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好好照顾她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这期间,张妈实在看不下去就给傅思诚打过几个电话,每次那头都会沉默很久,传来沉重的叹息声,便再也没了回应。

    陈舒茗平时没事了就去后花园里走一走,给花花草草浇浇水施施肥,是她最爱的桔梗花,前几日听妈说起,一年前,少爷就命人把这里的花地都种满了桔梗花。

    那不正是他们遇见的那一年吗?

    因为怀孕有很多事都不方便做,所以张妈大多数时间都陪在陈舒茗身边,看她修剪花地里的杂草累的气喘吁吁,张妈就会上去劝道:“小姐,您就歇一歇,我给您熬了点鸡汤,趁热喝。”

    陈舒茗点点头,接过她手里的鸡汤喝了一口,瞬间排山倒海般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口,她忙放下碗。跑进洗手间一阵干呕。

    脸涨得通红,她不停地用手拍着胸口希望能缓解一点恶心感。

    张妈有些疼惜地看着她:“小姐,要是实在难受咱就不喝了昂……”

    说着,张妈就端起鸡汤作势要离开。

    “不,我要喝,对身体有好处!”陈舒茗叫住张妈说道。

    话落,她又过去端起那碗鸡汤,刚凑到嘴边,熟悉的恶心感再次涌上胸口,她忍着硬是喝了好几口,终于忍不住,原本喝下去的全部吐了出来,汤碗也砸在地上,洒了一地。

    “呕……”

    “小姐,您没事吧……”张妈有些急了,看她胃液都吐出来,心疼不已,赶紧从洗手间摆了湿毛巾

    替她擦拭身上洒落的鸡汤,可她却停不下一直干呕着。

    “小姐,您别这样折磨自己了,我知道您心里苦,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我……没……呕……没事……”

    陈舒茗吐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都从眼眶逼出来,她勉强稳住有些晕眩的身体,移到沙发前仰躺着,疲倦地闭起眼睛。

    “少爷,您怎么……”突然身后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张妈惊慌的叫道,还没等陈舒茗搞清楚状况,身子随即一轻。

    熟悉的烟草香味沁入口鼻,陈舒茗一睁开眼就看到傅思诚那张放大几倍怒气的面孔。

    “思诚,你回……”陈舒茗弱弱的出声,还没说完就被傅思诚低吼回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糟践自己的身子!”

    听言,陈舒茗错愕地盯着他,声音断断续续:“思诚,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已经醒了。”傅思诚始终紧抿着薄唇,瞥见她身上的污垢,眉头皱的更深了。

    “张妈,麻烦您把地收拾一下,我带她上去。”

    傅思诚沉声喝道,紧接着抱着她就往楼上走去。

    换好衣服后,傅思诚还在洗手间洗东西,陈舒茗静静地站在门框边,缓缓开口:“你这次回来还要走吗?”

    话落,傅思诚手里的动作突然一愣,侧头看着她:“我说要你好好照顾自己,你看你现在把自己弄成什么样了,真是让人担心!”

    她要再这样下去,他又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

    “我有好好吃饭按时睡觉的,现在怀孕呕吐都是正常的,你看我都圆了一圈呢,每天都吃很多呢……刚刚只是意外,我只是想多补补身子,我没……”

    “什么意外!别以为我不回来就不知道,你这几天一直这样对不对!”

    她很少听他用这么严厉的口气,垂着的手指微微蜷缩起。

    “我有听你的话好好吃饭,我不想让你担心……”

    “傻瓜,吃了吐,吐了吃会把身体搞垮的!”

    说着,傅思诚心疼的上前揽过她的肩膀:“你看看自己,脸色这么不好,还跟我保证能照顾好自己。”

    “我……”陈舒茗鼻子一阵酸,可又怕他担心,硬生生把眼泪憋回肚子里,勉强抿唇微笑:“我真的没事,这里有张妈在,我很好的,你就别担心我了,好好照顾珍妮弗!”

    傅思诚一愣,无奈地看着她,满眼爱怜:“你这个笨女人,自己都照顾不好,还一直关心别人……”

    他说着,身子慢慢贴近她的,明亮的灯光下,两颗唇瓣微微颤动,快要贴在一起。

    身体的本能驱使他靠近她,温热的气息彼此喷洒着,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燥动,薄唇吻上她的。

    却只是轻轻一碰就抽离开,怕自己控制不住欲,望,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听话,对自己好点。”

    “嗯,我知道。”陈舒茗乖巧的点点头,然后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你看你,这两天忙着都没好好刮胡子吧,都长出胡茬了!”

