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二百二十章 再退一步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抱歉,我不想听你说任何话!”

    说完,陈舒茗抽回自己的手,越过他就要离开,傅思诚心里一急,抱住她就吻了上去。

    “唔……”红唇被吻住,想到刚刚他被珍妮弗吻过,心里一阵恶心没来由的涌上心口,用尽全身力气将他狠狠推开,紧接着一个耳光狠狠甩过去。

    “啪!”

    他没有躲,耳光重重甩在他脸上,顿时,五个手指印明显地浮现出来。

    她一点都不想待在这多一秒,没有以往的心疼与内疚,扇完这个耳光后转身就走。

    这次,傅思诚没有去追,呆愣地站在原地。

    陈舒茗没有回别墅,而是直接去了林木子家里。

    “舒茗?”林木子打开房门看到失魂落魄的她,有些惊讶。

    揽着她坐在沙发上,她一言不吭。

    陈舒茗埋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怎么回事?舒茗,你说话啊!”见她这样,林木子更加担心了,抬手去扳她的脸,顺着她的力度,陈舒茗缓缓抬起头。

    脸上平静的看不出一点端倪,可她还是从眼底看到了难过。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舒茗?”

    陈舒茗一动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林木子将她一把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若是难过你就哭出来,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话落,陈舒茗并没有哭,顿了顿,只是轻声道:“今天……我去医院了……”

    “医院?”林木子瞪大眼睛:“然后呢?”

    前几日去医院就看到他们拥抱在一起的画面,今天难道是看到……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正如你想的那样……我都看到了……”

    “看……看到什么了……”

    陈舒茗索性埋首在她怀里,在她怀里忍不住掉下眼泪:“我真的不知道还怎么办了……”

    见她这样,林木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亲眼看到他们亲密的在一起,你让我怎么办才好,木子,我真的能够理解他每日每夜在医院照顾珍妮弗,可是现在……”“好了好了,如果因为这件事让你难过,那我们就不要提他了,这样,这两天你就要住在我家好吧?”

    林木子将她揽进怀里,心里一片担忧,早知如此,当初他们要在一起她就应该站出来反对的,也不至于现在闹到进退两难的地步……

    在林木子家待了好几天都没有回过别墅,傅老爷子也从没问过她的消息,也是,傅家人本来就不待见她,这样一来更如了他们的愿。

    林木子递给她一杯酸梅汤,试探的开口:“舒茗,你……真的……不打算回去问清楚?”

    听言,陈舒茗抿了口酸梅汤放在桌子上,随后才淡淡说道:“我看的还不够清楚吗?”

    “你想想啊,傅思诚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对别的女人感兴趣,他堂堂总裁,如果不喜欢直接就不理睬你了,至于那么藏着掖着吗?有时候人亲眼所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最真实的东西,或许,你是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解释。”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她说道,陈舒茗不由地将头转过去看她。

    林木子挑了挑眉头:“确实你刚跟我说我特别气愤,但是这两天静下来想一想,傅思诚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说不定他也有苦衷呢?要不,给他一

    个当面解释的机会?”

    陈舒茗愣在原地,真的有必要要他解释吗?或许,听完他的解释,自己也会很释怀吧。

    “你好好考虑,我先去上班了。”

    林木子轻拍了下她的肩头,转身离开。

    等她走后,陈舒茗一个人在窗边站了好久,这几天她想了很多,或许找个时间听他的解释,总好过自己窝着难过吧。

    想到这里,陈舒茗掏出手机,翻到那个熟悉到再不能熟悉的人名面前,手指停顿下来,许久都没有勇气拨出去。

    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实在没有力气再打电话给他,只好选择给他发了条短信。

    “关于前几天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发出去不到一会儿,傅思诚就回了信息:“我会解释给你,请你不论如何一定要相信我,等我把手里的事情解决好可以吗?”

    他就那么忙?忙着陪珍妮弗就连一个小时的时间都腾不出来给她吗?

    “思诚……”正在一遍等信息的傅思诚突然听到珍妮弗叫他,声音有些颤抖。

    他有些头疼地将手机放在桌上,快步走到病床前看她。

    “怎么了珍妮弗?哪里不舒服?”

