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零九章 结婚危机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你说句话啊,事情到这个地步总得有解决方案吧,耗着也不是个事!”白亦然替他着急的发问。

    “行了,这件事我另有打算。”傅思诚倏然冷声命令道。

    从兜里掏出车钥匙丢给他:“既然话多,就给你点任务,开车送我回去。”

    车里暖气开的很足,傅思诚脱掉外套只剩下一件白衬衫,两边袖口都挽到肘关节的位置,双手环绕在胸前。

    驾驶座上的白亦然,每隔几分钟都会扭头看一眼他。

    “你不看着前面老盯着我做什么?”捕捉到他的动作,傅思诚轻皱起眉头。

    “思诚,你怀疑你有严重的跟踪狂倾向……”白亦然故作神秘的眯起眼睛看他。

    从会场出来,等车的人群散的差不多了,陈舒茗拦到一辆出租车走的,就在他们前面,刻意隔着些距离。

    听言,傅思诚幽深的黑眸紧了紧,缓缓开口:“她喝了酒,一个人不安全。”

    “……”白亦然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因为他,先让林木子一个人回家了,他还没抗,议呢他倒一套理由。

    心里这样想,动作全程始终跟着前面的出租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出租车终于在路边停下,路灯下,陈舒茗给了司机车钱就打开车门往别墅里走去。

    见状,白亦然偏过头看着他询问:“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等会儿。”傅思诚声音很冷。

    缓缓降下车窗,从兜里掏出盒烟,从里面取出一根香烟点燃,紧随着一阵白色烟雾随着夜风飘散出去。

    他缓缓吸了一口,手肘搭在车窗上,侧头正注视着别墅某个方向,

    终于,在顶层房间的灯光亮起时,傅思诚掐灭手里的烟升起车窗。

    “走吧。”

    傅家大宅。

    傅思诚刚到楼下,就见大宅里一片灯火通明,疑惑家里发生了什么好事才值得这么招摇。

    怀着疑惑走进家门,第一眼就看到餐桌上人满为患,客厅和餐厅直通,满屋的灯光和天花板垂坠的水晶吊灯。

    傅老爷子一眼就看到他,伸手唤他过来:“思诚快过来,就等你了!”

    他随意的走过去拉开最旁边的座椅坐下,礼貌性的颔首问好。

    傅老爷子坐在最中央位置,旁边依次是冷伯伯,冷家二少奶奶和珍妮弗。

    珍妮弗卷发披散在脑后,见他过来,笑的眼睛弯弯上扬。

    人全部到齐后,身后的佣人上前恭敬地询问:“老爷,可以开饭了吗?”

    “嗯去准备吧。”傅老爷子微抬手示意。

    珍妮弗全程都关注着对面的男人,目光注视着他柔声询问:“思诚,没胃口吗,看你都没怎么动筷子!”

    傅思诚只是象征性瞥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你最爱吃螃蟹的,我帮你剥一只吧。”珍妮弗笑着又说。

    “不用。”傅思诚冷声拒绝。

    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很快又换上一脸温柔的笑容,戴上手套将螃蟹外壳全部剥掉,然后放在他的盘子里:“你就尝一下嘛,味道很不错呢!”

    傅思诚没有理会她,更没有看盘子里的东西,继续自顾自吃着碗里的白米饭。

    珍妮弗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异样,倒是傅老爷子,看他这样,皱眉训斥道:“思诚,你这像什么话,珍妮弗再怎么说都是你未来的妻子,你从回来就摆脸给谁看!”

    “爷爷,您就别训思诚了,他每天那么忙难免会有些疲惫。”

    “你看看,这么快就会心疼思诚了……”傅老爷子严肃的神情稍微有些缓和,笑着说道。

    “我们珍妮弗最贵疼人了呢……”冷家二少奶奶附和着。

    一时间,屋子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傅思诚始终一言不发,似乎对周围发生的事情自动屏蔽了一样,低头夹了口米饭。

    冷睿国看了眼自己的外甥女,笑了笑说:“思诚今年也三十了,你们的事情可要抓紧办了,等我找个好日子早点定下来……”

    “吱——”

    突然有椅子在地面摩擦的刺耳声。

    傅思诚从座位上站起来,碗里的米饭几乎未动:“爷爷,冷伯伯,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坐下!客人还在你有没有礼貌?!”傅老爷子当场发飙。

    傅思诚走的很快,已经出了餐厅,傅老爷子气的重击了下桌子。

    一向会看眼色的珍妮弗见状忙说:“没事,思诚就是一天太忙了,你们先吃我出去看看他。”

    说着,起身快步跟了上去。

    大宅外,傅思诚已经快走到停车场停放的黑色林肯那。

    “思诚!”

