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一十二章 自杀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听了听了,你说完了吧?”

    “什么!你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我能有什么反应?”陈舒茗疑惑道。

    听她如此淡定的反应,不禁一愣,停顿了好几秒又重复了一遍:“舒茗,你听到珍妮弗为了两家的婚事自杀,你都没有什么反应吗?”

    “你……你说什么?!自杀!”听清楚她的话,她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握着手机的手不住地颤抖。

    “半天你没在听啊!”林木子惊叹道:

    “我说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结果完全没听到我在讲什么!”

    “你说珍妮弗自杀了?”

    “对!”听到林木子肯定的回答,陈舒茗脑子嗡的一声响,砰地一声手机掉在地上。

    “喂……喂……说话啊……”林木子还在那头一直喊着,却迟迟没听到回音。

    林木子突然后悔把这些事情告诉陈舒茗,本来以为她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事,打电话跟她说,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心里顿时慌张起来,心想万一她出事怎么办……

    想到这里,林木子只好翻出傅思诚的电话拨了过去。

    “滴滴滴——”

    电话那头始终传来忙声,还是没人接听情急之下,林木子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往公司奔去。

    去了办公室罗特助就迎了上来。

    “傅总在不在里面?”她边走边问道。

    “总裁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

    听言,林木子的脚步顿住,转过身几乎是瞪着罗特助:“他有没有说去哪了?”

    “没有。”

    “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罗特助摇摇头。

    林木子简直要抓狂了:“你现在能不能联系到他,我有急事!”

    见状,罗特助被震惊到了,心想可能真的有什么急事,忙点头:“能,我去打电话!”

    罗特助拨了电话过去,那头始终显示忙音,根本没有人接听。

    打了很久,林木子终于忍不住问:“还是没人接听吗?”

    罗特助摇头:“嗯,一直显示忙碌状态,林小姐,我们总裁不会真有什么事吧……”

    见找不到傅思诚,林木子心里越加烦躁,这两天因为珍妮弗为爱自杀引发舆论争议,报纸新闻吵的沸沸扬扬。

    想必,他现在去的地方应该会是医院没错。

    想到这里,林木子赶紧往外面跑去。

    人民医院。

    陈舒茗是做出租车过来的,刚下车就直奔珍妮弗的病房。

    她挂了电话就跑去楼下问张妈,张妈看她知道也瞒不下去了,只好将事实告诉她,说完她就冲出傅家,拦都拦不住。

    vip高级病房,陈舒茗赶到时,就看到傅思诚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珍妮弗脸上带了氧气罩,手腕上的伤口很深,包扎的绷带都被染红一片,她的唇色毫无血色可言,瘦弱的身体此刻看起来更加羸弱。

    想起那晚傅思诚当着珍妮弗抱着她离开时……

    那她现在这样,间接就是她害得。

    想到这里,陈舒茗脚下的步子沉重的移不开腿,呆愣的往病房里移过去。

    病房里,一位贵妇被一位中年男人搂在怀里小声啜泣着。

    似乎是注意到她,贵妇人看了她一眼,而后伸手擦去自己的眼泪,瞪着眼看她:“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听言,陈舒茗却像没听到似的一直往里面走过去。

    而傅思诚听到声音后转过头,看到是她时身子猛的一僵,眼里闪过一丝恐慌:“舒茗,你怎么过来了?”

    听到她的名字,贵妇人眼睛一眯,快步上前对着陈舒茗白皙的脸颊狠狠一个耳光扇过去。

    “啪!”

    陈舒茗来不及闪躲,从听到消息到现在迟迟没有从震惊里缓过神,一个耳光狠狠扇过来,她没有任何防备,由于惯性身子不稳地往后栽过去。

    嘭的一声,陈舒茗装上身后的桌子,背上一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舒茗!”傅思诚顾不上其他,上前赶紧扶住她:“舒茗你没事吧?”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明明知道我们两家已经有了婚约,你居然还不要脸的勾,引他,还怀上他的孩子,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你害得我们家珍妮弗变成这样,居然还有脸到医院来,我今天一定要给你颜色看看!”

