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一十九章 解释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听言,傅思诚摇摇头:“情况不是很好。”

    说着,他主动拉开旁边的椅子在她身旁坐下,大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她的头发。

    他这样的举动,倒让陈舒茗有些浑身不自在,咽了口唾沫:“你……今晚不用陪她吗?”

    傅思诚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可我想陪你……”

    “珍妮弗一个人没人照顾的……”

    “你就这么关心别人?难道你希望你的男人总是去照顾别的女人?”

    听他这样说,陈舒茗心里愈加沉重了些,深呼吸口气说道:“我只是担心她……”

    “没事,有冷家人照顾不缺我的,而且我陪她够多了,还不让我腾出点时间陪陪你?”

    “怎么?今天出去玩了?”

    傅思诚轻描淡写的说道,陈舒茗看着他,在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

    “嗯,和林木子出去逛了逛。”

    话落,傅思诚握住她的手:“今天……有没有去医院?”

    他还是问出来了,这样问,是怕她看到他们相拥在一起的画面吗?

    又或者……他想向自己解释?

    踌躇再三,她还是决定给他一次开口的机会。

    想到这里,陈舒茗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她一脸疑惑,完全看不出什么异常。

    听到这里,傅思诚仿佛松了口气,他还以为那束百合花是她掉的,那她一定看到他和珍妮弗抱在一起的画面难过的跑开了。

    他自知和珍妮弗之间没什么,既然舒茗没有去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也不用花时间去解释那么多。

    “嗯?怎么不说话了?”陈舒茗打量着他。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怀孕别老是外面乱跑,我会担心,以后急了我就叫林木子过来陪你,尽量少出去了。”

    “好。”陈舒茗笑的很甜。

    他来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四十分钟后,又很快离开了。

    等他走后,陈舒茗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失望。

    她原以为他会向自己解释的。

    可是,他却什么也没说,就好像那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

    傅思诚,我们之间究竟怎么了……

    “亦然,我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

    翌日清晨,傅思诚睁眼第一件事情就是给白亦然打电话。

    “差不多都搞定了,我把详细情况都给医生说了,没想到医生居然那么爽快就答应跟我一起回国。”

    “那行,什么时候?尽量越快越好!”

    “后天的飞机。”

    “好,尽早回来。”傅思诚再三叮嘱。舒茗,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治好珍妮弗的病,再也不让你受尽委屈。

    而另一边,陈舒茗听了傅思诚的话,很少再再出去别墅了,实在无聊就叫林木子到家里陪她聊聊天。

    手机兀的震动起来,陈舒茗看着手机屏幕显示冷熙两个字时,只觉得心里无限烦躁。

    她一点都不想接冷家人的任何电话,包括冷熙。

    她紧抿着嘴唇,眼睛死死地盯着始终亮起的屏幕,那边的好像不罢休似的,根本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

    手机响了好久,断了之后没过多久又重新拨进来,如此循环往复,陈舒茗心中无限烦躁,只好接听起电话,不耐烦的问道:“冷熙,你到底想做什么?!”

    “舒茗,你终于可接我的电话了!”冷熙有些激动的说。

    “我只是想请你出来我们聊聊。”

    “我没时间。”陈舒茗果断拒绝,说完就想要挂断电话。

    “别……别挂电话!舒茗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说些事情。”

    “事情?”陈舒茗冷笑着:“那很抱歉,我并不认为自己和你们能有什么事情!”

    “说是傅思诚的事情呢?”

    听言,陈舒茗紧抿着嘴唇,冷声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想让你了解事情的真相。”

    真相?陈舒茗身子一愣,只听见那头继续说道:“明天下午两点,江河两道旁边的咖啡厅,不见不散。”

    话落,还没等陈舒茗回话,对方抢先挂断了电话,听到电话那边嘟嘟的忙音,她才后知后觉地收起了电话。

    第二日,陈舒茗按约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进去的时候冷熙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见她进来便向她挥手,一身灰色运动服,看起来阳光帅气。

    “说吧,你叫我来有什么事?”陈舒茗走到桌前并不坐下,站的笔直。

    “舒茗。”冷熙抬头看她:“都不给朋友这点面子?坐下来喝杯咖啡总是可以的吧?”