    珍妮弗快步追了上去,从身后拉住他的手臂。

    傅思诚停下脚步,紧接着不留痕迹地将她的手从臂弯里抽出来。

    “思诚,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珍妮弗昂着头,委屈巴巴的说:“今天是舅舅一定要过来的,我什么都没说,真的,思诚你相信我!”

    说着,她伸手想要再次挽住他。

    傅思诚皱起眉头:“这跟我没关系。”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傅思诚按下接听键,那头不知说了什么,他幽深的黑眸紧蹙着,简单应了声,对还一直望着自己想要说什么的珍妮弗:“抱歉,我还有事!”

    随即,他打开车门疾驰而去,地上的灰尘也随之被带起一片。

    没有傅思诚的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接下来几天之内,除了闺蜜林木子在下午会过来陪她一起喝下午茶聊聊天,大部分时间待在家里,离得无聊了就跟肚子里的宝宝讲话。

    “宝宝,如果以后没有爸爸陪在你身边你会不会怨妈妈?”

    “宝宝,妈妈有你真的很知足的……”

    叮铃铃……

    手机骤然响起。

    陈舒茗拿起电话,是白亦然打过来的,她有些疑惑想不到自己跟他会有什么可说的,停顿了里面还是接听起来:“喂?”

    “舒茗,你在哪里?”白亦然淡淡问道。

    “在家啊。”陈舒茗老实回答。

    “喔。”

    又随便聊了几句,都好像没什么重点,陈舒茗只好主动问:“亦然,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要说还真有一件!”白亦然似乎一直在等她问,顿了顿才说:“是有关思诚的……”

    “我可以选择不听吗?”陈舒茗想都没想就问。

    “不行!”

    “嗯……那你说。”陈舒茗无奈,等待白亦然接下来说的话,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那种结局呈现在她面前:“思诚出车祸了!”

    “车祸!”陈舒茗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嗯。”白亦然声音沉重了许多:“两天前,他晚上自己开车从家里跑出来,高速公路上直接撞到隔离带上,前车盖都撞变形了,挡风玻璃全都碎了……”

    陈舒茗有些着急,打断他的话:“那傅思诚呢,他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放心,他命大死不了!”白亦然只扔下这么一句。

    陈舒茗还想再问什么,那头的电话就挂断了。

    一整个下午她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的,心里一直惦记白亦然的那通电话。

    陈舒茗手指紧紧攥成拳头状,停顿了接近一分钟,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厨房。

    再出来时已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她拎着保温盒去了医院。

    虽然从白亦然口中听说他没事,可心里就是放心不下,想去看他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身份,终于给他做饭成了看他的最好借口。

    因为傍晚的原因,在医院走廊并没有多少人,陈舒茗一路走到前台前问了病人傅思诚的状况就往vip病房走去。

    忽然,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和机场那天见到的一样,一身名牌经典套装,大,波浪卷发披散在脑后,伸手推开高级病房的门,远远看去,精致小巧的侧脸令人着迷。

    陈舒茗顿住脚步,攥紧手里的保温盒。

    她自嘲的笑了笑,重新转身走回了电梯。

    到了护士站前,陈舒茗礼貌地询问:“请问你可以帮我送一下饭给最高层的贵宾病房吗?”

    听言,值班护士拎起保温盒看了眼,对她说:“小姐?您怎么不亲自去送?”

    “我有些不太方便……”陈舒茗有些不好意思。

    “嗯?”护士疑惑。

    她勉强的扯唇笑了笑:“傅先生是有未婚妻的,我们作为朋友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他们了!”

    护士听她这样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行吧。”权衡利弊后她还是点点头:“那行,您在这等着,我帮您送过去,完了我把这饭盒给你送过来!”

    “嗯,好的麻烦你了!”陈舒茗点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轻咳了声说道:“那个:麻烦您别告诉他是我送的!”

    十分钟左右,护士拎着保温盒回来了。

    “你说真神奇,高级病房的这位病人一天了不吃任何东西,小姐您送的面病人吃的可香了,看来小姐很了解这位病人的喜好呢!”

    陈舒茗礼貌地笑笑,没再说什么,沉默地接过饭盒。

    回到家里,屁股还没在沙发上坐稳,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熟悉的三个字,她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停顿了几秒后,她拿起手机放在了耳边。

    “……喂?”

    线路那头迟迟没有传来声音,她抿着唇:“不说话我就挂了……”

    果然,那头立马响起沉静的嗓音:“面是不是你做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