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38章舍本逐末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齿形的切割面?长度二十公分?难道说是小锯子?

    可是不说凶手是如何杀完人之后把必定带着血液的凶器销赃的这种复杂的事情,就是最简单的,一把锯子怎么能带入有金属探测仪的展厅,这本身就是个问题。

    难怪这案子会难倒长安分局的刑警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死者的样子和现场的痕迹。

    皮肤暗黄,因为血流过多至死,都会呈现这种样子,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浑身被鲜血染红,地面也是个相当完整的血泊。

    周边没有特殊的痕迹,除了,滴落在地上的几滴血。

    这几滴血从死者的方向往一个方向滴落,那就是展厅的大门。

    之前已经提到过,地上的血迹,如果是呈现圆润的水滴形状,那就代表着血是滴落下来的,如果血迹的后面带着小点,那就是血喷溅出来的,或者是甩在地上的证明。

    而现在看来,这血迹告诉了我,这应该是凶手拿着凶器在行走,行走了几步,血就滴落了几点。

    其实没有必要那么的麻烦,只需要将在场的所有人身上到处都搜一遍,找出他们身上是否有血液反应就行了。

    不管是怎么处理凶器的,最终手上或者身上都会留下血液痕迹,这是清不干净的。

    因为地上的这几点血迹,就代表着凶手是带着上面残留着足量的血液在行走,而在滴落了几滴之后立刻就不滴了。

    这代表凶手发现了凶器上面的血,然后把它藏进了身上。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将全场每个人全都扒,光了衣服检查身上有没有血迹痕迹,且不说浪费多少时间了,就是这么多人众目睽睽之下,警方要顶着的压力也不小,这就是为什么让我出马的原因了。

    之前已经检查过所有人身上是没有凶器的,但是那种检查最多只是停留在摸摸索索的程度,还没有变态到把所有人扒,光。

    时间过了五分钟,猴子凑到我跟前问我:“队长,实在不行,咱们就把所有人全部扒,光,丢人就丢人,案子得破。”

    话倒是说得简单,但是站在我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就不能这么处理,否则的话我来的意义就不在了,虽然对我来说破案肯定是最重要的。

    这案子的难度其实不大,只要想清楚对方是怎么处理凶器的,找到凶器一切就很简单了。

    先杀了人,然后趁乱进入到卫生间,把凶器冲入下水道呢?也不太可能,凶器的长度和宽度,都不容许凶手这么做。

    正在这时,走过来个一脸稳重的男子,身上一身西装,从品质上来看非富即贵,这是主办人吗?

    这种时候能在这里这样肆意走动的,应该**不离十了。

    果然如此,这人过来之后一脸笑嘻嘻的样子和马义队长寒暄,捂住耳朵也能清楚他在说什么,无非是鄙人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里发生这种事,几位警官辛苦了,请务必破案,将此时的恶性影响降到最低。

    和我想的差不多,他就是这么说的。

    不过,主持人,应该是他的人吧?自己手下的人死了,还一副笑嘻嘻的样子,还真是……至少装装样子吧。

    没有去管他,我突然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于是蹲在地上观察着死者的尸体,还有散落在周围血泊里的十几张a4纸。

    上面写的全都是主持的发言稿。

    不,这已经不是主持了,基本上等同于演讲了吧,这种篇幅的长度,十几张a4纸。

    “老大,怎么了嘛?你发现什么了?”

    猴子注意到我的动作,也蹲了下来。

    “有一位伟人说过,演讲这种东西就像是女生的裙子,越短越好。”

    我说道,猴子完全无视了前半段,一听到女生的裙子五个字,脸上便是猥琐的笑容,哪里还有个刑警的庄严和伟光正。

    “嘿嘿,老大你研究很深啊。”

    “蠢货,老子的意思是,你不觉得这人这a4纸太多了吗?就是个破车展而已,至于搞成新闻联播吗?这么多a4纸,这他吗得念到明年去?”

    “这又没什么,费这么大劲办车展,自然是提升企业影响力咯?趁机多说说话不是可以理解的嘛?”

    我摇了摇头,猴子说的有道理,但是还是太多了。

    而且,其中好几张a4纸有被撕扯的痕迹。

    “老大你该不会是因为这几张纸有的烂了才认为纸有问题吧?被害者再怎么样也是个成年男人,总不可能站着被杀,至少必要的撕扯还是会有的,在这过程中纸被撕烂也是正常的,在我们之前来的马义队长他们一致认为这几张纸是在死者和凶手撕扯之间被扯坏的。”

    猴子明显不觉得我的想法是对的。

    “不对。从死者的尸体呈现的姿势来看,他基本上没有什么反抗的空间,一下子就被杀掉了,怎么可能和凶手搏斗。”

    “而且这几张纸的痕迹,不像是被人为撕扯的,倒像是……”

    我侃侃而谈,心中疑惑,就算是俩人撕扯,凶手是来杀人的,他特么抢死者的演讲稿干什么?

    我将自己的想法叙述出来,猴子倒是没有我这么吹毛求疵,抓住这一点思索,调侃道:“说不准是觉得他的演讲稿太长了,要给他换点短的,毕竟越短越好嘛。”

    说罢又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我浑身一震……要给他换短的?

    难道凶手是想抢这几张纸,才会让这几张纸被扯烂的?可是抢几张纸干嘛?

    哪里他吗的有人专门过来杀人,就是因为要抢走死者手里的几张纸的?这不是舍本逐末吗?

    这时似乎是注意到我在观察地上的几张纸,那主办人走了过来问我:“这位警官是有什么发现吗?”

    我眉头一皱,站起身刚想和他说话,又怔住了。

    我他吗不知道他叫什么,之前我根本没听他说话。

    “哦,还没有介绍呢,我是这次车展的主办人,鄙人姓孙,是xxx汽车在西安区的代理人。”

    该说不愧是商人吗?果然一个长袖善舞,刚才我没有认真听他说话,似乎是有点失礼,不过长袖善舞的商人属性暴露无遗,完全没有在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