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七章 他们在一起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四十分钟后,跑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快行驶着,陈舒茗坐在车里有些紧张,更多的是雀跃,想象傅思诚在机场看到她时候的样子。

    一定很惊喜吧!

    行驶了一段时间后,跑车终于在在机场门前停下,动手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陈舒茗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何时掉进座位缝隙里,她捡起来查看,发现有两通未接来电。

    是林木子打过来的。

    陈舒茗有些疑惑,在平时林木子从来不会连续打电话给她,最多也是打一通,等她什么时候看到

    再回。

    她一边往机场大厅走去,一边疑惑地按下号码回拨了过去。

    “喂?木子,你给我打电话了?”

    “嗯,你到哪了怎么一直不接我电话?”

    “刚才在路上没有听到。”陈舒茗向她解释道:“怎么了?”

    那头声音顿了顿,忽然凝重起来:“舒茗,你回来,别去机场!”

    “我已经到了……”陈舒茗朝四周环顾了一圈,陆陆续续可以有人从出站口出来。

    “舒茗,你回来!你不能去!”

    “木子,你到底怎么了,说的话奇奇怪怪的……”陈舒茗皱眉,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

    出站口人越来越多,她准备挂断电话,那头林木子似乎很焦急,声音几乎喊出来:“珍妮弗和傅思诚在一起!”

    陈舒茗呼吸停滞住,脑袋嗡嗡作响,好像看到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手里的手机不自觉垂下,脚步缓缓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住,在他身边还有一抹纤细的身影,正并排走出来。

    陈舒茗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住。

    耳边一遍遍想起林木子最后的话:“珍妮弗和傅思诚在一起!”

    傅思诚依旧穿着一身手工制黑色西装,银色领带系的一丝不苟,正迈步朝这边走过来。

    而并排走的珍妮弗,一改往常清纯的着装,一身抹胸黑色包臀裙,精致的妆容,长长的卷发披散在脑后,紧随着他的步子,看上去真是郎才女貌。

    罗特助隔着一定距离跟在后面,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陈舒茗站在出口侧面的位置,眼睁睁看着一对金童玉女从自己身边走过,傅思诚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并未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眼里涌动出一阵狂热,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回神再看去时,两人已经快走到机场大厅门口,女人始终倚靠在男人身上,傅思诚似乎说了句什么,珍妮弗笑了起来,侧脸露出小小的梨涡。

    这个画面,犹如狂风暴雨似的朝陈舒茗砸来,手指缓慢的蜷缩起来,紧紧握成拳头状,泪水已花了脸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不会相信林木子那番话。

    眼看两人的背影在拐角口消失,陈舒茗想去追,脚下就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迈不开,像是紧紧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她慌乱地拿出手机找到号码拨了出去。

    滴声响了一下,两下……

    陈舒茗全身上下每根神经紧绷起,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傅思诚,他脚步顿了顿,从兜里掏出手机。

    她的心一下悬在嗓门眼。

    然而,傅思诚并没有接,只是看了眼就重新放回口袋里。

    视线里的背影完全消失,融入茫茫人海里。

    陈舒茗失神的垂下手,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

    “傅家和冷家的婚约从娘胎里就订下来的,我劝你识相点早点离开!”

    她突然明白,冷总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回到别墅后,陈舒茗一直呆坐在沙发上,电视也没有开,就那么木讷地发着呆,没过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

    “打电话怎么了?”傅思诚沉静的嗓音从线路那头缓缓传来。

    陈舒茗膝盖上的收之前蜷缩:“没怎么,就问问你……”

    “嗯。”傅思诚淡淡应道,停顿了两秒又开口:“刚才有些不方便。”

    不方便?是因为跟她在一起吗?

    太多的疑问在她脑海里,可最终却变成一句:“你回来了吗?”

    “嗯,已经下飞机了。”傅思诚回她。

    “那你什么时候到家?”陈舒茗尽量表现得语气自然。

    像是刚刚那样,那头停顿了几秒才听见傅思诚刻意压低的声音:“今晚我有事住宅子那边,舒茗你先去睡,不用等我了!”