    “留着你给我刮!”傅思诚故意用胡茬蹭着她光洁的皮肤说道。

    话落,陈舒茗低头对上他的,两人凝视许久,她点点头:“好!”

    帮他刮完胡子以后,陈舒茗就有些困了,躺在他怀里,一双清亮的眸子一直直勾勾盯着他。

    这样的眼神让傅思诚有些把持不住,他倒吸一口气,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她:“你在勾,引我?”

    听言,陈舒茗朝他眨巴眨巴眼睛不可置否。

    “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他的眼底逐渐涌现不知名的火焰,满眼欲,望难挡。

    陈舒茗索性长臂一伸揽住他的脖子,红唇凑上,她不吻,只是摩擦着:“这么多天,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还是说,你还是要去医院……”

    说罢,她扯唇笑了笑,薄唇就要落下那一刻,身子往后退开。

    傅思诚却在她准备逃开的瞬间很快禁锢住她的腰肢,捏住她精巧的下巴,准确无误地吻下去。

    “唔……”陈舒茗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手推搡着他的胸膛:“你……”

    大手紧紧扣住她的身子,热吻追逐了好大一会儿,才将她放开,喘,息声不断:“今晚……我不走了,留下来陪你。”

    听言,陈舒茗一愣,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薄唇又压下来,带着多日的想念逐渐加重了这个吻……

    他动作急促地顶开她的双腿,陈舒茗一惊:“小心孩子!”

    傅思诚动作一顿,而后轻轻一笑:“放心,我自有分寸。”

    接着,他温柔且霸道的进入那片幽林,多日的寂寞终于在这一刻被填满,陈舒茗有些紧张的抱住他,指甲在他后背划出一道道伤痕。

    一夜的缠,绵……

    再次醒来已经第二天清晨,身边早已没有傅思诚的身影,若不是旁边还有尚存的余温,她真以为昨晚只是太过思念他而做的春梦。

    她低头缓缓掀开被子,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遍布粉红色吻痕,她想要起身,刚动了一下双腿间立马传来一阵疼痛。

    想起昨晚活色生香的画面,自己居然主动勾,引他,她羞窘地捂住被子,脸涨得通红。

    而另一边,傅思诚一大早就赶往医院。

    “亦然,我上次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傅思诚站在医院走廊压低声音讲着电话。

    “有进展了,在纽约找到一家开颅技术一流的专家,他经手过很多病人,只不过……”

    “不过什么?”傅思诚皱起眉头。

    “他虽然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他脾气却古怪的很,不是谁都能请的动他的!”

    “无论花多少钱,都务必要请到他!”

    “听说他经手的病人,都是他自愿去医治的,还没有说有人能请动他,你看这……”

    “好,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挂了电话,傅思诚便往病房走去想要跟冷熙睿说这件事,刚走到门口,却见他慌乱地跑出来:“思诚,珍妮弗突然不知怎么的就晕了过去……”

    “什么!快叫医生!”

    医生很快赶到,瞥见病床上生命迹象薄弱的珍妮弗,眉头骤然紧蹙起。

    “除医护人员,其他人迅速撤离!”

    主治医生一声令下,紧接着关闭病房。

    没一会儿,珍妮弗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医护人员都在忙着给她做紧急措施,现场忙成一片。

    她仍然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仿佛这世间的喧嚣都与她无关。

    终于,在接近两个小时的抢救后,病房门被打开。

    走廊里,傅思诚和冷家夫妇并排站着。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冷熙睿很快走上前问:“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恭敬的朝他鞠了一躬,微微开口:“冷先生,病人还处于昏迷状态,最近状态也越来越不稳定……”

    说到这里,医生刻意停顿了一下,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脸上细微的神情,才说道:“病人家属要尽快安排联系开颅手术了!”

    “什么!”

    冷母一听便晕了过去。

    傅思诚眉头紧蹙起:“这么急?”

    “嗯,病人的情况越来越恶化了,不能再拖了,最好在这几天就能做手术才有一线希望。”

    “好,我们会尽快联系。”

    医生点点头,转身离开。

    傅思诚看着晕倒在冷熙睿怀里的冷母,眉头皱的更深,等珍妮弗醒过来,这件事又要怎么跟她说呢?

    万一她经受不住打击完全放弃求生的念想又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傅思诚头疼的不行,看着躺在病床上苍白无力地珍妮弗,紧攥着拳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