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八章 我们分手吧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并没有否认,见他僵硬的神情,陈舒茗心里泛起一阵苦涩。

    毕竟,当事人也亲口承认了……

    陈舒茗低垂着眼眸,用力的攥紧手,带着几分自嘲地开口:“傅思诚,你其实心里明白,傅家不会接受我,你和珍妮弗迟早都会在一起的,与其现在耗着互相折磨,倒不如现在就分开吧……”

    她慢慢意识到一件事,所谓情,爱,不是你想在一起就能如愿的,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沉默了几秒,只听到一声冷到极致的男音:“你就这么轻易放弃我们的感情?!”

    “陈舒茗,你太狠心!”

    话落,陈舒茗心脏猛的被重击了下,下意识抬起头。

    灯光明亮,那双幽深的黑眸里却眸光暗淡下来,脸上的神情,几乎可以用伤心欲绝来形容。

    “你现在终于看清楚了吧!”陈舒茗紧攥住拳头,硬是找回声音努力克制住异样的情绪:“我确实爱过你,只不过现在不爱了,跟你在一起带给我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压力,所以,放我离开吧……”

    “你当真?”傅思诚看着她,眉头紧拧成一股绳。

    这幅画面,似乎似曾相识。

    之前分开的时候,他也曾反复问过自己。

    陈舒茗一脸平静,仿佛在说一件很小的事情:“当真。”

    和往常不一样,没有传来重物砸碎的声音。

    傅思诚只是站在那,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咄咄逼问,始终凝眸盯着她看。

    在这样的凝视之下,脸上有些痒,陈舒茗伸手去摸,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眼前阴影笼罩下来,傅思诚俯身伸手用拇指一点点拭去她的泪水。

    陈舒茗回过神,意识到他给自己擦干眼泪,慌乱地偏过头去。

    傅思诚也没有再坚持,双手撑在她肩膀两侧,视线与她平齐。

    “别哭,别为我流泪……”

    陈舒茗再也抑制不了的轻颤着身子,心脏痛的要命。

    接着,看着他重新站起身,转身在兜里掏出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刚要点燃,又突然想到什么停住手里的动作,像是刚刚给她擦眼泪一样,轻轻摩挲着手里的香烟。

    视线再也没有落在她身上,良久,他重新开口,声音里却没了往常的温和,冷着声说道:“舒茗,你要考虑清楚,我不是每次都会吃回头草!”

    他并没有直呼她的名字,而是亲密的唤着她,只是语气有些冷硬了。

    陈舒茗心里忽的揪紧,疼的她喘不过来气,他不会再吃回头草了,他已经有了珍妮弗,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结婚了吧……

    “嗯,我想好了。”好大一会儿,她才努力发出声音。

    傅思诚手里的烟卷被折断,唇角有意无意的勾起:“罢了。”

    烟卷随话音落地,他始终背对着她,紧接着他带着一身怒气大步离开别墅,只剩下玄幻处传来重重的关门声。

    陈舒茗无力地闭上眼睛,算了,算了……

    手机一声声响起,在口袋里不断震动着。

    感受到明显的震动,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努力睁大眼睛让视线变得清晰,是林木子打来的电话,按下接听键,就听到那头林木子熟悉的声音:“舒茗,你在干嘛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傅思诚跟你解释了没,我跟你说,男人不能惯,你就要问清楚让他知道你很介意,既然在一起,就别委屈自己。”

    “舒茗,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听那头迟迟不出声音,林木子忙问。

    陈舒茗终于不用掩饰,忍不住哽咽:“木子,我分手了……”

    接下来几天里,陈舒茗日复一日重复每天的生活状态。

    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陈舒茗努力深呼吸,起床给林木子打了电话,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件事。

    “晚上一起去魅色吧。”

    “舒茗,你没事吧?”林木子担忧的问,在她印象里,陈舒茗很排斥那种喧闹的酒吧。

    “怎么会!”陈舒茗勉强笑了笑开口:“世界上比我痛苦的人大有人在,他们都在努力生活,我为什么不能?!”

    “可是……”林木子握着电话,有些犹豫:“你现在怀有身孕不能喝酒的……”

    “就这样,到时候见!”陈舒茗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电话。

    林木子有些担心,再打过去一直是正在通话状态。

    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很快到晚上,她还是照着陈舒茗说的地址赶了过去。

    灯红酒绿的酒吧热闹非凡,卡拉ok的音乐声,酒杯碰撞声,摇筛子声,大家都玩的很嗨,陈舒茗坐在吧台前点了瓶红酒喝,林木子在旁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舒茗,再别喝了!”

