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29章他杀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说回正题。

    所以光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她不是自杀,而是被人所杀害!

    就在她即将回家的,家门口!

    家在三楼,而她丈夫开门的速度算不的太慢,根据他自己的回忆,大概能有个半分钟的时间,半分钟时间,不长也不短,足够人从楼道上跑下去了。

    而这小区因为也是那种老式的小区,之前来这里的路上我就观察过,监控探头只有一个,而且还在出入小区的大门口那里,从那个角度来看,只要凶手事先花点功夫踩一踩点,了解到那个监控探头的位置,就很难被拍到。

    而且这里外面就是个菜市场,人流量巨大,旁边就是个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虽然是晚上四点钟的案子,但是因为之前施工的时候把监控探头给弄坏了,所以想要从更远的地方通过监控探头来了解谁是凶手,凶手的去向几何,这确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有点不好办啊。

    凶手的手法相当的残忍,光就我目前看出来的就相当的惊人,在加上猴子来的时候带了个对尸体检查有些水平的刑警,这么稍微一看才发现,凶手竟然是在杀人的时候,从后面往前面捅的时候,没有捅到什么特别要害的地方。

    从后腰那个位置捅过去,死者正常的站位来看,毫无疑问会捅到肾脏区域造成大出血而死,但是却没有,对方竟然是巧之又巧的绕过了肾脏,而是只捅破了一些肠子,从腹腔这边出来。

    如果是巧合的话,显然不符合正常的思维方式。

    这很像是故意为之,故意选择这么做。

    三次都是如此,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三次就不能说是巧合了,对方故意为之之下,犯案也如此干脆利落,不光下去的楼梯上没有出现血迹,而且就死者的样子来看,对方应该是快到了她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程度,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

    何等老练的手法,对方应该不是第一次犯案了!很有可能是个惯犯!

    牵扯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猴子打电话叫局里多来点人的支援,我则是进入到了花义无的家里面,干净,整洁,朴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一般来说,妻子出事了,那么丈夫一般就是第一怀疑对象,况且当时的时候丈夫几乎目睹了第一案发现场,但是我却不认为他是罪犯。

    因为家里面的干净程度。

    三刀全部捅穿腹部,这是何等的出血量,外面地上的血泊已经可见一斑,再次情况下,凶手身上必然会沾到血迹,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她家里面特别的干净,难以想象是丈夫杀了人然后把尸体挪到外面,又或者是丈夫在外面杀了人,身上没有沾到血迹,就这么潇洒的走进了家中,这是不现实的。

    那就是外面的人了,而且,我更加倾向于,是那个和她一起团伙作案的人。

    之前我就推断过,难以想象花义无一个普通的女人,凭借她的一己之力能做到这么多的事情,在此我都不去分析想要做到这些需要什么样的能力了,光就是这么多的人死亡之后的遗言,就不是她一个普通女人做得到的。

    即使是能做到,她也必然不是一个普通人,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发现她的外表只是个普通的护士之后有些失望的地方,本以为是一条大鱼,没想到似乎是一条小虾米。

    难道说,这是因为她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我所怀疑之后招致的报复吗?可是这也太匪疑所思了点!仅仅只是她被我发现了就要如此残忍的杀害,我到底是在面对着什么样残酷的敌人呢?

    这案子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方,最重要的就是凶手是如何离开的。

    离开不难,杀了人之后走下去就是了,但是要做到杀了人之后,死者这么大的出血量,还身上脚上不占血迹的离开,这有些太难以想象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多凶杀案的凶手就是在死者的血迹上被找到线索然后被抓出来的。

    这是人类从血迹上最后的防卫和诅咒,诅咒杀死了自己的人,也因为杀死自己这个行为,从而下地狱。

    而且更加奇怪的还是,被连着捅了三刀,即使是再怎么体弱的人,也会有所反应吧?但是从死亡的花义无来看,她更多的只是站在原地等着被捅而已,而且更奇怪的是她还自己用手沾了伤口上的血,抹满了自己的脸,然后敲门。

    这怎么看怎么不像正常人啊。

    让猴子和几个刑警在搜寻线索,我走进了俩人的屋子里,空气中没有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但是血迹的味道却不弄,现如今的唯一的一点应该是开门之后飘散进来的,而如果丈夫是凶手,那么在进来处理血迹的时候,屋子里势必会有很浓的味道,一般的凶手就会选择用空气清新剂的方法来压制住,殊不知这更加的惹人注目。

    没有吗?

    那看来是我多想了。

    花义无的丈夫这时候情绪恢复了稳定,看着我在他家里面游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像是心里有鬼的人。

    房子小了点,两室一厅,其中一间开着,卧室里床上两只枕头,一张大被子,看得出俩人是一起睡的,应该感情还行。

    另一间门紧闭着,我开口问道:“您好,请问这间屋子是做什么的?”

    如果真是丈夫杀的人,那么处理血迹的时间相当的短,证据应该都还在,扔不远。

    “这是书房。”

    书房吗?看不出这胖子还有书房?难道是职业问题吗?

    “您的书房?”

    “不不,说来惭愧,这是我妻子的。”

    哦?我来了兴致,他那句说来惭愧也很有意思。

    至少,很少见到家里不是男主人的书房,而是女主人的书房这种事情吧。

    征集了他同意之后,我打开了房门。

    嚯,还真是有不少的书,两个巨大的书架,上面满是书籍,一进屋子都能闻到书的墨香味道。

    桌上还摆放着翻阅开的一本书,旁边还有本子和笔,似乎之前这里的主人还在写着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