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6章消失的脚印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在简单的对尸体进行查验之后,尸检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了。

    还是因为缺乏仪器的原因,导致只能进行一些很表面的查验,但是即使如此也足够了。

    在此期间,我已经让人去调查这个女学生是不是这大学的,好在尸体相当完整,通过容貌来辨认就非常容易找出来。

    “人是缺氧窒息而死,犯人的力气很大,钳制住了这女学生,死者口中残留着一些白毛巾的纤维,应该是犯人作案时候的凶器了。”

    技术组的人很快就给出了我结论,原来如此,难怪尸体表面没有出现什么伤痕,除了必要的尸体现象之外,残留在尸体上的痕迹几乎完全没有。

    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说对方的力气很大,因为想要仅仅凭借着毛巾把人给捂死,这可远远不是人想象中那么简单的。

    人在死亡之前的垂死挣扎是难以想象的强烈,以我之前破这种案子的经验,即使是再怎么谨小慎微的犯人,也是会在尸体上留下痕迹的。

    人在本能的求胜**之下,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潜力,尤其是窒息而死,这是一种相当痛苦的死法。

    很多上吊自杀而死的人,都会在死亡之前因为求生本能,在自己脖子上留下相当多的指甲抓痕,这是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反应,是人的意志力所无法改变的。

    虽然这女学生比较瘦弱,但是考虑到人在死之前爆发的求生本能,难以想象她的指甲里没有留下任何凶手的皮肤组织,也没有任何凶手的毛发残留。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说凶手的力气很大,因为力气很大,所以才能不留下痕迹的杀死这个女孩。

    “死亡时间呢?”我问道。

    “死亡时间初步推断为昨天晚上的十点到十二点这个范围内。”

    十点到十二点吗?那也还是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这个女孩死在了这旧校舍中吗?

    突然,我浑身汗毛倒竖,感觉凉意从喉咙一直窜到脊梁骨,我看了一眼这姑娘脚上穿的鞋,然后又对比了一下窗户外面留下的脚印。

    几乎完全一样,虽然没有经过精密的对比还不能完全判断到底是还是不是,但是就现在看来,似乎**不离十。

    仔细想想就能理解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按照我的推测,这教室里面除过我姐姐,还存在着一个人,还是女的,并且应该也是个女学生。

    几乎完全吻合!和这个死者,几乎完全吻合!

    因为没有足迹,所以完全无法判断这里到底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自己心中倒是暗暗的希望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了,因为我姐姐很可能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呆在这里。

    所以,如果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那么我姐姐,很可能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或者,她昏迷过去了,但是这一切就在她身边发生。

    一想到这个场景,我就禁不住浑身发颤。

    猴子也带着人回来了,他们搜遍了整个旧校舍,别说是找出个人影了,就是连个多余的脚印都没发现。

    出了鬼了!

    这是我的唯一想法。

    开什么玩笑?犯案之后,不留下任何的痕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是人能做的出来的?

    旧校舍,难不成还真有亡灵吗?

    现在的难题,已经不再是之前困扰着我的这个教室里面为什么没有那个神秘的女学生的脚印了,更加困扰我的是,凶手去了哪里?

    凶手是怎么来到这个教室里,然后又离开的?

    这间教室是在一楼,距离出口有点小远,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凶手能在搬运尸体被我们发现的时候还安然逃脱。

    在把灯打开的一瞬间,赶紧把灯给关上,然后把教室的门关上,自己跑到附近的教室里面躲起来,等我们冲进这个教室的时候,从别的教室里面走出来,逃之夭夭。

    可是脚印,没有脚印这一点,困住了我们所有人!

    只要他移动,就会留下脚印,不管是再怎么聪明,再怎么奸诈狡猾,至少也都会留下脚印吧?可脚印去哪里了?

    一开始老刘还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我彻彻底底的把发现的和我推理的全告诉他之后,他这才理解了我为什么会如此严肃。

    但是这有什么用呢?连我都被难到了,想指望他,也确实是不太现实。

    我先是出去接了个电话,是局里领导打来的,他显然也是了解了情况了,嘱咐我一定要把这案子给破了,不然造成的社会影响难以估量。

    当着几个刑警的面,把尸体搬过来了,打我们的脸也没什么,只能说是这犯人有这个本事,但是事情一旦蔓延出去,警方就会陷入各种各样的舆论之中,这样被动的局面,局里领导当然不想看到了。

    虽然我也没什么把握,但是这种时候也只能答应下来了。

    脚印,不留下脚印,搬运尸体和杀人,这种事情,确实是难以想象的。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案子,我好像还看过,在雪地上杀人,雪地上只有尸体,却没有脚印,最后找出凶手是通过两根长竹竿把尸体放在上面滑过去的。

    但是那是有那种条件,这教室之中没有施展的空间。

    “先从死者的身份开始查起,然后开始排查,看看死者两天内有没有什么异常现象吧。”

    我自己想的头疼,教室里面的部下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老刘看不下去了这才出言道。

    这也是一个方向,但是速度太慢了,等到真的找到了,都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况且,按照我所了解的,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更加复杂的原因,又岂是简简单单的就能找出来的?

    点了点头让他们去查,我趴在课桌上面小憩几分钟,确实是有点累了。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我认为的很难调查的死者身份,竟然这么快就查出了方向!

    猴子跟我说的时候气喘吁吁的说道:“头儿,这姑娘,和你姐姐,是一个寝室的!”

    什么?一个寝室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