    陈舒茗举起酒杯昂头饮尽杯子最后一口红酒,垂下眸子:“我们不会在一起了……”

    “木子,我真的失去他了……”声音颤抖着,再抬头时,泪水已经花了满脸。

    林木子呆了几秒,眼里掩盖不住地心疼,伸手抱住她,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后背:“舒茗,我们不哭,乖……”

    陈舒茗任由她抱着自己,扯唇傻笑着,眼神有些迷离。

    明明只喝了几杯,现在却有些迷糊了。

    中途起来去洗手间的时候,陈舒茗觉得脑海昏昏沉沉的,明明只喝了几杯,反应就如此强烈,用凉水冲洗了脸,才勉强觉得清醒了不少。

    等她出来,眼前有些花。

    长长的走廊一眼望不到头,还有好几个分叉口。

    到底该往右走还是左走……

    陈舒茗伸手指着,一时搞不清方向。

    犹豫地往右走去,没走几步,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

    前方不远处,立着一抹高大的身影,随意的倚靠着墙壁,正低头点着烟,白色的烟雾吞吐出来,俊朗的脸部轮廓掩在其中若隐若现,一点都不真实。

    陈舒茗有些失神。

    距离最后一次见他已经过去一周多的时间。

    陈舒茗原本要搬回自己的房子,傅老爷子坚决要她住在别墅,说是住得近也方便照顾,她知道傅老爷子的意思,也不拆穿,就应了他的意思。

    而从那天开始,傅思诚再也没有出现在别墅里,也没有看到过他那辆黑色林肯。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傅思诚转头看过去,眼底没有丝毫温度。

    见他一步步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陈舒茗下意识点头就走,可已经来不及离开,傅思诚已经大步走到自己面前,距离很近,锃亮的皮鞋几乎要触碰到她的鞋尖。

    她忙后退了一步,支吾地开口:“傅思诚……”

    “迷路了?”傅思诚掐灭烟问道。

    “嗯。”陈舒茗有些慌乱的躲开他的目光,嘟囔着:“这里岔口太多了……”

    傅思诚似乎扯动了下嘴角,语气很淡:“我带你过去吧。”

    话落,傅思诚就走到她前面带路,

    陈舒茗见状,忙抬腿跟了上去。

    她没想到傅思诚会主动跟她讲话,本来只是想让他告诉方向自己走过去,可傅思诚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走到一半还刻意放慢脚步,好像在故意等她跟上去。

    见他始终面不改色,陈舒茗也不想扭扭捏捏,开口向他道谢:“谢谢你。”

    傅思诚脚步一顿,转过头略有深意地望着她:“比上次好很多,没有叫我傅总。”

    “……”陈舒茗双手紧张的交错着。

    “你喝酒了?”傅思诚眉头轻皱,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嗯。”陈舒茗很诚实的点头,还是开口解释:“就喝了几杯红酒……”

    “你就这么不顾肚子里的孩子?”傅思诚眸色沉下来,语气很差。

    “我没有……”

    提到孩子,陈舒茗心里小小的柔软了一下。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身体是你自己的,别让我再看到你这样!”

    听言,陈舒茗一愣,心里的苦涩不禁蔓延出来,停顿了两秒才缓缓出声:“嗯……”

    回到大厅里,她犹豫着要不要再开口道谢,就听到傅思诚突然说道:“什么都不说就走?”

    “……”陈舒茗皱眉。

    正开口要说什么,就看到林木子朝自己走过来,连忙说:“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掉进厕所,正准备去营救你呢!”

    陈舒茗回头,发现傅思诚早已转身离开,只留下一抹冷漠的背影。

    她不由得轻咬住嘴唇。

    晚上十点整,从电梯门里缓缓走出来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样子是刚娱乐结束要离开的顾客。

    跟在身后的白亦然,沉稳的往外走,忽然看到什么似的停住脚步疑惑道:“那不是陈舒……”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冷冽的眼神杀了回去。

    “要我说你怎么不跟她讲清楚,这样误会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白亦然不自觉的看向陈舒茗方向说道。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傅思诚冷睨着他。

    “我这不是替你着想吗?你倒先不耐烦了!”白亦然有些不高兴地说。

    “我可没让你管。”傅思诚一贯的冷漠,幽深的黑眸微眯起,循着他说的方向看过去。

    大厅在聚集着不少人,似乎都在等车,陈舒茗也不例外。

    她扎着简单的马尾,夜风徐徐吹来,吹的她不禁双手环抱住双臂,手时不时的拿出来在嘴里哈一下呼着热气。

    “你就打算这么僵持下去?”白亦然挑了挑眉头。

    话落,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白亦然有些错愕:“大哥,你不会来真的吧,难道你真要和珍妮弗结婚?”

    傅思诚仍然沉默不语,从始至终都紧抿着薄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