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35章无义花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一开始我还不太相信,但是在我让人查了之后这才不得不信了,根本就不存在花义无这么个人,这么一个在西安生活了这么多年,在一家医院里面工作了七八年时间,甚至自己已经与人结婚,安居乐业的人,她竟然是个没有身份的人!

    之前和她丈夫杨朱的聊天中我就已经觉得诡异了。

    没有朋友,没有亲戚和亲人,没有故乡,没有父母,没有可以让人知道的过去。

    简直就像是没有过去和现在,凭空出现在世界上的人一样。

    现在就连她的**都是假的,而她已经用这个假的**,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许多年了。

    我最开始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很奇怪,这名字不光奇怪的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武功高手,而且特么的女人也没有叫这种名字的啊!

    但是没有**,她是怎么找到的工作?她又是怎么结的婚?她怎么在这座城市生活下去的?这让我难以想象。

    很快我就把杨朱叫了过来,而他给出我的答案也让我十分无语。

    “我们没有登记结婚,只是办了个婚礼,是她这样要求的,我也没有办法。”

    杨朱不是傻子,被我问到这里,脸色有些微妙,而且配合上他之前调查花义无的行为可以看出,他自己也觉得奇怪。

    这倒是正常的,对于正常人来言,要是不觉得有问题,这人才是不正常。

    “警官,我妻子她以前是不是犯过什么事?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表现的这么奇怪?您不要帮她隐瞒了,告诉我吧不要紧的,人死不能复生,况且不管她过去如何,我都爱她。”

    杨朱说道,他倒是想到了别处去。

    我有些哭笑不得,因为现在我连花义无是谁都不清楚,更别说是找出她过去的经历了。

    他无非是觉得自己妻子以前要么是犯了什么事,要么以前可能干过不光彩的行当。

    因为我职业的缘故,也接触过不少的小姐,确实是存在有很多那种,出身是小地方的,然后到一个地方工作多年,最后找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找个安稳人嫁了之类的事情。

    而且性工作者这个特殊的黑色身份也让她有了接触更多人的可能性,这样一来或许为她为什么如此惨死补上了地图上的最后一块拼图,没想到这杨朱自己还挺能脑部的。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她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在于,这个人是谁?”

    我说道,杨朱也听懂了我话中的意思。

    这个时代,没有**,人际关系再淡泊一点,还真搞不清楚谁是谁了,毕竟连那种你需要证明你妈是你妈的事情都存在,还有什么事情是不会出现的。

    但是面对这种没有**的人,警方引以为傲的户籍系统和前科系统这些的完全派不上用场,几乎很难调查出这个女人是谁。

    而且我派出去调查她和那个黑雨衣男子是否有接触过的刑警们也给了我让人头大的回答,他们找遍了这附近的咖啡馆,也去花义无工作的地方查过了,都完全没有任何的线索。

    不光花义无像是无根浮游,凭空冒出的人,就连那个男人,也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人,这就更加诡异了。

    那个男人毫无疑问的是存在的,而且毫无疑问的是和她有过联系的,这样才正常。

    可是不管是花义无还是那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通通不正常!

    “她的家乡在什么地方?你听她说过吗?或者她至少表现出来过吧?”

    我不死心的问道。

    不光是我要破解那些遗言的谜团而要找出她的真实身份,就是花义无本身的死亡,还有那很可能是花义无本人做得,又或者是那个男人做的王惠珍的死亡。

    两条人命放在这里,容不得我们耽误,也容不得我们不找!

    于公于私都得找,所以我也当仁不让的要找出她的真实身份了。

    “这个,她以前好像有一次提到过,也不能说是提到过吧,好像是有过那么一点点,但是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她到底说过什么,我现在想不太起来了。”

    杨朱显得很懊恼。

    “这个没事,慢慢想,如果一旦想到什么就立刻通知我们,这对破案来说相当的重要。”

    我特意提了一句。

    杨朱点了点头,神神叨叨的思索着离去。

    真是麻烦啊,虽然说我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种没有身份的堪称黑户一样的人的死,但是人家那好歹还有些朋友,通过朋友回忆,至少还能找出些什么,谁像这个,完完全全就是没有线索,这就是神仙也找不出她的过去啊。

    过了一会儿,猴子过来叫我,说是局长找我有点事要谈,我点了点头,跟着他过去。

    走着走着我发现这家伙怎么还跟着我,转身看他,看他好像确实是有话要说,便停下脚步问他:“咋啦?你有啥要说?”

    我还能不知道这家伙,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憋着话头呢。

    “老大,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我能遇到啥事?”

    就目前来说,我暂时还不愿意将遗言的秘密告诉他们,不光是因为这听上去匪夷所思,更加是因为,我感觉这一切背后牵扯的东西有点多,不是那么简单的。

    所以在我查出什么眉目之前,我还是愿意让他们以平常的态度来看到这些案件,而不要给这些案件全部打上有人连续作案这样的标签,这样一来压力会大很多,而且破不了案子,不管是舆论压力还是心理压力,都是难以想象的。

    “老大之前在这女的死之前就注意到她了,要让我查她,你是知道了些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吧?”

    我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自己心里有谱就好,这女人可不简单呐。”

    猴子说道,倒是让我一愣。

    这女人,指的是谁?

    “就这死的女人呗,花义无。”

    “为什么?”

    我倒是好奇了,难道猴子也发现了遗言的秘密?那我还真是不该保密了。

    “你没想明白啊?我之前也没反应过来,等到发现这女的的**有问题才发现了,她的名字很有趣,花义无,这名字多奇怪?”

    “反过来念,就是无义花。”

    猴子说道,我一愣。

    原来如此。

    无义花,它还有个更响亮名称。

    彼岸花。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