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43章调查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柳相风?我们没这个女儿!不要再来找我们了,你们警方看着办吧,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

    女人吼道,桌上的这些牌友一个个的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玩自己的麻将。

    生命在他们眼里,轻的像是一只蝼蚁的死。

    我还未能到达如此的境界,对于生命还留存有本能的敬畏,做不到这么司空见惯。

    啪的一声,我把来这里之前手上一直拿着的关于他们家的资料往桌子上狠狠一甩,说道:“这是你们的女儿!是你们的亲骨肉,是你们生命的延续,你们就是这么做父母的?”

    “我也懒得和你们多说,现在就只问你们几个问题,把问题给我说了,我立刻就走。”

    我脾气虽然不大,但是该发脾气的时候还是会发的,丝毫不会惯着他们,这一甩把麻将桌上的麻将给摔倒了几块,桌上的人就不乐意了,纷纷皱起眉头骂骂咧咧的:“你这个警察怎么回事啊?说话就说话,摔什么东西呀?警察了不起啊?”

    我懒的和他们一般见识,只是盯着这女人,她承受不住压力,最终沉默着臭着一张脸和我走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

    因为如果我真的和她撕破脸在这里骂,这里这么多人,她女儿自杀死了,最后她这个母亲不闻不问的,桌上的人表面不说,至少心里还是有杆子称的,舆论至少还是要顾及一下的,人活着还是得顾及脸面。

    所以这就和我出来了。

    “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

    这女人点了根女士香烟吞吐了一口,很不耐烦地说道。

    “柳相怡是不是曾经去过东北旅游?”

    我问道,是的,之前我没有发现,但是在杨朱说的时候我反应过来了。

    我们家一家四口,以前有过一次,在我高考结束考上大学的那年,老俩口高兴,豁出去了俩月工资带着我和我姐去东北旅游过一次,当时我们去的好像就是大兴安岭那边,似乎旁边就是漠河,基本上也属于中国最北边了。

    “问这个干什么?我记不得了。”

    仍旧是一副不配合的态度,让我大动肝火。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那时候她还小,事情都过去几年了,我都忘球了。”

    真的有吗?我火气瞬间就下去了,如果真的有的话,那或许,这就是其中有联系的地方!

    “去前面,最里边那个屋里找找看,说不定能有照片。”

    我点了点头,如果有照片的话,那就更好了,也不管这女人,走进了那屋。

    这里,好像是柳相怡的房间,看起来已经好久没有打扫了,灰都落满了,桌前放着一张相片,正是柳相风。

    她站在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上,背后全是大雪覆盖的山野,一席白衣烈烈,特别美。

    只是从照片的大小来看,照片应该是合照,应该是有三个人的,但是照片的主人却把那两个人给剪去了,一左一右,她刚好在中间。

    原来如此,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剪去的应该是她的父母吧?

    亲属之间的矛盾就是这么滋生的,到了最后,即使是再美好的过去,都抵不过剪刀的裁剪。

    从蒙尘的相框中将照片拿了出来,后面写着2006年,塔河县。

    对了!我想起来了,是这么个地方,当时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我根本记不得去的是哪里了,我这人也一向不喜欢留照片什么的,所以之前我冥思苦想就是想不出名字叫什么。

    父母已经离世,而问姐姐也是不太可能的,没想到还真是如同我所想的那样。

    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之后,我从柳相风的房间中走出来,让我诧异的是这女人还站在院子中,之前那根烟已经抽完,又重新点了一根。

    是烟瘾大,还是故意在等我?

    没有去管她,因为我已经拿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接下来还得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个地方,跟她说了一句柳相怡这案子之后如果还有什么别的发现也会告诉他们,然后我就走了。

    “你们说,她是因为喜欢的那个女娃自杀的?”

    我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谁知道听到后面传来了这么一句,缓缓停住脚步,呆呆的站着。

    “嗯。”

    “我对不起她。”

    说完这句话,女人转身走进了屋内,又是去搓麻将了。

    真是奇怪的人,不知道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厌恶自己的女儿,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不过我也只当是她还存有最后的一点点良知而已,这并不值得夸耀,也并不值得我为此驻足,因为她也就只有这一句而已。

    接下来,我又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第一个那个女孩的家里,这家就比柳相风家里能正常一些了,但是正常的程度也不多。

    这第一个因为被害而死去的姑娘名叫姜玉露,父母也很奇葩,父亲是个终日忙于工作的,对自己女儿是几乎漠不关心,猴子上次来的时候等了对方俩小时对方都不出现的。

    而母亲则就是中国最传统式的家长了,听说当时姜玉露失踪之后,这母亲差点没把大学闹的底朝天,而从猴子的调查来看,也是个对自己女儿严苛要求,什么都要管的那种家长。

    而且一旦出了问题他们也是不背锅的,远到孩子学习不行怪游戏,大到姑娘失踪赖柳相风这个把她女儿带成同性,恋的,反正就是各种甩锅就完事了。

    在问了之后,我也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姜玉露也在2007年的时候去过东北,而且还是同一个地方,塔河县!

    我们竟然都去了同一个地方!

    我除了震惊于这个答案的诡异之外,也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一直要缠着和我控诉的姜玉露的母亲,按她的话说,都是柳相风把她们女儿带到这条路上的,幸好柳相风后来以死谢罪了,否则的话她真是做鬼都不会放过柳相风的。

    哎,我也终于有点明白为啥俩姑娘会成同,性恋了。

    而且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意外,我意外的发现她们俩的名字格外的贴合。

    姜玉露和柳相风。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吗?

    我只是长叹了一口气,便赶去调查王副校长还有阿水的资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