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五章 陪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刺啦!”

    是衣物在房间撕裂的声音。

    “啊……嗯……”

    黑暗中,充斥着连续不断的嘤咛声。

    翌日清晨。

    陈舒茗坚决不陪他出去办公事。

    昨晚一直折腾到后半夜,累的她直接瘫软在床上,等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

    起床去洗手间洗漱时,看到镜子里遍布青青紫紫的吻痕,她顿时惊叫出声。

    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胸口,身上青青紫紫全部都是傅思诚的杰作。

    她伸手摸了下,胸口的红樱桃被他吸得完全直立起来,红的要命,轻轻一碰就疼。

    昨晚的画面一次次在她脑海里翻涌,顿时脸红了一大片。

    出去的时候她刻意挑了件高领内搭,时不时地把领口往上拉一拉。

    在酒店里自行解决过午餐后,半个小时后,傅思诚开完会提前回来了。

    在沙发上稍作休息后,就拉着她:“我带你出去逛逛,这几天你不是一直想去香港市区玩吗?”

    “真的吗?”陈舒茗眼睛都放光了,精力一下充沛了很多。

    本以为是参观旅游景点,没想到傅思诚带她来的是香港大型游乐园——迪士尼乐园。

    “傅思诚,没看出来你还这么有童趣!”陈舒茗笑道。

    “我是怕别的智商太高你玩不了。”傅思诚得意地挑了挑眉头末了,故意在她耳边说了句:“现在你可以实现你小时候的梦想了。”

    听他说完,陈舒茗瞬间愣在原地,她从来没告诉过他,来迪士尼乐园是她从小的愿望。

    而如今,这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帮她实现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会清楚你的一颦一笑了。”

    陈舒茗脸上一红,害羞的低着头轻搡着他:“快点进去啦!”

    与其说是一家乐园,倒不如说是童话镇。

    街边有打扮夸张的小丑欢乐地给人们表演杂技,还有吹迪斯科的老爷爷,白花花的一脸胡子,显得更加和蔼可亲。

    美妙绝伦的乐园里,每一处都是一个优美的故事,仿佛曾经安徒生笔下的小精灵都真实存在。

    陈舒茗在里面流连忘返,在这里可以忘记所有烦恼,和白雪公主拥抱,和七个小矮人跳舞……

    中途傅思诚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见她站在抓娃娃机面前有些傻气的看着里面的玩偶。

    “想要抓哪个?我帮你。”

    陈舒茗摆了摆手:“抓不到的。”

    “怎么会!你等着,我去买点硬币。”说着,傅思诚小跑着去前台那兑换硬币。

    回来的时候,见她目光呆呆的,上前揽住她的肩头:“想什么呢?”

    陈舒茗没有隐瞒的回答:“我看到我爸了。”

    “你爸?”

    “嗯。”她点了点头。

    刚才只是无意识地往周围扫了一眼,觉得有些眼熟,仔细盯着看,身后还有陈馨悦和她母亲。

    印象里,父亲从不喜欢旅游,更何况是香港这么远的地方,小时候她想让爸爸带她过来,却一直得不到肯定。

    而如今她长大成人,父亲带着新的家庭出现在迪士尼乐园。

    傅思诚没说什么,揽着她的手力度又紧了紧,穿过人群往对面走去。

    陈舒茗想说不要,却被他硬生生拉住。

    对面的陈馨悦坐在凉亭下,低头摆弄着她刚做的指甲:“爸,你帮我去买一杯酸奶吧,我要加冰喔!”

    “老公,我也要!”陈母摘下太阳镜,一边用手扇风,抱怨道:“香港这天气怎么回事,简直……”

    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突然注意到正在走近的陈舒茗。

    “哟~你们也来玩?”陈母阴阳怪气的说道。

    “思诚……”陈馨悦显然注意到她身边的傅思诚,再看到他一直将她揽在怀里,脸色有些难看,刚做的水晶指甲划在包上:“思诚,你怎么跟她一起……”

    听言,傅思诚冷声道:“这跟陈小姐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喔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白哥……”

    “思诚,你说什么呢!”陈馨悦听到白哥的名字一下站起身打断他的话。

    见状,傅思诚也不戳破,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说什么你自然很清楚,还希望陈小姐别打什么歪主意。”

    陈舒茗听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接着,傅思诚若无其事地带着陈舒茗离开。

    陈馨悦恶狠狠的等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气的一把将手里的包包狠狠砸在地上:“该死的陈舒茗,她到底哪点好,思诚居然带她来香港玩!”

    “一个被陈家赶出来的贱,货,到底凭什么啊!”

