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六章 飞回来看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未等她回答,那头就已经挂断了电话,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明显已经帮她做出了决定。

    她握着手机,好半天才将憋住的一口气吐出来。

    果然,下午四点半,一辆路虎停在别墅门前。

    冷总安排的秘书替她打开车门,走到咖啡厅时,陈舒茗停顿了下,调整了下呼吸才进去。

    他订的是咖啡厅二楼的vip包厢,陈舒茗跟着秘书上楼,走到门口敲了敲门推开,秘书恭敬地颔首:“冷总,人已经带来了。”

    半透明窗边,坐着个穿黑色风衣的中年男子,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身体很硬朗,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浑身散发出有钱人的贵气。

    似乎在闭目养神,始终保持着坐姿,没有睁开眼睛。

    秘书报告完就退了出去。

    门关上,陈舒茗清晰的感受到身体每一寸神经末梢都紧绷起,手心出了不少汗。

    她始终想不通冷总怎么会突然找上她,要说傅老爷子那边肯定不会透出风声,那会是谁呢?

    她越想越觉得事情远比她想象的严重,挑了挑发干的嘴唇,她更加紧张了。

    不知过了多久,冷总终于睁开眼睛,目光几分凛冽的盯着她,带着几分能看透人心的意味:“陈小姐?”

    “嗯我是……”陈舒茗不由得上前一步。

    冷总点了点头,冷声问:“陈小姐父亲听说是搞建材的?”

    “是。”

    “今年多大了?”

    “24……”

    “是做什么工作?”

    听言,陈舒茗身子一僵,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该怎么说,她早就辞去工作住在傅家别墅。

    “我……”陈舒茗支吾着,大气不敢喘一声。

    冷总语气很客套,但他的眼神总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尤其是看向她的时候,听见他又说:“看样子陈小姐是被傅家少爷养着没错!”

    她心里一颤,觉得前面那些话都是铺垫,似乎这才是重点,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他似乎对自己了解不少。

    “我没有!”陈舒茗否认。

    “没有?”冷总故意拖长了尾音,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随即,他别有深意地笑了起来:“呵呵。”

    就在昨天,他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见傅思诚和一个女人在香港,他当时还不信,没想到最后旁敲侧击了珍妮弗,果然有这么个女人存在!

    冷总眼睛微眯起,指着对面的座椅,说道:“陈小姐,别一直站着啊,来,坐!”

    “谢谢冷总……”陈舒茗点点头,屁股拘谨的坐在座椅上,面对冷总太过强大的气场,她坐如针毡。

    见冷总杯子空了,陈舒茗忙伸手要去拿:“冷总,我帮……”

    “坐下!”冷总冷声喝道。

    陈舒茗有些窘迫,尴尬的坐下:“抱歉……”

    紧接着,服务生过来重新将杯子盛满,她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冷总端起咖啡放在嘴边抿了口又放下,似乎早有准备,从旁边的包里抽出张支票,签了字,递给她:“这里是一百万。”

    陈舒茗一下愣住。

    “冷……”陈舒茗有些手足无措,突然塞了这么一大笔钱,她潜意识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收下吧,也算补偿你的。”

    陈舒茗脸色瞬间惨白,摇头却不接受。

    “怎么?陈小姐不情愿?”见状冷总略有深意地看着她:“陈小姐,我劝你还是现实一点,这豪门贵族也不是你想高攀就能到手的,听说你过世的母亲生活可一点都不检点,拆散别人家庭不说连带着教出来的女儿都没个正经样。”

    “你调查我?”陈舒茗皱起眉头,他们可以说她,但绝不允许说自己的母亲:“您身为长辈,说出的话怎么这么蛇蝎心肠!”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指教我?你不就是显钱少吗,好,我再给你一百万,总共两百万,够吗?如果你还想要更多,不好意思,给你钱我已经咬破了亏本买卖!”

    陈舒茗指甲都掐进手心里,却已经感觉不到痛。

    冷总的三言两语,让她从震惊到难堪再到抬不起头……

    似乎是受到很大的侮辱,她很努力忍着牙齿的颤抖:“我不会要!”

    “我很直接地告诉你,跟傅家的婚约是在娘胎里就定好的,劝你识相点早点离开他,兴许他就不会每天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还看不出来吗?刚忙完香港的事务瑞士那边就出了问题,你认为这是偶然的?”

    “是您动了手脚?!”陈舒茗眉头皱的更厉害,想起这几日和傅思诚的电话,低沉的嗓音透出浓浓的疲惫。

    原来……

    听言,冷总冷笑着:“我可没说,小丫头,劝你识相点,赶紧拿着钱滚吧!”