    珍妮弗的舅妈气的直扑上来,脸气的铁青。

    “夫人,这里是医院!”身后的男人赶紧拉住她,傅思诚也朝这边看过来,冷冽的看着他们,舅妈被这样的眼神吓到,顿时不敢乱动了。

    陈舒茗只觉得肚子传来一阵阵疼痛,她伸手捂住肚子,好看的眉头拧成一股绳,可能是刚刚撞击的太猛,动了胎气。

    看她脸色苍白,傅思诚想都没想就连她拦腰抱起,然后快速地往门外走去。

    冷母站在原地气的直跺脚:“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敢在医院里来,真是气死我了!”

    “夫人别气,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我们珍妮弗醒过来!”

    听言,冷母将注意力重新回到珍妮弗身上,又重新难过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着:“这个苦命的孩子啊,我可怎么向她气死的父母交代啊。呜呜呜……”

    而另一边。

    陈舒茗捂着肚子的痛苦模样让傅思诚整颗心都悬在半空中,好不容易等到医生为她查看,过了十几分钟,陈舒茗才渐渐平复下来。

    “傅先生,您的太太只是动了胎气,没什么大碍,以后一定要注意这些,不要让孕妇过度激动,现在是最要小心谨慎的时候,要是再遇见今天这种情况,胎就危险了。”

    说完,医生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他们走后,傅思诚走到她面前蹲下,握住她的手:“你怎么来了?”看她这副模样,忍不住心疼起来。

    陈舒茗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毫无血色可言,她看着一脸疲惫的傅思诚,刚想说话,眼泪就忍不住从眼眶滑落。

    “我……”

    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陈舒茗也有些吓到了,紧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些什么。

    见她这样,傅思诚的心也跟着揪紧,大手抚上她的脸颊柔声问:“怎么哭了?”

    陈舒茗反握住他的手,贴在她胸口间,眼泪汪汪:“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她……”她从未想过逼她自杀,更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躺在病床上,一想到这,她就忍不住自责着。

    “不关你的事,这是她自己做的事情,怎么能怪你呢?”傅思诚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她,他知道陈舒茗一向心地善良,知道这件事心里肯定承受不了,所以他极力隐藏着,张妈也是知道的,所以断定不会告诉舒茗,那……又会是谁说的呢……

    “可是……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她就不会变成这样……”有那么一瞬间,陈舒茗觉得自己才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明明她们已经有了婚约,自己还怀上他的孩子。

    话落,傅思诚的心猛的收紧:“你乱说什么呢?我跟她没有任何感情,小的时候家长就定了娃娃亲,我第一次遇见你就爱上你了,你这个笨女人,可不可以别让我如此担心?”

    说着,傅思诚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好了别哭了,你现在可是准妈妈,要给孩子树立好榜样!”

    “嗯,我不哭,我要当好妈妈……”陈舒茗断断续续的说着,时不时还有哽咽夹杂其中,她有些疲倦地闭起眼睛,缓缓问道:“珍妮弗现在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目前已经到渡过危险期,就等她醒过来了。”

    “可是……她万一醒不过来呢……”陈舒茗紧抿着嘴唇,不安的问道。

    “不会的,舒茗,你别乱想,我先送你回家。”

    “我不要!”陈舒茗挥开他的手,指着门边:“你快去照顾她,她一个人不行的,我在这里休息,你快去啊!”

    如果珍妮弗因为他两的事情出了什么意外,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哪怕在一起,都不会快乐了……

    “舒茗……”傅思诚痛苦地看着她。

    “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陈舒茗说完,转身背对着他躺在病床上。

    傅思诚痛苦地看着她的背影,无力的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嗯,你好好休息,我一会过来接你回家。”

    说罢,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听到他推门的声音,陈舒茗才缓缓转过身,门口已经没了他的身影。

    傅思诚刚出了病房就碰到跑的气喘吁吁的林木子,看到他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冲上前去:“傅总,你有没有看到舒茗?”

    听言,傅思诚停住脚步,黑眸紧盯着她:“怎么了?”

    “我……”林木子欲言又止,生怕说出来会惹得他大发雷霆,思前想后,她咬咬牙决定豁出去,就算被他骂也不能让舒茗出什么事情啊。

    “我今天……不……不小心把珍妮弗自杀的事情告诉舒茗了,我本来以为她知道的,可我没想到她知道后反应那么大,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真的抱歉,我不知道她跑去哪了,你快去找找她,千万不能有什么事情啊!”

    见状,傅思诚难得淡定的站稳脚步,和往常暴躁的他视若两人。

    “你说话啊,舒茗都这样了你不担心吗?!”林木子都急得火烧眉头了,跑的喘不上来气,而他居然如此淡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