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34章诡异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因为女人会有两种反应,第一种就是强行扒门让电梯在二楼便打开,然后逃出生天,这种时候男人没有完全走上三楼,反而诱使女人从有监控的电梯里走了出来。

    而如果女人选择了继续到三楼,他也可以第一时间赶到,因为他不能在电梯里面杀人的缘故,所以说不定还会故意等电梯到了三楼不出去,等待着女人惊慌失措之下按下一楼,然后下楼到一楼等候,将仓皇逃出的女人击杀。

    因为本质上不是男人变态,而是不能在电梯里面杀人,同样的行为,只要换一下思考方式,似乎就会换了一个答案。

    那么……不选择安全系数更大,更加对自己有利的几个地方进行杀人抛尸,反而是选择了看起来最不理智的花义无家门口,说不定,这个凶手也是有他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就好像是那个男人因为电梯里有**所以走出去一样。

    为什么呢?

    等等,仔细考虑一下的话就会发现,不管是在公园还是在建筑工地菜市场这些地方,它们唯一不好的地方,在于尸体不能被立刻发现,不能被立刻发现,也就不能立刻报警,所以也就引不起警察的关注。

    一般来说,考虑到这个层面,凶手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常理来度之,杀人者一定是花义无的丈夫杨朱!

    为什么?因为这样对他有利,为什么我判断杨朱不是凶手,就是因为时间。

    时间上,他想要完美处理家中的血迹而不被警方发现,这其实是做不到的一件事情,这就成为了他的免死金牌。

    如果杨朱想到一个办法能让他杀了人之后不留痕迹,那么我会觉得他是凶手。

    但是这显然是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是以我所思考的身上裹满卫生纸也是做不到的事情,以杨朱的体型,上楼就气喘吁吁的了,裹着难以行动的卫生纸杀人还要上楼去揭开卫生纸,难以想象。

    所以凶手必然是穿黑雨衣的男人,而选择在这里行凶,对于凶手来说有利的一点是什么呢?

    我虽然想不明白,总感觉自己摸到了什么,但是却又没有,只得仔细沉思的踱步回案发现场。

    猴子和杨朱俩人聊的还挺开心,猴子是个在这种时候都能让气氛活跃起来的选手,让我很是佩服。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您在家,这样您妻子只是被杀了,如果您不在家的话,难保凶手会为了隐藏尸体而做出什么事情来,什么分尸啊,这些的,太血腥!”

    猴子说道,杨朱脸一下就黑了,哪里有人这么安慰人的?这特么不是在人伤口上撒盐吗?

    哎,虽然话不中听,但说的倒也有点道理。

    如果凶手仅仅只是普通的临时抢劫杀人的话,这样是成立的。

    女人独自这个时候回家,不是从事性工作者,就是酒吧陪酒的,这种人一般都没男朋友,很可能是一个人住。

    按照猴子的思维顺着推下去,其实也成立。

    奈何这就不是一起普通的事件。

    等等?猴子刚刚说的什么?幸好他在?

    幸好谁在?眼前的杨朱在!

    我明白了,我明白这一切奇怪的事件背后暗藏的逻辑是什么了。

    为什么明明可以选择简单难度的杀人,却最终选择了终极困难模式。

    很简单,花义无的暴露,是她自己主动选择的。

    如果说,花义无不是因为暴露了而被灭口,而是因为她需要暴露,需要被灭口,如果这样想的话,似乎一切也说得通。

    而且对方为什么选择困难难度?因为知道花义无不会反抗,这一点从花义无发现有人跟踪,却没有什么动作就可以看得出来。

    因为提前知道花义无不会反抗,所以杀她会相当的简单,所以本来应该是意外因素的杨朱,反倒是成了变相的见证人和目击证人。

    虽然说起来有些绕口,但是稍微一思考就能明白过来。

    我为什么注意到花义无?因为她自己做了那么大胆的事情,而且还留下了刀痕。

    这显然是故意的。

    故意暴露自己,引起我的兴趣,然后故意在这里被杀,幕后真凶故意出现。

    这所有的一切,说不准就是为了让我注意到而已。

    注意到,隐藏在那些数字遗言背后,暗藏的真正规律,以及它幕后的幕后黑手!

    但是这样也太玄幻了点吧?这可是一条人命啊,一个人的幸福,一个家庭的幸福,如果这一切是死者自己选择自己舍弃掉的话,那么我还真有种世界观崩溃的感觉。

    这个可怕的可能性,仅仅只停留在我的脑海之中而已,我们最终还是带着尸体回到了局里面做进一步的调查和尸检。

    根据我们找出的线索,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于其他的监控探头能给力点,能将凶手的逃窜方向确定好,但是这需要大量人力的排查,不过考虑到当时是早上五点,这时候除了清洁工没人起来,估计会很难。

    案子一下子没有了头绪。

    而我也只好派人大量去排查,看看花义无是不是真如众人所说的那样,她没有朋友,更没有异性朋友。

    那么那个男人和她,是什么时候联系的?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们难道不交流的吗?

    这不可能!

    所以从这方面排查,应该会好很多。

    而我则是一边在看她的笔记本,一边在调查她的身份资料。

    笔记本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她里面写的一些话,倒是个很喜欢看书的人,笔记本里面有相当多的佛经,圣经,神曲这类的牛鬼蛇神的书中的句子。

    我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对这些兴致缺缺,人是无罪的,世上也没有神。

    但是除此之外,我还发现到,她的**信息,相当的有意思。

    她这张**,其实是假的。

    这一个发现让我大跌眼镜,因为实在是太诡异了。

    身份是假的,花义无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她的身份信息,并没有被记录在册,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诡异!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