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一十六章 苦情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半个小时过后,车子停在别墅门前,车门却迟迟没有打开。

    傅思诚看了眼副驾驶还闭着眼睛的陈舒茗,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喊出声。

    大约五分钟,陈舒茗才缓缓回过神,察觉到他的目光,故作迷糊的揉了揉眼睛,轻笑着:“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呵呵,到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好啦,我先走了!”

    话落,陈舒茗头都没转就打开车门。

    突然一股大力猛的将自己拉进怀里然后车门嘭的一声被关紧。

    陈舒茗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炙热的薄唇就压下来。

    “唔……”

    如同洪水猛兽般攻势,热吻密密麻麻的落下来,薄唇在她上面辗转反侧,大手紧紧从腰后扣住,身子紧密的贴近。

    舌尖熟练的撬开她的唇齿与她紧紧缠绕在一起。

    沉迷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思诚还是舍不得松开怀里的女人,他多希望时间可以在这一刻静止,幸福和美好都和他们共存……

    可是现实不允许他这样,他缓缓终止这个热吻,从中抽出身。

    大手仍旧握着她的肩膀,声音柔软的一塌糊涂:“自己好好照顾好自己,不准不吃饭,知道吗?”

    可是听这话怎么快要分别一样,她极力忍住自己的想法,安慰自己,傅思诚只是照顾珍妮弗等她出院。

    没关系的。

    想到这里,她扯唇抿起,点点头:“嗯我记住了,你也是,别只顾着照顾珍妮弗,你看你几天都瘦了,要好好吃饭……”

    “好!”傅思诚应道,额头抵着她的,久久不肯离开。

    陈舒茗主动伸手捧上他的脸,再次加重唇瓣上的热吻,故作轻松的笑着:“好啦,我要回去了!”

    话落,她松开他,然后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砰!

    紧接着房门被关上看不到她的身影,傅思诚还呆愣在原地,迟迟移不开视线。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翌日清晨。

    冷母就做好了莲子八宝粥拿到医院喂给她吃,珍妮弗刚恢复身体吃东西没什么胃口,可她现在身体状况只能吃流食。

    “姑妈,我都喝了好几天粥了,都快反胃了……”珍妮弗苦着一张脸,脑袋缩回被窝。

    “珍儿,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不吃东西身体怎么行?听话,多少吃一点。”

    “姑妈,我真的不想吃……”珍妮弗鼓着嘴:“思诚怎么还不来,他答应要来看我的……姑妈,你去打电话问问啊……”

    “珍儿,这才大清早,思诚也要去公司上班的,你听话,下午他休息了就来看你了。”

    “我不嘛,姑妈,我真的好想见到他,你让他回……咳咳……”珍妮弗说的激动又止不住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

    咔擦!

    正在这时,病房门从外被推开,两人不禁抬眼看去,正是傅思诚走了进来,见她满脸通红很快走上前询问:“这是怎么了?”

    “思诚……”珍妮弗唤着他,声音里藏不住的雀跃。

    “诶……”冷母叹了口气,将手里的热粥递到他手里:“这孩子怎么也不肯喝粥,说非要见到你,你来了,就劝她喝点,身子重要啊!”

    傅思诚接过粥淡淡点点头。

    冷母有些担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拎起包包走出了病房。

    砰!

    病房的门被重新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傅思诚端着热粥慢慢走近床边,带着几分责备的开口:“怎么不吃饭呢?”

    听言,珍妮弗更加委屈了,泪眼汪汪地嘟着嘴巴:“我以为你昨天说的是骗我的,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思诚,你告诉我,你昨天跟我说的都是真的对吗?你会好好陪在我身边是吗?”

    她拽着他的衣角不罢休的追问着,情绪有些激动。

    傅思诚听她这样说,微微低头看他在抓着自己的衣袖,有些出神,何曾几时,陈舒茗也像如此抓着他的衣角……

    他顿了顿,有些不自然的抽回衣角,声音低沉:“听话,喝粥。”

    “你不说我就不喝!”

    “我说过我会好好考虑。”

    “那好吧。”珍妮弗只好无奈地松开手,兀自接过粥对着嘴喝了起来,似乎粥都为此变得有些香甜了。

    看她开心的模样,傅思诚心里生出无限悲凉。

    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病情,她还会这样心无旁骛地开心吗?