    “既然您把话挑明说,那我也告诉你,钱我不会要,你们有钱人就了不起吗,认为所有感情都可以用钱买的到?我告诉你,就算哪天我离开傅思诚,也绝对不是因为你们!别把别人想的跟你们一样龌龊!”

    “你……”冷总气极,愤愤地指着她吼道:“你给我滚!”

    陈舒茗不知是怎么到家的,钥匙“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时,她才发现自己在门外已经站了很久。

    捡起地上的钥匙,陈舒茗将门打开。

    刚进去在玄幻处换了双拖鞋,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起来看,是身处瑞士的傅思诚。

    “有没有睡?”

    听到他一贯沉静的嗓音,陈舒茗鼻子酸的要命。

    手扶在鞋柜上,陈舒茗极力克制着眼眶翻涌上来的泪珠。

    “还没……”她轻声说道。

    好像是听到鞋柜上钥匙哗啦一声响的缘故,傅思诚问:“你出去了?”

    “我……”陈舒茗张了张嘴,害怕会暴露出真实的情绪,她顿了顿调整了下呼吸才重新开口:“家里没牛奶了,我出去买了点。”

    “这种事情交给张妈做就好了,你怀着孕,我不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知道。”陈舒茗鼻子又酸涩了一下。

    只听见那头来了句:“我想你了,想你做的面了……”

    “……回来我煮给你吃。”陈舒茗尽量保持语气稳定,压抑住颤抖的嗓音。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异样,傅思诚很敏锐的问:“你怎么了?声音有些不太对劲。”

    “可能刚从外面回来,有些着凉。”陈舒茗含含糊糊的解释道。

    “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太倔了,都快当妈妈的人了,还这么不操心!”傅思诚责备的开口:“冰箱里我备好有姜和红糖,讲完电话你去弄点喝,我会吩咐让张妈操心着你,药品这段时间就不要再吃了,听到没?”

    陈舒茗安静的听他交代着,心里一点点暖起来,忽然觉得在冷总那里受的委屈一点都不算什么。

    “怎么不说话?”

    “我在听你说啊!”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两声低笑,坏笑的说:“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我了?”

    以往陈舒茗都会很不好意思地反驳:“才不是呢”,今天她握着手机,很坦白的回了声:“嗯……”

    她真的很想他。

    想让他紧紧把自己拥入怀里,想躲进他怀里免受难过,可是这些都只能想想而已,这些天在国外他一定很繁忙,所以她不想打扰到他。

    听到她的回答,那头的傅思诚顿时沉默了。

    停顿了几秒,他重新开口,语气温和的不像话:“那我现在就飞回来看你,明天中午到,乖乖在家等我!”

    “嗯……”陈舒茗乖巧的点头。

    挂断了电话,陈舒茗长吁了口气,不停地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都会过去。

    简单洗漱了下躺到床上,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傅思诚发来的一条短信:“晚安,想你。”

    陈舒茗手指抚摸在手机屏幕上,有暖意从字里行间传递过来,眼前浮现傅思诚英俊的脸部轮廓,一切都那么真实。

    隔天中午,她接到冷熙的电话。

    约定好时光饭店,这次是陈舒茗请,她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所以跟冷熙说好这次她请吃饭。

    服务生先上了两杯柠檬水,冷熙扯唇笑道:“这次你家傅思诚怎么舍得把你放出来了?”

    玩笑似的开口,陈舒茗有些尴尬的抿着唇:“他出差了……”

    “得,当我没说!”听言,冷熙耸了耸肩。

    上菜还要等些时间,冷熙坐在沙发上换了好几个姿势都不满意:“这家店上菜这么慢!”

    “这家味道挺不错的,顾客能从中午排到晚上呢,等会上来你尝尝就知道了。”陈舒茗无奈的笑笑:“这次就跟着我体验一下平民生活好啦!”

    正说着,菜端上来,大锅炝锅鱼,扑鼻的鱼香。

    冷熙吃的似乎很合口味,菜刚上来就拿起筷子往她碗里拣了一块。

    “谢谢!”陈舒茗微笑地接过:“味道很不错吧。”

    “嗯。”冷熙扯唇一笑,低着头又吃了一块。

    可能是太好吃的缘故,两人几乎没有嘴空出来聊天,快吃完的时候,冷熙终于从盘子里抬起头问:“舒茗,吃过饭你要去哪?”

    “回家啊。”陈舒茗说道。

    “这才七点回去那么早干嘛?”冷熙看了眼手腕上的表说道。

    在他不停地追问下,陈舒茗有些脸红的说道:“呃……他今晚的飞机……”

    “这么巧!”冷熙突然挑眉看着她,顿了顿又问:“我正好也要去机场接人,要不要一起过去?”

    听言,陈舒茗快速思索了两秒,点点头:“好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