    听言,陈舒茗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

    见她要走,冷熙忙起身拉住她的手:“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喝一杯吧。”

    “我自己会坐!”陈舒茗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转身在他对面坐下。

    “你究竟有什么事?”

    冷熙轻抿了口咖啡,似笑非笑:“我带你看看就知道了。”

    “别卖关子!”陈舒茗语气并不是很好。

    他也不介意,抬手微微示意,服务生就将酸梅汤端了上来。

    “喝一点我们就走。”冷熙朝她微抬头。

    虽然她很不想对他有好脸色,但怀孕这段期间她总爱吃酸的东西,她抿了抿唇,端起酸梅汤喝了几口:“现在可以了吧?!”

    一直到了医院,她却突然停住脚步:“你带我到医院来干什么?”

    “放心,我就是让你来看真相的。”冷熙回头看着她。

    真相?对她来说真的重要吗?

    她顿在原地,沉默半晌才闷声开口:“算了,我们回去吧。”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被冷熙拉住手腕:“你在怕什么?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爱的男人在做什么吗?”

    自从那天起,她一直心怀芥蒂,一边希望他向自己证明他没有那心思,可是他却对自己只字未提,是因为对她有了感情吗……

    不!一定不会的!他为自己已经做了太多,她一定要相信他。

    想到这里,她坚定的说:“不用,我相信他。”

    “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为什么不敢跟我去医院看看,还是害怕……害怕他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不会的!”陈舒茗大声吼道。

    接着手腕被他紧握着,他眼神突然变得冷硬:“好!那我们就好好去看看,如果他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们该做个了断了。”

    “放开我!”陈舒茗想挣开他的手,他却更强硬地攥紧自己,拉着她就往珍妮弗的病房走去。

    病房门没关,只要往前走两步,就能看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等冷熙看清楚里面的景象,脸色一变,拉着陈舒茗的手转身就往回走。

    他原本只是想带她来医院让她看清楚现在傅思诚都变成什么样了,从未想过会有这么残忍的画面。

    谁知道,陈舒茗却用力甩开他的手,自顾自走到病房门前。

    再看到里面的景象时瞳孔无限地放大,呆愣在原地。

    珍妮弗欺身而上压着他,手捧着他的俊脸,红唇在他薄唇上不停地吻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而他坐着一动不动,手放在她的腰身后,不断支撑着她。

    陈舒茗木讷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真是自取其辱。

    手里的包包再也无力握住,“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也是这一声,惊动了病房里的两人,两人同时回过头来,唇瓣还黏在一起,四目相对地看着她。

    傅思诚看到站在原地面如死灰的陈舒茗,心里咯噔一下,随即推开珍妮弗,急着起身:“舒茗……”

    “思诚……”

    珍妮弗紧抱着他的手臂,不让他离开。

    她所剩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她不想只让他陪在自己身边,她要做他的女人,取代陈舒茗带给他的一切,就算这时间很短暂,她也知足了。

    陈舒茗看着满脸不可置信的傅思诚,突然勾唇笑了笑,这个笑让傅思诚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很少回家,原来在外已经有佳人在怀,抱歉是我打扰了你们,我这就离开,你们继续!”

    说罢,她转身离开。

    “舒茗……”冷熙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他宁可她大哭大闹,也不想看到她如此平静。

    可是,他只能对不起舒茗,为了唯一的妹妹,他不能让她遗憾而终。

    所以,他带她过来医院,只想让她死心,却没想到结局竟是如此残忍。

    “放手!”傅思诚毫不怜惜地帅开珍妮弗的胳膊,奋力追了上去。

    “思诚……”珍妮弗重心不稳地跌倒在病床上,她伸手想去挽留,眼前早已没了人影,她手足无措地哭了起来。

    而另一边,陈舒茗走的很缓慢,平静如水的表情似乎已经看破红尘,周遭的喜怒哀乐都无她无关。

    手倏然被拉住,步子强制性停了下来,她知道是谁,却不想回头。

    “舒茗,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高大的身子挡住陈舒茗的视线,气喘吁吁的说。

    解释?有必要吗?亲眼看到的东西还能有假不成?

    想到这里,她抬头对上他的眼睛语气淡漠:“够了,我没兴趣听。”

    “舒茗……”傅思诚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过两天就是珍妮弗的手术了,他不能让她分心,尽量去满足她的要求,只要做了手术,他就可以重新回来了,可是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紧急关头出了偏差。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