    她从他到门口握着手机开始就一直注意他了,瞥见桌上的手机,以及他看到亮起的屏幕后情绪的大变,猜想那条短信一定是陈舒茗发过来的。

    当她发觉傅思诚可以这么温柔如水的对待她时,她就想让他成为自己的唯一。

    想到这里,珍妮弗轻咬着唇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思诚,我现在有点饿,你能把我出去买点粥回来吗?”

    听言,傅思诚淡淡点了点头。

    “你要乖,我很快回来。”傅思诚在走之前细心安顿,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他绝不允许出一丁点差错。

    过了明天,他一定会向舒茗解释这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

    等他走后,珍妮弗蹑手蹑脚的下床,拿起桌上的手机查看,果然,是陈舒茗发过来的。

    嗡……

    手机震动了一下,又是一条未读短信。

    珍妮弗皱眉,点开查看。

    是陈舒茗发来的:“明天上午十点,东浦大道的咖啡厅,不见不散。”

    明天十点?那不正是她做手术的时间吗?

    珍妮弗眼眸紧紧盯着屏幕显示的信息,下一秒,她快手删除了那条信息。

    陈舒茗,最后关头,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思诚……不!他是我的!

    没过几分钟,傅思诚就提着莲子粥进了病房,珍妮弗安静的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珍妮弗?”傅思诚轻声唤着。

    病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薄唇抿成一条缝,轻手轻脚的将粥放好在床头柜,见她被子没有盖好,伸手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正准备离开时,一只手兀的被握住。

    傅思诚回头,只见珍妮弗眼眶通红地看着自己。

    “醒了?”傅思诚问道。

    珍妮弗并不接他的话,自顾自说道:“思诚,我明天就要做手术了……”

    “嗯,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傅思诚在一旁安慰道。

    “可是我怕!”珍妮弗握紧他的手

    :“万一手术不成功,我死了怎么办?”

    “不会的,别胡说。”

    傅思诚也只能这样劝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说实话,他知道这次手术风险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不停地安慰。

    “思诚……”珍妮弗突然起身拥进他的怀里,双手交错地绕在他腰背后,轻声说:“做手术的时候,你一定要陪在我身边,万一手术失败了,我还可以看你最后一碗,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看她如此哀求着自己,傅思诚只觉得心情沉重无比,只好点点头答应。

    次日清晨。

    陈舒茗穿上一件白色丝裙,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后,拎着包包就到咖啡厅。

    服务生很热情的迎上来,

    问她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陈舒茗顿了顿,说明是两个人以后,服务生会意的点点头。

    她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坐了下来。

    看了眼时间离约定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她点了杯热牛奶慢慢喝着,没喝几口就觉得有些发腻,忍不住干呕了好几次。

    幸得服务生见她不舒服,赶快帮她倒了杯温开水,陈舒茗喝了几口,胃里的恶心终于缓和了很多。

    “谢谢。”陈舒茗礼貌地微笑道谢。

    “不客气小姐。”

    看了眼时间,还差五分钟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陈舒茗望着对面空空如也的位置,抿了抿唇,给自己安慰。

    他可能临时遇见什么事走不开,一定会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舒茗不知道自己已经等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桌上的牛奶已经凉的没有任何温度,就如她的心,从起初的一点希望变成失望,最后化为绝望……

    当服务生热情的过来询问她是否需要什么服务时,她礼貌地拒绝,顺带结了账。

    出了咖啡厅,陈舒茗重重的叹了口气。

    看来今天傅思诚是不会过来了,所谓的解释,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必要。

    陈舒茗自嘲的笑了笑,他有事情,她可以理解,可是没理由连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都腾不出来吧?

    或许他是不想来吧,昨晚的信息已经说的很明确了,若是他真的还在乎自己,没理由不过来……

    到了这般地步,是该做个了断了。

    她拉好包包,有些麻木的往前走着。

    她沿着马路一直往前走,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今天她虽然穿的端庄儒雅,但身上那件衣服一看就价值不菲,走在这条路上,是不是会有路人和几个痞里痞气的小混混张望着。

    那些小混混不停打量着她,最后将目光落到她拎着的包包上面。

    几个人相视一眼,不怀好意的眯起眼睛。

    要是搁在平时,陈舒茗早会察觉到不对劲,可是今天,她太过难过,目光呆滞的继续往前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