    “多喝点,我先去公司处理一下事情。”

    “好。”珍妮弗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之后傅思诚走出病房,越过走廊,拨出一串号码。

    “喂?我需要你现在立即帮我联系国外专业的脑科专家!”

    “发生什么事情了?”白亦然在那头有些诧异:“你好端端联系脑科专家做什么,不会是舒茗出什么事了吧?”

    “不是她。”

    “你傅大总裁什么时候有功夫管别人的闲事了?”白亦然调侃道。

    “别啰嗦,你马上去办,我要国外最好的开脑专家!”

    “什么?!开脑!”白亦然已在电话那头瞪远了眼睛。

    “对!尽快去办,绝对不能拖,我还有事先挂了。”

    挂断电话,傅思诚转身刚把手机放进口袋,抬头就看到离自己几步远的冷熙。

    他并不打算跟他有什么正面冲突,打算绕过他直接走过去。

    “我父亲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

    听言,傅思诚站定脚步,转头盯着他。

    “然后呢?”

    “我妹妹已经成这样,你告诉我你要怎么办?!”

    “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已经联系了国外脑科医生,会努力替她争取时间。”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冷熙瞪着他,眼眸里蹦出隐忍的怒火:“我是要你在我妹妹和舒茗之间做选择!你这样做,分明是间接伤害了她们两个女孩,你懂不懂?!”

    “你还没资格说教我!”傅思诚危险的眯起眼睛,冷眸里透出瘆人的寒意。

    “没资格?”冷熙冷笑着:“那你以为你就有资格爱舒茗了吗?如果你给不了她幸福就趁早离开她,别成为她生命的阻碍。”

    “谁说我给不了舒茗幸福?”傅思诚反驳,冷眸紧蹙:“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你这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呵呵!在舒茗的事情上,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外人,我也说过,如果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光明正大地抢回来!”

    “抢?”傅思诚冷嗤一声:“你有资格吗?”

    “好啊,那我们拭目以待!”他曾经以为只要放开她,她就可以得到幸福,可是发生这么多事,他只看到傅思诚的对她无止境地伤害。

    而且珍妮弗是她的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从小到大和妹妹的关系是最好的,所以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最爱的两个女人受伤。

    而且都是来自同一个男人,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罢,他冷嗤一声,转身走进病房。

    看到他来,珍妮弗异常开心:“哥!你怎么来了?”她有些心急的做直身子。

    见状,冷熙赶紧上前扶住她,给她在后背垫起一个枕头,才安稳地在椅子上坐下来。

    “你不是去瑞士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别跟我岔开话题,你怎么这么傻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你知不知道我们都快担心死了,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冷熙有些责备的开口,可话里还是掩盖不住满满的担忧。

    话落珍妮弗一下就红了眼眶:“哥,我错了……我只是想跟思诚在一起,我……”

    “就算你喜欢他也不能搭上命啊!”

    “哥!”珍妮弗突然伸手拉住他的:“你就别为我担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出现在你面前吗,而且你知道吗,思诚现在终于肯正眼看我了,而且还会跟我说很多温柔的话,以前从来没有过得,我现在觉得很幸福。”

    “你怎么这么傻……”冷熙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无奈地说道。

    “我从很小就开始喜欢思诚了,这辈子大概也只有他能够让我如此心动了……”

    “如果……我说如果……如果他还是不喜欢你呢?”

    冷熙紧盯着她的神情,试探的问出口。

    “这都无所谓了……哥,只要现在,他还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她无比坚定的眼神,冷熙心里有些难过,他和珍妮弗是如此地相似,喜欢舒茗那么久,哪怕她的快乐不是自己给的,他都会为她的幸福而快乐。

    这世间,苦的十有八九都是一个“情”字……

    傅家别墅。

    陈舒茗好几天都没有出过门,自从那天傅思诚告诉她要等他回来她就真的乖乖待在家哪里也不去。

    张妈看不下去她这么颓废,好几次苦心劝她出去散散心,吹吹风,她都不愿意。

    几天下来,陈舒茗除了吃就是睡,她想要把身体养的棒棒的,直到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兴许他就会回来了。

    尽管没有胃口,她还是努力吃很多东西,吃了就吐,吐完了接着吃。

    这个状态让张妈更加担心,可她偏偏每次都微笑着告诉自己没事,搞得张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