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四章 领口的红唇印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怎么了?”傅思诚皱眉。

    “没什么。”陈舒茗摇了摇头,语气很淡。

    再继续什么激烈的动作,陈舒茗及时握住他往下游离的大手:“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宝宝在肚子里不乖了……”傅思诚愣在原地,有些着急的说,一边还轻摸着她的肚子,希望借此替她分担些疼痛。

    “应该是……”陈舒茗紧抿着嘴唇。

    屋里窗帘紧闭着,视线昏暗地遮住她脸上的神情。

    傅思诚保持撑在她身上的姿势几秒,似乎没有冷静下来,翻身下床到浴室冲了个凉水澡。

    等再回来时,身上的炙热褪去不少。

    陈舒茗背对着他,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小声的说:“要不我去沙发上睡,这样可以……”

    “不准!”傅思诚沉喝道。

    话落,陈舒茗嘴巴抿的紧紧的。

    干脆往床边又挪了挪,和他隔着些距离,像是和谁在赌气。

    晚上傅思诚从外面回到酒店后,得知她一个人整天待在酒店,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就让她起床带着去开会,陈舒茗起初不答应,可最终拗不过他的强硬,还是跟着他去了香港的公司。

    陈舒茗被安排在会议室旁边的待客沙发上,因为是傅思诚带进来的人,进来每个参加会议的人员对她态度都特别恭敬有礼。

    “陈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一位看起来像刚毕业的年轻姑娘朝她走过来礼貌的鞠躬问好。

    “没关系,我呆在这就好。”陈舒茗微笑地说。

    姑娘始终保持半鞠躬状态,话落,她点点头:“好的陈小姐,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谢谢,”陈舒茗感激的说。

    接着,会议开始。

    前方的投影仪直直打在傅思诚身上,他微侧着身子凝视屏幕。

    每次人员发言,他都会认真的看着谁,偶尔点点头。

    陈舒茗大概能听懂点会议的内容,时不时往他的方向瞄几眼。

    全程傅思诚全神贯注地投入会议当中,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午太阳西斜时,会议才结束。

    会议人员收拾东西陆续离开,傅思诚也从长椅上起身朝她径直走过来。

    走到沙发边上,罗特助突然跑过来对上他的耳朵说了些什么,见他挑了挑眉头然后微微侧身。

    陈舒茗也从沙发上站起来,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见会议室门口出现一抹纤细的身影。

    是位很漂亮的女人,似乎是混血儿,五官格外立体,身材妖娆,穿着旗袍的她把前凸后翘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她穿着一双差不多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径直走过来,陈舒茗注意到女人精致的妆容,显眼靓丽的玫红色口红。

    垂落的双手忍不住轻颤,她想起前天晚上傅思诚领口的唇印,直觉告诉她,很大可能出自同一个人。

    她走近傅思诚,很自然的伸出手:“傅总!”

    “安娜小姐!”傅思诚轻握了下。

    陈舒茗抿唇,视线离不开他们相握的手上。

    “知道傅总在开会,我一直在外面等您呢,看会议结束才让罗特助去叫您呢,我那晚就说了,我得专门请傅总请吃顿饭表达感谢!”

    “那倒不必。”傅思诚轻笑了下。

    “那怎么行,餐厅位子我都订好了,顺便商谈一下贵公司融资的事情,如果您没别的事,不防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话落,她看向身边的她:“这位是……”

    见他们视线同时望过来,她有些尴尬,低声说:“你们去吃就好,我让罗特助先送我回去。”

    说着,她转头就要离开,傅思诚一把握住她的手臂。

    “一起去。”

    安娜订了一家正宗的法国餐厅,室内的装潢与设计均采自巴黎著名设计师之手,为客人提供顶级的视觉体验。

    螺旋式半透明建筑,客人不单单可以用餐,还可以俯视整个香港的夜景。

    陈舒茗往外看去,的确美得惊艳,但她此时却无心欣赏,胸口莫名堵得慌。

    安娜很好的展现出地主待客之道,笑着开口:“上餐之前我带你们去拿点水果吧。”

    “嗯。”傅思诚淡淡应道。

    一路上,陈舒茗端着盘子跟在后面,前面两人并排走着,傅思诚身形高大,安娜身材高挑,两人搭配在一起很是养眼。

    讨论的大多都是工作上的事情,陈舒茗差不多都能听得懂,却也挨不到她来讲话。

    她握着夹子的手攥紧,像是发泄一样,用力戳着冰层上张牙舞爪的大螃蟹,果然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夹了半天,偏偏螃蟹滑的要命,一个都夹不上来。

    她气的抓狂。

    陈舒茗正打算放弃时,盘子里多出来一个红色的大螃蟹。

    她抬头,正好撞上傅思诚幽深的黑眸,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陈舒茗别过脸去,闷头就打算回到座位上去。

    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刚毅的脸部轮廓突然朝她压低:“你吃醋了?”

