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2章我来过这里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调查卷宗上面有不少我想要的东西。

    尸检报告。

    人是凌晨的四点整死的,脖子被利刃捅入,连连捅了十几刀。

    一下子就能排除是自杀。

    这是一起典型的凶杀!

    凶手在杀死死者之后离开,但是那个时候的死者还没有死!

    他用自己的手指沾着鲜血,在床头柜上面写下了几个数字。

    “1217”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和凶手有关的信息?

    可是不对劲啊!这四个数字能想到什么?

    保险柜的密码?

    手机的解锁密码?

    还是,日期?

    年份?

    想着想着我有点头疼,我自问破了不少的案子,但是这个案子却让我有些焦头烂额。

    正在我想去现场看一看的时候,之前进来过的当地的刑警队长,带着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三十岁的胖子进来了。

    “何队长,这就是那个作证你在晚上凌晨出现在阿水小区门口的保安!”

    这样说着,把人带了进来。

    “我没有骗人!我确实看到了!”急忙的辩解,有点脸红脖子粗的,突然一抬头看到了我。

    吓了一跳。

    “啊,就,就是他!就是他!那天晚上,就是他在小区门口敲我们保安室的窗子!而且还问我这里是不是阿水的家!问了好几遍,所以我印象特别深!”

    这保安急忙指着我说道,我的心沉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这个保安都是我第一次见,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家伙啊!

    如果说那天晚上所谓的酒吧,的确是我喝酒喝多了,记不得了,然后我醉气熏熏的开着车,冒着会撞死的危险一路上彪了两百公里以上!

    那我确实是能在两三个小时之内到达成都。

    然后我还要在并不知道阿水的家的情况下,在极端的时间中找到阿水的小区。

    这样这一切才能构成真相。

    但是我这个人记性很好,如果我见过一个人一面,一般我都是能想起来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保安。

    我又打量了他一遍,看起来相当的老实憨厚,不像是会撒谎的人。

    而且他言之凿凿,就算是撒谎了,撒谎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没有!

    陷害我,并不能让他得到什么好处。

    “等等等等,冷静一些,先冷静下来。”

    我挥了挥手让他冷静下来。

    但是这保安仍然是审视的看着我,像是把我当成了罪犯。

    “你确实是看到了我吗?我这张脸?当时我穿着什么衣服?看上去和现在有没有什么不同?”

    对方说不定易容了,本身长的我就有点像,然后故意化妆易容,为的就是嫁祸于我。

    不然的话仔细想想。

    对方既然要杀死阿水,他还会找这个保安问这里是阿水的小区吗?

    这简直就是在告诉这保安,把我的脸记好了!我就是杀人凶手。

    然后在杀人,把一切嫁祸在我的身上。

    拙略的杀人方式,留下的痕迹太多,而且还留下了太多证据。

    只是这些证据都对准了我。

    这一切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我想想啊,那天晚上你穿着黑色的雨衣,那天晚上明明没有下雨,你却穿着黑色的雨衣,开着车,从车上下来之后就开始问我了!对了,听口音,似乎是东北那边的。”

    黑色的雨衣?说不定是为了掩饰身上的衣服或者什么。

    开着车?要么是他本身就从很远的地方来,一定要开车,要么就是对方要营造出一种,我,“何天下”来到了这里的样子,所以故意开着车。

    东北口音?这是个证据,我是陕西人,说话有点陕普的感觉,根本不会说东北话!

    “有没有记下车牌号?!”

    “这个……没有,那晚上没想那么多。”保安挠了挠头,一副被问话的样子。

    半晌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不是犯人吗?你来说就是了,问我干嘛?”

    “我不是犯人,犯人另有其人!”

    随后在他震惊的注视下,我想到了一点。

    “有**吗?你们小区门口?”

    “这个,有是有,就是坏了。”

    原来如此吗?如果有**的话,如果正好拍到了“我”的存在的话,说不定我到现在还不一定能洗脱嫌疑,还在被用铐子铐着吧。

    我冷静的沉思,突然感觉有人一直在盯着我,朝着那视线看去,发现是刑警队长。

    “怎么,你们领导同意了吗?”

    “同意了,但是得我们一同前往才行!”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虽然我是涉案人员,但是人证物证俱在,有不在场证明,我就可以洗脱嫌疑撒手不管这件事情了,毕竟虽然都是警察,但是这是他们地盘上发生的事情。

    但是这起案子,明显很不对劲!

    凶手几乎是故意的想要把嫌疑给陷害到我的身上!如果不是那天晚上我恰好去了酒吧喝酒,恐怕我现在还真洗不清嫌疑了。

    对方到底是怎么留下我的指纹的?又是怎么伪装成我的样子的,这让我完全想不通。

    我当刑警多年,得罪的人也不少了,若让我想出到底是谁做的,我还真不清楚,而且这阿水生前也是到处混,认识的人也特别多,社会关系相当的复杂,从这个方面入手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只有再次去看一下现场,说不定能发现一些线索。

    王队长带了几个刑警,开了辆车就带着我去了,很快我们便到了案发现场,阿水家的小区。

    这是一个在郊区的老旧商业住宅,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十年代的房子,现在已经有些老旧了,不过随着成都的房价越来越高,这种郊区的老房子也是水涨船高。

    也就是因为这种老旧小区的关系,所以**坏了才没有人去修。

    我们开进小区,到了阿水家这栋楼停了下来,纷纷下了车。

    这栋楼总共六楼,一共有三个单元,阿水他们家在三单元的五楼,一个不上不下的楼层。

    四楼虽然也不高,但是破窗进入是不存在的了。

    然而更让我吃惊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当我们上到五楼502室之后,王队长轻轻一推,便推开了这屋的门。

    门是被破坏的?

    虽然我之前已经有思考过这犯人手段的拙劣,但是现在到达现场之后,还是没有看出这犯人为什么会这么简单粗暴。

    难道他是破门而入的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