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27章无法理解的动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简直和自爆没什么两样了。

    是的,在我眼里,这人的所作所为,可完全算不上是个聪明人。

    首先,就是那让人难以理解的动机了,且不说为什么会卷入师范大学里面那起命案的争端,单单说说来我姐姐的病房里输液这件事情。

    对方应该知道我为何会守在我姐姐身边,也应该知道,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个人。

    为什么要向我示威?这在我看来,无异于是塔利班人肉自爆炸弹一样难以理解的行为。

    吗的,哪个犯罪嫌疑人不是见了警察怕得要死,还有这种主动露出自己的真面目的选手?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她的行为。

    既然知道我处于高度警戒状态,那么稍微聪明点的,比如从门缝里面塞进来一张纸啊,又或者已经知道了我的号码,那么直接弄张卡给我打电话就是了。

    这不一样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吗?犯得着以身试法?

    因为她自己本身在这医院就是有编制的,在这里工作,人人都认的她,我只要稍微细心一点,花点时间完全能找出她来。

    有必要这么做吗?

    很奇怪啊很奇怪,但是我一想到对方做出的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似乎一切就不奇怪了,反正就是常人难以理解吧。

    和我的猜想不错,这里留下来值班的护士,大多数都是才来这里工作不久的,一个个都是年轻靓丽的小姐姐,精力旺盛不说,而且几乎没什么防范心理。

    我稍微和她们聊了一下,就将这花义无的情况了解了个底朝天。

    从她们的描述中可以看出,这花义无似乎是个常规意义上的相当普通的人。

    没有什么长处,也没有什么缺点,就是这样存在着。

    确实如同方医生所说,这花义无在这医院当了七八年的护士,在此期间似乎一直是勤勤恳恳的工作,属于老好人的角色。

    但也一直都是一个普通的护士而已。

    因为护士本身是个相当无聊的职业,况且一个月下来,总有人要留下来值班,所以这些留下来值班的护士们总有聚在一起闲聊的时间。

    这样一来,虽然今晚的护士基本上全都是刚来这里不久的,但是似乎也对花义无相当的了解了。

    似乎是本地人,然后也在去年结婚了,现在还没有生子,男方有房子,而且感情还比较恩爱。

    并没有我之前所联想的那样,孤僻,不善言辞,不与旁人交流甚多,看起来很神秘这些特质,相反,就目前她们所反映的来看,完完全全就是个普通的芸芸众生。

    这样的人,会是搞出让我焦头烂额的事情的人吗?

    即使是认定了的我,现在也有点疑问,但是我不会动摇,很快便打电话让猴子带队前往花义无的家里,先把人给抓住再说别的。

    随后我也以调查为由,擅自搜查了一下花义无留下的一些物品,也就是在值班室的桌子,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

    不过我并没有气馁,既然这几个护士嘴里问不出什么,因为她们来这里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我就找了几个在这医院呆的时间久的人来问一问他们关于花义无这个人的印象。

    这一次,倒是让我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

    “她啊?好像是外地人吧,当初刚来的时候一口怪怪的东北口音,后来时间长了才改了,不过确实是个很正常的人啊,问她有什么事吗?”

    今晚她们的护士长也在,这人大概四十岁上下,按她的话说她在这医院呆了十多年了,这医院什么事都瞒不过她去,我这才来问她。

    “没什么,就是问问嘛。”

    我敷衍的说道,但是却把东北口音记在了心里。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我在成都的时候,那个保安的原话应该是,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男人,身上穿着一身雨衣,操着一口很东北口音的话,去过阿水的小区。

    对上了!

    但是,一个女人,暂且不论能不能伪装成我的脸这么玄幻的事情,就单单说一个女人能不能伪装成一个男人,这本身也很有难度。

    之前猴子他们为什么通过监控探头留下的记录看出了这是个女人?排除衣服这类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因素就是男女本身在身体上就很不一样,从走路姿势,到各种各样的细节,就相当不一样。

    伪装成我?似乎是有些难度的。

    不过考虑到只需要蒙骗过那个蠢保安就行了,似乎也勉强说得过去。

    “嗯,这倒是,不过我倒是挺感谢她的。”

    不知为何,这护士长突然说道。

    “从何说起?”

    “大概在四五年前吧,当时医院其实是有考虑从护士中选个护士长的,因为她这人不错,所以当时她也很有希望,但是她拒绝了,后来才轮到我。”

    护士长这么说道。

    四五年前?

    我突然有点害怕,因为我和这个女人完全是素未蒙面,就连见过都没见过!更别说是认识了。

    这样一个,常规意义上的普通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更加可怕的是,她在这里已经做了七八年护士了。

    如果就按照一切的开端,将时间追溯到最早,也仅仅不过只是两年前的事情而已。

    可是在四五年前,花义无就拒绝了院方有可能提她升职的这么一个建议,反倒是甘心当一个基层的小护士。

    很不正常啊。

    难道从四五年前开始,一切就已经在谋划之中了吗?还是说,如今我所查到的事情,仅仅只不过是个,冰山一角而已呢?

    我不敢去想,花义无,让我想到了以前战争时期才有的那种间谍。

    费尽心思的隐藏自己,表面上看起来完全人畜无害,但是背地里却在做着与表面身份不符的勾当。

    这种感觉确实挺可怕的。

    但是更加诡异的应该是,现在特么的是和谐新中国,老百姓日子这么好,怎么会有这种人?

    动机呢?

    对方的动机是什么?

    完全无法理解!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