    “……”陈舒茗顿住脚步。

    张了张嘴要说什么,听到他又在耳边低语:“笨女人,你太可爱了!”

    “我可没有人家可爱!”陈舒茗白了他一眼嘀咕着。

    接着他们也拿好了餐,三个人一起回到座位上,傅思诚还是跟安娜说个不停。

    只觉得大腿一暖。

    陈舒茗低头一看,果然他的大手覆盖上她的。

    温暖的掌心稳稳扣住她的膝盖,隔着布料轻轻摩挲着。

    她动了动,却没有挣开,怕动静太大被让人察觉到,只好作罢。

    重新抬头看去,见他饶有趣味地跟安娜小姐交谈着什么,而且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零星的笑声溢出来,但余光确实朝自己的方向看过来。

    心里直觉告诉她,傅思诚一定在笑她什么,本来就满肚子的愤懑,这下全部发泄在煮熟的螃蟹身上,使劲戳着。

    吃到中途时,傅思诚突然起身:“我去接个电话。”

    说罢,便拿着手机离开了。

    安娜小姐似乎并不觉得尴尬,主动和她搭话:“陈小姐很喜欢螃蟹?”

    “呃……还挺喜欢的……”陈舒茗有些心虚的笑了笑。

    “我跟我未婚夫也特别喜欢这里的螃蟹,经常过来一起吃。”

    “安娜小姐已经要为人妻了吗?

    ”陈舒茗一惊。

    “对啊,就这两天定下来的。”她笑了笑,继续说道:“对了,您是傅总女朋友吧?”

    “呃……嗯……”陈舒茗点了点头。

    “那我请你们吃饭就请对了!”安娜笑着合住双手。

    “我得好好感谢一下傅总,那晚的饭局我也参加了,我未婚夫因为家庭原因对婚姻一直没有明确的想法,要不是傅总顺水推舟和我做了场戏,我未婚夫也不会急着向我求婚。”

    “不过你放心,我们就是演了场戏,没什么出格举动,只是在他领口亲了一下,我想同身为女人,您还是傅总女朋友,这种事情还是跟您说明清楚比较好。”

    “啊……”陈舒茗这下彻底呆住了。

    “陈小姐,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不让您多想……”

    “没事,我能理解……”陈舒茗忙摆摆手表示道。

    以前傅思诚在外应酬的时候,有很多女郎在他身边,但他几乎不碰。可看到突然出现在衬衫领上的唇印,她心里很不好受,一晚上怎么也睡不好,又或许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脑海里不止一遍幻想着女人坐在他腿上和他亲热的样子。

    就算是逢场作戏,她还是人受不了。

    现在终于了解事情的真相,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压在胸口的巨石也稳稳落地。

    用过餐后,陈舒茗陪傅思诚送完安娜小姐后,两人才一起回了酒店。

    因为时间晚的缘故,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想起刚才安娜告诉她的那番话,陈舒茗看了眼身旁垂手而立的男人,忍不住朝他挪了一小步,伸手握住他的大手,然后一点点握紧。

    接着,傅思诚幽深的黑眸扫视过来,沉着声:“你这两天肚子好点没?”

    “其实我……”

    陈舒茗咬了咬下唇,见他眉头微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

    “说。”傅思诚语气淡淡。

    陈舒茗仍然着嘴唇,思量再三后,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傅思诚深邃的眸子快速收缩了下。

    紧接着腰上一紧。

    陈舒茗被他一把捉进怀里,很大力禁锢着她:“你敢骗我?!”

    “啊——”

    电梯门打开,陈舒茗被他轻易抗在肩头。

    幸运的是,走廊里并没有人,她羞窘地捂着自己的脸,头严实地埋在他后背。

    房卡刷开,傅思诚几乎是把门踹开的,直奔卧室大床,将她压在大床上,危险地眯起眼睛。

    陈舒茗像是犯了错的小孩,颤巍巍地紧闭起眼睛。

    “陈舒茗,你胆子简直越来越大了!”傅思诚紧咬着牙齿,咬肌跟着鼓出来一大块:“说!谁给你的胆子!”

    “你啊……”陈舒茗小声嘀咕。

    见他杀过来的冷光,她顿时认怂地闭住嘴巴。

    “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傅思诚隐忍了两天的欲,火火辣辣的窜起来,在身体里叫嚣着。

    这个坏女人,都敢骗他了!看他今晚怎么好好收拾她!

    陈舒茗感受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吞了口唾沫,试图努力挽回一点。

    可傅思诚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低头恶狠狠地咬上她的嘴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