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一十三章 挽留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看她因为舒茗急得脸色都变了样,傅思诚在心里感叹她有这么一个真心朋友真好,而且,现在舒茗确实需要有人多陪陪她。

    想到这里,傅思诚指了指身后的病房:“她在里面,你去陪陪她吧。”

    听言,林木子一愣:“她来医院了?”

    “嗯。”傅思诚点头:“她知道珍妮弗的事情后很自责,我希望你能多开导她,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嗯,我会的。”说罢,林木子越过他就往病房里走去。

    咔擦!

    听到开门声,陈舒茗顿时有些烦躁:“不是说过我要静一静吗,你出去啊!”她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林木子见她这样,不禁心疼起来,缓缓合上病房的门。

    “你出去!”陈舒茗背对着她,不愿意转过身。

    “舒茗,是我,你突然电话也不接,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林木子说着,将包包霸气地扔在床尾,伸手抽出一张椅子在床边坐下,双手环胸。

    听到声音,陈舒茗身子一僵,然后惊讶的转过身来。

    “木子?”

    “是我啦!为了找你,腿都快跑断了,真是一点都不让我省心!”虽然心里很担心她,可话一说出来却变了味。

    看她脸色有些不好,陈舒茗惭愧的抿着唇:“对不起,让你担心……”

    见状,林木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起身坐在她床边,离她挨得更近一些:“其实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这么自责。”

    “事情本来就是因我而起,你都不知道,当我看到她躺在冰冷的病床上一动不动,心里难受的要命,如果不是我夹在她和思诚只见,她今天就不会这样了……”

    “这些都不是我们能预料得到的,她那样做,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不是的!”陈舒茗拼命地摇头,眼神有些迷离:“那天,傅思诚当着她的面把我带走了,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对别的女人无微不至,她心里是怎样的一番滋味?”

    “可是这不怪你,在爱情面前谁都是自私的,你不能把别人的错误强加在自己身上。”

    “不!不是这样的!”陈舒茗眼眶有些发红,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如果那天我没有跟傅思诚走,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我没有想过,她可以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付出生命。”

    听到这里,林木子有些震惊的咬住下唇,她一直以为珍妮弗是个心机很深的女孩,没想到她会为了爱情舍得牺牲自己。

    “木子,我是不是做错了,回到他身边却白白害了一个女孩的一声,我觉得自己好可恶,为了自己的幸福,逼得珍妮弗以死来了结自己的生命,这样的幸福,我怎么敢奢求……”

    “好了别想了,你现在不能情绪激动,先好好睡一觉,我们再说好吗?”林木子不知该如何劝她,只是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很平静了。

    而此时此刻,站在门外的傅思诚将他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他真的好想冲进去紧紧抱住她,然后带她远走高飞,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可是他知道她的性格,就算他想,她也不会答应的。

    舒茗,给我时间,我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主治医生的办公室里,冷总坐在医生对面,说是有事要跟他商量,可到现在一声不吭,让他不禁有些不安起来。

    “医生,您把我叫来这里,是要跟我说什么事?”

    听言,医生叹了口气,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他:“冷先生,我之所以叫你来,是关于您侄女的身体,我在这必须要跟你说一下,在此之前我希望一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冷先生有些震惊:“不是说我侄女身体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医生说到这停顿了下,将一张脑ct图放在他面前:“之前只是怀疑,没有告诉你们,现在报告结果出来了,病人珍妮弗的脑部长了一颗毒瘤,你看……”他指着图上脑部一颗绿豆大小的点点说道:“这个毒瘤会不断生长,现在医学还没有研制出可以抑制它生长的东西,请您做好心理准备……”

    话落,冷总有些承受不住,眼睛死死盯着那张图:“怎么会这样!”

