她动作顿了顿,手指一点点攥紧。

    领口那里,有个粉嫩的唇印。

    大概半个小时,傅思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

    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酒气褪去不少,眸色里的炙热却更加激烈。

    看她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他走过去,看她始终低垂着眼睛没看自己,鹅黄色暖灯下,纤长的睫毛轻颤着。

    知道她在害羞,傅思诚扯唇一笑,掀开被子,朝她压过去的时候就扯掉身上的浴巾。

    傅思诚勾住她的下巴很精准的吻上她的唇。

    大手探到领口处,却被制止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