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42章线索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花义无案子无非就是花义无自己本身身份有问题,所以调查工作相当难展开,再加上案发在凌晨五点钟,街上没有行人,也就没了目击证人,犯人也特别的老练,到处的监控都没有再次拍到他。

    因为关于他的线索太少,别说是追查了,就是连通缉都很难做到,所以到目前为止一点线索也没有。

    这也是让我头疼,找到花义无的线索就能找到那个凶手的线索,找到那个凶手的线索,同时两个案子就能侦破,而且还能解开遗言之谜。

    “记得那似乎是我们刚开始谈朋友的那年,大概也是热恋期间吧,所以有次她似乎对我袒,露了心扉。”

    杨朱说道,现在谈起,也是眼中带着憧憬和悲伤。

    “那年西安的雪特别特别的大,除了2008年之外,很少见到那么大的雪了,所以那次我们出去约会我就有点感叹,说这雪真是大。”

    “结果她说了句,这雪哪里大了,我以前呆的地方,雪那才叫大,一下下几个月!”

    杨朱说道,我眼中放光,西安已经算是很北方了的,能比西安雪大的,还大得多,感觉就是东三省了吧?这样一来,和之前她似乎是东北人的这个信息就对上了。

    但还是不够,偌大的东三省,想找个不知道名字的人得多难?所以这特么说了和没说一样。

    “然后呢?”

    我迫不及待的问。

    “然后我就问她她以前待得地方是在哪里的,怎么会有那么大的雪,她就不跟我说话了,那个时候的我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自己老婆以前在什么地方呆过这总得知道吧,所以就不停的问她,套她的话,最终得到了一些线索,她说她以前待得地方,差不多是中国最北边的地方了,她就在那边一个叫马庄屯的地方生活。”

    杨朱说道,我浑身一震。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线索已经有了。

    中国最北方?漠河?还是别的地方?不过反正就那么点地方,又知道地名,想找的话相当的容易。

    “因为她提起这个就很不开心,所以我在那之后就不提了,而且久而久之也有点忘记了这地方,这几天这才想起来。”

    杨朱似乎觉得他该为此付一些责任,所以情绪相当低落,我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已经很不错了,有了这点线索,对我来说就足够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犯人给揪出来的!”

    我说道,并不是因为我对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和信心,因为本质上这仅仅只是知道了个地名,虽然调查方向有了,但是想仅凭借着一点点揪出犯人还是有些难上加难。

    但是我忽然间想到了什么,送别了激动得热泪盈眶的杨朱之后,我的脸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可能,我找到了共同点。

    那个之前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共同点,似乎被我给找到了。

    我瞬间着急的就要从局里出去,也没人拦我,这也得益于老局长对我的信任,我在局里面是相当自由的,一般想到了什么就可以自己独自出去,而我也不是那种会在上班时间摸鱼的人。

    开着车我飞速的赶往了长安区丰西苑那边的一个城中村里,这其实不是我们警方第一次来这里,之前猴子也带队来过一次这边。

    这里就是那个姑娘的家,那个两年前因为发现了自己情侣的死因而自杀殉情的姑娘的家。

    她叫柳相风,名字还挺好听的,在那之后我还看过她的照片,也属于那种长的挺漂亮的类型。

    不过话说按照我对于同性,恋的浅薄理解,一般来同性,恋的女孩长得都不丑。

    之前猴子带队来过这边一次,向她的父母了解情况,谁知道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家里人特别的奇葩。

    她的父亲是个醉鬼,母亲天天打麻将,听说就在猴子来的那天里,得知自己女儿死讯的真相时候,她亲妈还在搓麻将。

    而提起这姑娘,俩人是丝毫不闻不问,就像是没有这个人一样,当时就把猴子气得够呛,差点打人,听说还是周围几个拉住他不让他上的,不然还真打了。

    回来之后猴子还绘声绘色的跟我学他去的时候受的那气。

    说是他一进门,夫妻俩一听是关于那个女儿的,瞬间就变脸了,愣是把他们往外赶,差点就主动动手发难了。

    猴子后来感叹道也难怪这姑娘自杀了,亲爹亲妈是这个样子,她在世界上又能依靠谁呢?

    我此番前来,是因为心中有个很可怕的设想,现在只好到这里来问一问清楚才能看看是否能实现。

    猴子还跟我说这家人从四五年前就开始这种诡异的生活方式了,而能支撑他们这么活下来的是因为他们之前有一套房子拆迁了,捞了不少的钱,而且这边城中村还有一套房子,他们就租房给附近的农民工,光是租房的钱就能够日常开销的,所以日子过得这叫一个滋润。

    也确实是这样吧,这种人虽然奇葩了点,但我以前也不是没见到过,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吧。

    我敲了敲门,没人应门,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里面传来搓麻将的声音,顺着声音走过去,就看到好几桌人搓麻将搓的可带劲了,床上还躺着个醉气醺醺的醉汉,而在一桌麻将桌上,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一看到我进来,眉头倒竖起来,说道:“你们这些警察,上次不是跟你们说不让你们来了吗?怎么又跑过来了?听不懂人话啊是怎么着?”

    得,我总算明白为什么猴子想打人了。

    不过玩麻将归玩麻将,他们玩的都是几块钱的局,还真让人没法借机报复,如果有相信猴子早就以赌博把这些人拉进警局里去了。

    毕竟之前有个段子,说现在玩个麻将,出门都不敢带钱,身上揣着超过一百块的钱被搜到就要当成赌博抓起来了。

    “是这样的,我这次来只是问二位一些关于柳相风的问题,问完了就走,不会耽误二位的时间的。”

    说完之后我都无奈了。这年头出了命案哪次不是家属拉着我们警方不放,不破案就大闹警局的,哪里还有这种选手,自己家女儿死了,现在有另外的隐情告诉他们他们都不想听。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