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40章死不承认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说完了我的推测,让猴子去搜那农民工的身,那家伙骂骂咧咧的让人不爽,但是还是让搜了,结果什么都没搜出来。

    没搜出来吗?难道和书皮一起冲进了下水道?难道我的推测有问题吗?那纸并没有那么重要?没有重要到被发现也无所谓的程度?

    不,不太可能!根据刚才这个姓孙的反应来看,那纸上应该有极其重要的东西才是,这也是他选择要杀人的原因。

    是的,虽然杀人的人不是这个姓孙的,但是在我看来他应该就是幕后凶手了。

    因为死者能当主持人的,应该也是这家xx汽车公司内的一个员工了,社会地位不会低,但是杀他的人却是一个农民工,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人确实只是个农民工而已,有些东西是伪装不出来的,眼神,身上经常干重活的痕迹,还有一身的几乎能闻到泥土气息的衣服,更有粗糙的手。

    而且要做到我所说的杀人,就得事先知道很多,比如死者会成为主持人上场,比如这会展有金属探测仪,逼的他只能用这种方法。

    更多的,我是觉得他不太可能能想出这种杀人方法。

    所以这起凶杀,凶手是得到了内部消息的,而从刚才这个姓孙的的反应来看,**不离十他就是那个幕后黑手了。

    我注意到这农民工一直抿自己的嘴唇,口干舌燥的,应该是口渴了,而且还有打嗝的冲动。

    口渴了?难道他把换下来的纸张给吃掉了不成?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虽然难以下咽,但是对于这个经常干重活的大汉来说这不是多么难以做到的事情。

    立刻将这人带往了医院,即使是吞下去,但是也能检测出来是不是吃了纸,虽然上面的东西铁定看不出来了。

    不过我仔细一想,也觉得纸上面写着什么也不太重要了,换纸这种细微的动作,戴手套是完成不了的,所以书皮上应该会留存他的指纹,只要把这个当成是证据,很容易就能控制住这农民工。

    而且我也想起来了,我之前看过一个新闻,好像就是这xx汽车有关的新闻,有个消费者买了他们的车,完了之后出了安全事故,最后透露出他们这车系都相当程度上存在着安全隐患,可能和这事有点关系。

    只要获得指认,那姓孙的就跑不了,我也不着急。

    最终在医院的催吐下,果然是他吞下了十几张a4纸,十几张a4纸,都不怕撑死!难怪他觉得口渴了,而且还打嗝。

    而马桶的下水管道中也确实是找到了我所说的书皮,那玩意不小,导致没冲下去,卡在了马桶下面的管道里,也是变相的给我们减缓了工作量了。

    不过让我们没想到的事,即使是证据确凿他还是不撂,一口咬定他就是看那人不爽所以想杀他的,我一看这情况还能不知道吗?

    姓孙的给了他钱,所以他不会松口的。

    吗的他要是能想出这么奇怪的杀人方法,我今天给他跪在这!

    我一推审讯室的门,自己亲自上场,往桌前一站,半分钟没说话。

    “你们警察还要审什么?有一天那人走路的时候踩了我的脚,我不爽,所以把他杀了!”

    “你撒谎!死者除了一年前因为西安有活动来过这边一次,其他时候都不在这城市,而这一年你就在附近建筑工地上班一天也没缺勤,别人踩你一脚,你能记一年?”

    我很是无语,但也觉得他可怜,无非是为钱嘛,在建筑工地上班,一天也没缺过勤,可见是特别缺钱了。

    “我,我就是这种人,能拿我怎么办?”

    他似乎是要死撑到底了。

    “他从一开始就决定要放弃你的,懂了吗?因为他的目的与其说是杀人,更多的是杀人过后再把那些纸给拿掉,如果不拿那些纸,你杀了人不用换纸张,直接吃了多省事?况且换纸张的时候没带手套吧?你的指纹一定会留在地上那些纸上面,只是我们警察迫于时间问题没办法查的那么细,只要有时间,随便换个人都能破这案子。”

    “除了杀人的方法很奇特,除此之外就是漏洞百出,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着你能跑,只是觉得能让你杀了人,又让那些纸消失,他的目的就全达到了,我没什么别的要说的了,言至于此,言止于此。”

    我说道。

    他怔怔的看着我,好像是被我说中了点一样,随后晃晃悠悠身子,用双手捂住眼眶,双眼红了那么一瞬间。

    “是我杀的,但没人指使我。”

    无比沉重的,上下嘴唇翁动一二,这句话撂了出来。

    我点了点头,走出审讯室。

    之前查到他妻子得了重病,刚生出的儿子也先天性心脏病,需要搭桥做手术。

    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只要他不撂,就算是查出他和姓孙的有过联系,即使是见面了,又能怎么样?

    又没有证据。

    就算是姓孙的给他家里打钱了又能怎么样?姓孙的可以说是做好人好事而已。

    去买了点水果,然后去了农民工他家看望了一下他妻子,卧病在床,我一看头发掉光了,得,癌症没跑了。

    家中特别的乱,活脱脱不是一个人住的地方,三环外的城中村,一个月200块的房子。

    放下了水果,又放下了我这个月的工资,没和她妻子多说话,我就离开了他们家。

    虽然他很可怜,但是他杀了人。

    停留过多,慰藉过多,这都是对犯罪的纵容,这都是对死者的不公平。

    我看着城中村喧闹的人群,街边是一份两块钱的菜夹馍,看上去菜都放了一天,苍蝇嗡嗡的在上面飞舞,却还有不少人排着队。

    旁边走过一群民工,衣服也研习犯人的风格,脏的从上面都能闻到土味,一人一根劣质香烟,一人一份七块钱快餐。

    12月也有些冷了,我点了根烟,点点的烟雾缭绕上去,迅速消散在夜色之中。

    我想起之前车展,展会的富丽堂皇,以及里面人群的衣着,举止,恍若隔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