    陈馨悦恨恨攥紧手指,一想到傅思诚挡在陈舒茗面前刺激她,她就嫉妒的不行。

    陈母听言,眼眸一转,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馨悦,我记得傅思诚和冷家是有婚约的……怎么现在……”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点。”陈馨悦听她这样说,突然嗤笑一声。

    前后反应实在太大,让陈母有些摸不着头脑:“馨悦,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陈馨悦冷嗤一声:“我陈馨悦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馨悦,现在不比以前,要不是陈舒茗,陈家生意恐怕早就倒闭了……”

    “妈,你心软了吗?”陈馨悦皱眉打断陈母的话坚决的开口:“你还记得珍妮弗吗?她可是冷家唯一的宝贝女儿,你说要是冷家知道……”

    听言,陈母没有出声,一定程度上算是默许女儿的话。

    想到傅思诚处处护着陈舒茗,每次都给她当众难堪,真不知道她到底耍了什么狐媚手段勾搭上傅思诚,和她妈妈简直一个样!

    若不是陈建国在睡梦里呢喃过她的名字,她完全忘记自己才是小三。

    陈馨悦知道陈母在想什么,勾唇邪笑:“妈,你等着看好了,陈舒茗嚣张不了多久的!”

    陈母相视,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回去吃了晚餐后,两人回酒店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凌晨就去机场。

    陈舒茗只带着一个包,所以整理起来很容易,而傅思诚来香港这么多天,自然衣服和日常用品是少不了的,整理完自己的就帮忙他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打开门见是罗特助,只不过神色有些紧张。

    “夫人!”

    罗特助恭敬地颔首,很快就问道:“傅总在哪?”

    虽然他知道傅老爷子始终不同意陈小姐和傅总的婚事,但和她长时间相处下来,心里早就认定她是傅家少奶奶。

    “他在客厅……”陈舒茗指了指客厅的方向。

    罗特助微微点头,快步走了进去,对着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就见傅思诚眉头紧蹙起,沉思了几秒后扯唇:“我知道了,你先去安排。”

    看罗特助神色匆匆,陈舒茗不禁上前问:“怎么了?”

    “我暂时不能跟你一起回去了。”

    “为什么?”她疑惑道。

    傅思诚沉声解释道:“短时间内我得去一趟瑞士,有些事需要我亲自处理,事情一完我就立刻赶回来!”

    因为傅思诚跟她去的不是一个地方,所以在第二天去机场后,罗特助提前将傅思诚的登机牌换了,陈舒茗怀里抱着包包站在那,看着眼前的傅思诚喉结滚动了几下。

    “到了记得给我发短信,飞机上可能收不到,但是你还是要发,听到没?”

    “嗯,知道了。”陈舒茗点点头。

    傅思诚又继续说:“回去就到晚上了,我让罗特助安排好了,到机场会有家里司机接你。”

    “嗯。”陈舒茗表现得很乖巧。

    时间过得很快,广播里已经开始

    提醒了。

    “过来。”

    傅思诚朝她招手。

    陈舒茗没有抗拒,听话的靠过去。

    傅思诚足足比她高出来一个头,薄唇贴上她的耳畔低声道:“我想你亲我一口。”

    “在这里?”陈舒茗吃惊的看着他。

    “嗯。”说话间,傅思诚眸光一直紧锁着她。

    不知为何,平日里拒绝众人下亲密的她,不由自主的踮起脚尖,缓缓闭上眼睛。

    五分钟后,她红着整张脸羞答答地跑过去安检。

    在入口转弯处,陈舒茗回头看去,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到傅思诚挺拔的身影,浑身散发着光芒,看到让人移不开眼。

    ……

    回去几天都没见傅家人在,最后才听张妈说傅老爷子有事去了瑞士,可能要过些时日才能回来,听到这里,陈舒茗不禁松了口气。

    可是很快又想到傅思诚也在瑞士,昨天和他说话他并没有提到傅老爷子去了瑞士,这是怎么回事?

    “铃铃铃……”

    客厅电话突然响起,陈舒茗一惊,折回去接电话。

    “喂?”陈舒茗礼貌地问道。

    那边顿了几秒,响起一句:“你好,是陈舒茗小姐吧?”

    陈舒茗这下更加疑惑了。

    刚开始以为会是推销电话,但好像又不像,电话那头传来很浑厚的男音,听声音应该是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

    “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珍妮弗的舅舅。”

    什么!

    过于震惊,她及时捂住嘴巴,差点叫出声。

    她想过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却没想到会是自己独自一人面对这般场景。

    单手握着手机的力度不禁加大,吞咽了半天,才终于开口说话:“不知您有何事?”

    “陈小姐下午可否有时间与我见一面,我会让秘书去接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