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8章我不相信人性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我恨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回来了,我老了,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就要死了,如果没有这小子,我女儿现在正是要出嫁的年纪。”

    老头说着说着很是激动,双目欲裂,唇间似有血渗出,牙把嘴唇咬了。

    “现在杀了人,我也没事,我一点也不后悔!只后悔当年原谅了这个败类!”

    老头说着说着,念叨着念叨着,自己不后悔不后悔。

    我沉默不语,走出了审讯室。

    王队长跟了出来。

    “你怎么看?”

    “人是他杀的,但是这里面肯定还别有隐情,莫说是老来的女万般宠爱于一身了,就是正常的父女,女儿死了,还能原谅这小子吗?很奇怪啊很奇怪。”

    我摇晃着脑袋,老人隐藏了动机,杀人的动机。

    但是我感觉,他说的杀人方法是没有隐藏的,确实很奇怪,的确有个人在暗中帮他,把他留下的罪证给清除掉了。

    之前虽然我看出了老人说的是谎言,但是我却没有当面说出来,是因为我觉得那也没用,这老头不会松口的。

    “这……”

    “算了,我去调查调查。”

    我点了根烟走出了警局。

    警察,尤其是刑警,就是这样。

    我不相信面色宽厚的老人的老泪纵横,我也不相信那些伪装出来的悲欢离合,更加不相信,所谓的亲情的力量。

    我只相信证据,我不相信人性。

    这也是刑警的悲哀。

    从业这么多年,我见过为钱闹的家破人亡,兄弟翻脸的,也见过为钱杀人的,更见过太多太多死的凄惨的人。

    我见过太多太多丧失人性的事情。

    所以无法相信人性,只能相信证据。

    刑警是与罪犯缠斗的人,正如威廉尼采的名言,与魔鬼战斗的人,小心自己成为魔鬼,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开着车,我又一次来到了这个小区。

    因为楼基本上全都是旧楼,所以即使是图便宜的人,也不会选择新搬入这里。

    这样一来,这里的居民,应该全都是老住户了。

    找了几户问了一下之后,我这才明白了老人的动机。

    他是有个女儿不错,但是和他所说的不同,他并不爱自己的女儿,相反一直觉得自己女儿是累赘。

    他想要个儿子,像是这种老人,重男轻女的观念不是一点的大。

    所以在楼下的住户搬来的时候,他就很喜欢阿水这个孩子,甚至还有想弄个娃娃亲这样的念头。

    所以后来阿水杀了他女儿,他仍然没有选择报警,而是选择了……

    让阿水成为他的儿子!

    住在一楼的老人绘声绘色的跟我说:“是啊,那老家伙和阿水家的关系可好了,听说都认了干儿子呢!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啊,玩啊什么的,看起来还真像是一家人呢!”

    “哎,也难怪,老头多可怜啊,老伴去了不说,自己又膝下无子,女儿还失踪了……”

    这些声音在我脑内徘徊,最终拼成了老头的动机。

    因为阿水父母死了,所以阿水不想呆在这个伤心地,离开了成都,这一去,就是将近十年的时间。

    老人觉得自己女儿白死了,所以对于阿水相当的恨,这份恨意,就是他杀人的动机。

    呵呵,还真是……

    我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把自己调查的结果跟王队长说了之后,又嘱咐他如果案情还有什么新的进展就告诉我,而我则是离开了成都,回到了西安。

    那个案子已经基本上破的差不多了,还剩下的疑点就是,帮助老人砌墙的人是谁,陷害我的人是谁?那个长的很像我的人,到底存在还是不存在?

    回到西安,先到警局里面去了一下,幸好没什么新的案子,我的嫌疑也洗清楚了,局长对我也很满意,因为我又破了个案子。

    和他随便聊了一会,我接到了个电话。

    “喂,您好?请问是何晶晶的家长吗?”

    这是……自己姐姐的班主任好像是?

    说来惭愧,因为当年家里没钱,我父母又是典型的重男轻女,所以就让我姐别上学了,让我去上学。

    所以我上学上得特别早,年仅二十五岁就已经成为了警局的刑警队长。

    而我混出头了,就供我姐上学,别看她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但是现在才在上大三。

    也幸好她不显老,穿上年轻靓丽的衣服,和学生没什么区别,所以没有在她们学校掀起太大的波澜。

    而因为父母他们在三年前因为一起车祸去世了,所以现在我是我姐的家长。

    “是我,您好,有什么事?”

    我很奇怪,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

    但是听这老师的语气,似乎是相当的紧迫,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一样!

    “是这样的,何晶晶在学校出了点事,您一定要尽快赶来!”

    这种语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姐能出什么事?

    赶紧答应了,然后就往学校赶。

    在此过程之中,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当即就在满是人潮的街上愣住了。

    手机上面的时间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日期。

    12月17日。

    看到这个数字,我想起了,阿水临死前,写在自己床头柜子上的数字。

    1217!

    难道说,他想写的不是什么密码,而是,日期?

    12月17日?

    我心中那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严重了。

    她们大学离我们总局还有点远,这个时候下午的西安又堵得不行,用了一个小时,我才赶到了她们学校。

    师范大学。

    刚一到,我就看到了学校门口的救护车开了出去。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的,我朝那救护车看了一眼,又觉得即使是出事,也不可能叫救护车吧?

    于是就没有去管,很简单,因为这里是大学。

    大学里面的学生来自天南海北,基本上都不是本地的,所以说一般的事情,学校是不会通知家长的,因为很多学生的家都远的很。

    远水解不了近火。

    而我和这学校的老师又不熟悉,她凭什么知道我是本地的呢?

    所以说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叫我来,一定是必须得家长出面的事情!

    但是没有严重到救护车都来的程度,否则的话老师早就应该在电话中跟我说明清楚才是。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