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23章起因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王副校长也将那老师给开除,不想在留着这个祸端。

    但是最近却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我姐姐晕倒在了旧校舍,还是那个敏感的座位上,同时,知道当年真相的王惠珍竟然失踪了。

    王副校长人正着急,随后我就到了,后来便是他女儿如此儿戏的死在了他面前,王副校长整个人险些精神崩溃,最后在承受不住巨大压力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基本上整理了一下,这就是他遗言的全部了。

    剩下的也只有那两具尸体被他埋到了什么地方,以及最后遗书的下面,一个很平常的日期。

    1225

    1225

    12月25日?

    别的警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却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赶着让手下的人去往王副校长信中所写的那个地点去寻找尸体之后,我一个人沉思良久。

    不对劲。

    王副校长死的很不对劲,虽然他确实是自杀没错,但是他的自杀本身,很不对劲。

    因为他的表现,不像是一个精神崩溃到要自杀的人!即使是他女儿失踪了,而且还很有可能和他害死的那两个姑娘有关,但是他仍旧是强行装作镇定的和我在那教室里面过家家了许久。

    如此的心理素质,完全不像是一个会精神崩溃到要自杀的人。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他的所作所为,因为按照我的推测,不管是给寝室里面添加上新的被褥,还是让那三个姑娘守口如**,这应该都是王副校长自己的手笔才对。

    一个精神崩溃到要自杀的人,怎么会有闲工夫去做这种事情?

    对于将死之人,一切都是可以放弃的东西,怎么还会去掩盖自己的罪证?而且还写下了遗书,里面把他的罪行交代的完完全全的,只要找到尸体,他的罪名就落实了。

    那他为什么画蛇添足一般的要掩盖王惠珍的疑点呢?

    简直就像是,他掩盖了半天之后,发现自己的掩盖不起作用了,所以才自杀了。

    可是,他自杀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前,那个时候我还和猴子在教室里面发呆,他根本不可能得到我找出真相的消息。

    是那个打电话的人吗?是他做的吗?

    完全有可能!

    而且还有王副校长死前遗书里面的1225日这个点。

    他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数字的意义呢?

    不,仔细想想的话,从第一个数字开始到后面,留下他们的人,几乎都没有任何的联系!

    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他们都死了而已。

    等等?他们都死了?

    从阿水开始,到我姐姐,到两年前自杀的姑娘,又到王惠珍,现在又到了王副校长。

    这里面除过我姐姐之外,剩下的人全都死了!

    我姐姐!

    我浑身一震,从未比现在更加担心我姐姐的安危!

    而且这里面还有我想不通的地方,因为很明显,这之中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些人几乎所有人,都和那个想要陷害我的男子接触过。

    唯一说不通的,是两年前自杀的那个姑娘,怎么想她也不可能和那个男子接触过啊!

    这个人即使是再想搞大事情,也不可能从两年前就开始密谋筹划了吧?这也太天方夜谭了点,但是如此之多的人都被卷了进来,这无疑是一场早已经筹划好了的阴谋。

    我先是跟手下的人千叮咛万嘱咐,找尸骨,找尸骨的情况下,也要去那个教室讲台下面的密室里面寻找血迹,并且在那里面仔细搜索,应该会有东西曾经安放过的痕迹!

    又叮嘱他们找到当年那两个姑娘班级的老师,把凶手抓到。

    随后自己则开着车前往我姐姐的医院,否则的话我心难安。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昨天晚上我姐姐和王惠珍俩人前往了教室,王惠珍是想自杀的。

    否则的话仅仅只是演示一下手法,没有必要俩人做得那么全面,苛求的不留下脚印。

    但是为什么我姐姐会跟着王惠珍去,这是个问题。

    王惠珍又为什么要自杀,这又是个问题,因为本质上,王惠珍两年前明明帮助完成了自杀,却没有把一切透露出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她的动机并不是帮助那两个姑娘沉冤昭雪。

    那么,她自杀的动机就很奇怪了,我是比较倾向于她是来自杀而最后没有成功的,因为她被别人杀死了。

    而那个人,应该就是打电话,并且让我姐姐昏迷过去的人。

    按照我的推理,昨天晚上俩人到来这里,随后做了那一切,结果就在王惠珍要自杀的时候,结果那个人出现了,杀死了她,并且把她的尸体放置在了那讲台下面的密室之中。

    随后在第二天,我和王副校长俩人走进这旧校舍中的时候,他也跟了进来,并且在我们出去吃东西的时候,将尸体从讲台下的密室中拿出来,并且拿出提前准备好的绳索,将人吊在风扇上,因为踩在木板上,只要这人个子高一些,应该就能将人吊上去,最后在将一切重归原位,再将风扇给打开,又开关了一下灯。

    至于我们在外面看到的里面的黑影,很可能并不是凶手,而是被吊在风扇上面轻微晃动的尸体,所以我们才会看出尸体在动。

    然后在我们急急忙忙冲进来的情况下,躲在隔壁的教室内,最后溜出去。

    这样是比较合理的考虑,只是,如果按照我所想的,他躲在了隔壁的教室里,那么必然会留下脚印才对,为什么没有脚印?

    隔壁教室也是一样的地上有灰尘,总不能再如法炮制一遍吧?

    难道说,他其实人没有出去,而是躲藏进了讲台下的密室之中,可是不对啊,躲藏进密室里,不说别的,头上的木板谁来帮他盖?

    总得有个盖木板的人吧?

    那么沉重的木板,人在下面的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盖上的,这才是让我想不通的问题。

    还有,这人是怎么出入大学的?如此轻松的出入,这简直难以想象,大学校园里面都是有**的,而且在女生寝室门口也有好几个**,如果给几位女生送便签纸的人真是凶手,那么他会被拍下来才对。

    虽然我不觉得那张纸是凶手送过去的,那很可能是伪造的,就像床上面的新被褥一样。

    但是,凶手似乎也表现出了,能在大学里面轻轻松松来去自如的这样的特质,这有点太可怕了。

    终于,我到了我姐姐被送来抢救的医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