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26章花义无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医生来了,是之前和我聊过我姐姐病情的主治医师,似乎是听说我发了火,急匆匆的来到病房,后面还跟着之前那个护士。

    “何警官,请问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护士什么地方没做好?”

    他还完全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会有所疑问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医生姓方,男,三十四岁,属于看上去比较稳重的那种人,此时,因为我的身份稍微特殊一点,所以也有点着急,额头上微微冒着细汗。

    我把能对他透漏的事情说了一遍,着重强调了刚才很有可能有个并不是护士的人冒充护士,并且在我当着我的眼皮子底下给我姐姐打了点滴。

    这么一说,方医生也是吓了一跳,不是护士却打点滴,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感觉他们这边一个都跑不了,现在医患关系本身就紧张,更何况我的身份还很敏感。

    他先是给我姐姐检查了一下,确认她没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您有注意到那护士戴着胸牌吗?胸牌上是有名字的,而且我们这边护士上班都要打卡登记的,而且都是登记过后才换衣服进行工作,很难想象有别的人扮成护士进来医院里。”

    方医生说的倒是不错,一般来说,确实很难想象这种事情。

    但是这个人是不同的,不能用常理来度之。

    按照我说的,他去查看了打卡的仪器,而且也还和他们医院的几个护士长都反映了一下,我则跟着他一个个的满医院护士齐齐排查过去。

    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发现,非但没有找到那个护士也就算了,竟然所有人一致反映,因为刚好我们这层走廊口就有值班的护士,她们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的进入。

    难道说这人是我自己的臆想不成?其实根本不存在这个人?

    我呸!床头柜上面的刀痕可是清清楚楚的烙印在上面的,那可不是我想象出来的产物。

    这证明,之前确实是有个护士进入了我姐姐的病房,还当着我的面给她打了点滴,最后还留下了个刀痕,像是在提醒我一样!

    这个人是存在的!

    那么,她是如何在不被别人发现的前提下,从医院外进来的呢?

    虽然我之前没有时间去注意她身上穿着的那身护士服,但是那显然不是为了伪装而从别的什么地方弄来的,那显然就是这医院的产物。

    试想一下,对方这一示威一样的举动,显然是要在我在医院的情况下这么做才比较正常。

    我从大学来这里的时间,大概是晚上两点多,而现在也才是四点多而已,医院里面的护士基本上都是留下来值班的,从这一点来看,对方想进来就不是那么的容易。

    而且两个小时的时间,准备一套和这医院里护士一模一样的衣服,除非她事先就有所准备的情况下这一点才能成立。

    她并没有特别多的提前准备时间,所以在我的想法中,对方应该是偷偷溜进这医院里,然后不知道在哪里偷了套衣服,正常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谁曾想到,似乎这些值班的护士没有看到可疑人员就算了,而且还没发现哪里少了护士服,这就让我想不通了。

    难道说我的猜测方向错了吗?

    正在这时候,方医生也像是刚刚如梦初醒一样,侧耳听了一个旁边小护士说的话之后,脸色惊疑不定的过来跟我说道:“这个,何警官,刚刚那个护士跟我说,好像就在十分钟之前,有个护士借了电话,说自己家里有点事,就离开了,不过这个护士在我们医院干了七八年了,显然不可能是您怀疑的什么人,更不可能对患者不利的。”

    哦?这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四点钟了,一般来说,值班的护士大多数值班的时候就在医院睡下了,因为这是很正常的很司空见惯的一幕,所以家人也一般不会有什么特别反应,很难想像凌晨四点家里会有什么事叫人回去。

    而且,干了七八年了吗?七八年,一般来说,正常入职年级大多数都在二十一二这种相当年轻的年纪,那么七八年就是。

    三十岁!

    对上了!

    会是真的吗?

    我不光激动不已,而且还相当的疑惑。

    事先已经说过了,这个医院其实距离师范大学很近,所以说,在七八个小时之前,也就是晚上十点钟,从医院出来,然后到师范大学去一趟,只用随便找个借口,自己要出门一趟之类的,就可以离开。

    而且还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不管是哪个方面,对方现在已经在我严重怀疑指数相当的严重了!

    “嗯,我清楚了,方医生,你们这里有没有她的照片什么的?我想看看。”

    我说道,倒是让方医生没有想到,因为看我一脸淡然,似乎是不怎么怀疑这人了,然而反手就是一套看照片三连,如此反复无常,倒是让他微微错愕。

    但是不管怎么样,因为我刑警队长这个身份压在这里,只要做的事情不是特别过分,他们医院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带我过去查看。

    当我看到照片之后,所有的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就是这个女人!

    不管是之前来到我姐姐病房里面输液,留下刀痕,还是之前在晚上十点的时候在大学监控探头下留下的特征,似乎一切毫无例外的锁定了这个女人。

    看了一眼她的名字,将这个名字深深地烙印在我心里。

    花义无?

    不管是从什么角度来看,似乎都是相当奇怪的名字。

    看着名牌上面的名字,还有照片,我这样想着。

    没有那么着急的出去追查这个人,我反倒是开始跟在医院值班的这些护士们,还有几个医生开始了解和调查起这个人来。

    因为即使是我在心中已经锁定了这人作为第一嫌疑人,但是仍然是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所作所为的意义。

    很奇怪不是吗?既然自己就是这医院的护士,因为对于这医院的熟悉程度,完全不用这么麻烦的方法来向我示威。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