    陈舒茗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还没等她说话那边就匆匆说:“就这样先挂了。”

    良久,她才缓缓把手机放下。

    陈舒茗扯唇苦笑了下,想起今晚在机场遇见的两人,他的有事应该是和珍妮弗一起吧……

    次日。

    陈舒茗醒来,她视线在卧室的沙发上停住,空荡荡的,更没有西装搭在沙发背上,一晚上,他都没有回来过。

    她失神的盯着天花板,眼神空洞。

    倏然,手机震动,陈舒茗回过神,伸手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来电显示傅思诚三个字。

    以往看到都难掩心中的雀跃,此刻却一点都不想接听,她紧抿着嘴唇,停顿了好几秒还是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中午我们一起吃饭。”

    低沉的男音划过线路传了过来。

    “不了。”陈舒茗冷声拒绝。

    “怎么了?”

    话落,过了好半会儿才开口,语气带着刻意的疏远:“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出去了。”

    “肚子又痛了?”傅思诚带着明显担忧的口气,随后又加了句:“你好好休息,我晚上过来。”

    “不用了。”

    她冷冷说完也不管那头什么反应直接挂了电话。

    再打电话过来,陈舒茗索性开启了飞行模式拒接任何信息。

    时间过得很快,到下午吃饭时间,陈舒茗从冰箱里取出一捆挂面和一枚鸡蛋,然后烧了水,沸腾之后就开始下面。

    大约十五分钟做好鸡蛋挂面后,陈舒茗刚从厨房端出来,就听到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她怔了怔,随后小跑着过去开门。

    傅思诚站的笔直,陈舒茗眼神很快从他身上撒过没做过多停留,转身就进屋在玄幻处给他取了拖鞋换上:“吃饭没?”

    “还没有,我想吃你做的面。”傅思诚语气淡淡,边走边将西装拖在沙发上走向餐厅去。

    洗了手坐在餐桌上,她刚好把锅里最后一碗面也端上来。

    热气腾腾的面,最上面还窝着一枚荷包蛋,傅思诚低头闻了闻:“真香!”

    “那你快吃吧。”陈舒茗把筷子给他低声催促道。

    话音刚落,傅思诚就低头吃了起来,接近半个月在外面,他最想吃的就是她做的面。

    吃过后,陈舒茗拿着碗筷去厨房收拾。

    刚把碗筷都放进池子里拧开水龙头,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没等她回头,整个人忽然双脚离地被他抗在肩头,视线里只有傅思诚笔直的大长腿。

    “傅思诚你做什么!”她拍打着他的后背急声道。

    然而傅思诚一脸无动于衷,直奔向卧室。

    两人一同跌入柔软的大床,他紧搂着她的腰肢,俯身在耳边落下

    细密的吻,一边说:“不是说很想我?”

    陈舒茗仰躺在床上,被他吻的呼吸变得急促。

    窝着她的手移到皮带下方,低沉的嗓音已经有些沙哑:“待会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想我?”

    陈舒茗手烫的缩回来。

    身体传来不正常的燥,热,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一直在等,等傅思诚主动跟她提起机场的事情,可事实并非如此,感受到大手急切的往下探索时,她终于在心里做出了决定。

    “傅思诚……我们分手吧。”

    似乎酝酿了很久,她好不容易才将心底话从牙缝里挤出来,撇过头躲开他的眼神。

    听言,傅思诚动作顿了顿,皱起眉头:“这个玩笑不好笑。”

    “我说真的,我们……分手吧……”

    陈舒茗再次重复了一遍,语气比第一次坚定了许多。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快速收缩了下,眼睛微眯起,大手摩挲着她的下巴,刻意压制住怒气:“我不准你随便开这种玩笑!”

    “我是认真的……”陈舒茗紧抿着嘴唇,对上他的目光。

    接近半个月他们都没有亲密过,几乎每个日日夜夜他都在想她,进门看到她那刻起,身体的燥,热忍不住膨胀起来,而此刻,却被她三言两语全部浇灭了。

    他兀的从她身上站起来,立身床边,幽深的黑眸紧紧凝视着她,像是要把她心底的秘密看穿似的:“别闹了行不行?!”

    陈舒茗缓缓从床上坐起来,她只有离他近才能看清楚他脸上的神情。

    虽然眉眼间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始终凝视着她,但陈舒茗知道,这样的平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她挺直腰板,又重复一遍:“我没功夫跟你闹,你也没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爱了那就分手啊,还希望你稍微有些风度,别再纠缠我了……”

    “理由!”傅思诚沉声。

    “……”陈舒茗再次紧抿着嘴唇。

    “怎么不说话!”傅思诚再次沉声。

    陈舒茗缓缓抬头,自嘲地轻笑了声:“傅思诚,珍妮弗跟你一起回来的对吧?”

    听言,傅思诚一愣:“舒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