    “这颗毒瘤存在体内已经很久了,并没有及时医治。”

    “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吗?只要能救回我侄女的命,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这跟钱没有关系。”医生叹了口气:“就算是手术,成功几率也很低,目前还没有在国内找到开颅技术最好的专家,恐怕,要冷先生提前做好心里准备。”

    听到这里,冷总身子狠狠颤了颤,身子无力地的往后倒去,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医生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尽量给她争取时间吧。”医生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了出去。

    从办公室里出来,冷总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不少,他神色有些恍惚地回到病房,冷母正坐在床边,握着珍妮弗的手小声抽噎。

    傅思诚站在一旁,始终冷着一张脸。

    听到脚步声,冷母拭去脸上的泪水转过身去:“老公,医生怎么说,我们家珍妮弗什么时候就醒了?”

    冷总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傅思诚。

    “思诚,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话落,傅思诚顿了顿,而后点了点头,作为和傅家世交,他对冷总还是较为尊敬。

    而冷母没有听到她想要的回答,一下就不乐意了:“熙睿,你这是干嘛?我问你话呢,珍妮弗到底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你倒是说话啊!”

    “冷姨,您别着急,我想冷伯伯肯定也很担心,医生也说过了,珍妮弗已经度过危险期,不会有事的。”

    听他这样说,冷母这才无奈松开冷熙睿的衣袖,他叹了口气转身往门外走去,傅思诚也跟了上去。

    走到空无一人的医院走廊,冷熙睿把医生跟他说过的话一五一十告诉了傅思诚。

    傅思诚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您……您说的都是真的?”

    冷熙睿有些无力的点点头:“这都是报应吗?珍妮弗还小,怎么就遇上这种事情了?思诚,事到如今,你和珍妮弗的婚事我可以不强求,但是珍妮弗从小到大喜欢你这么久,如果她的病真的没有办法治好,你就留在她身边陪陪她吧,就算叔叔求求你……”

    傅思诚一时反应不过来,怔楞的靠在墙上。

    怎么会这样?想起平日里她亲密的唤自己思诚,学着做饭给自己吃,这么天真无邪的女孩,怎么突然得了这种病?

    想到这里,傅思诚心脏一下下被紧揪住。

    “冷伯伯,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全国最好的专家给她做手术!”

    “如果你不愿意陪在她身边,这孩子就算知道也不愿做手术啊。如果你愿意,这段时间就陪陪她吧,等她做完手术,伯父会想办法退了你两的婚事。”

    话落,傅思诚有些疑惑地眯起眼睛:“冷伯,您的意思是?”

    “你这么聪明,我想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别人知道,等时机成熟,我会对外公布……”

    而另一边,桌上的饭菜已经整整搁了半个多小时,陈舒茗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要动筷子的意思。

    林木子看她那样,也没心情吃下去,索性放下筷子陪着她。

    两人接近僵持了二十分钟,林木子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舒茗,我跟你说过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干嘛要这样折磨自己,你现在正怀着孕,身子哪里经得起你这样折腾?”

    听言,陈舒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我没什么胃口,吃不下去。”本来怀孕之后就吃的东西不多,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更没有胃口吃东西。

    “可是没有胃口多少也要吃一些啊,肚子里的宝宝还饿着呢!”

    “我真的吃不下去。”

    “舒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你都能勇敢的面对,现在这是怎么了,区区一个珍妮弗就让你失去自我了吗?”

    可是没有胃口能怎么办,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看到桌上的饭菜一点胃口都没有,甚至还有些作呕。

    “多少吃一点,饿到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办?”林木子很担心她的状况,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看她焦急地样子,陈舒茗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木子,我真没事,你别担心我,我饿了就自己吃,你先吃别饿着。”

    “你不吃我怎么吃得下,你还是……算了算了……”林木子有些烦躁的收拾桌子,想着陈舒茗可以因此吃一点,想不到她居然看都不看她一眼,走向病床躺了下来。

    林木子气不打一处来,可她毕竟不是小孩子,打打骂骂对她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看来她必须找个人来治治她。

    想到这里,林木子一股脑将东西收拾出来,拎着袋子走出病房。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