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44章前往塔河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调查完王副校长的资料之后,果不其然,他曾经在2008年的时候带自己女儿,也就是他的私生女去过一次塔河县游玩。

    而阿水则很好查,他从成都离开出去混的时候,最开始是去的东北混,虽然不清楚他到底去没去过塔河,但是感觉也是**不离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巧合吗?如果是巧合的话,这也太过分了点。

    世界上哪里存在这种巧合?

    这简直就像是电影死神来了一样,如果不是每个人去的时间都不尽相同的话,我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我们都在同一个时间去的,而恰好都去了塔河的某个地方了。

    所有人,都曾经去过一个地方,那么问题就不是出在这群人身上,而是出在这个地方身上了!

    这就是,遗言之谜吗?

    带着满腹的疑惑,我回到了警局,这时候之前关于那封信封,他们也调查完毕了,手指应该是从活人手中生生剁下来的,而更加让我吃惊的是他们推测,这很可能是寄信人自己剁下来的。

    这怎么可能?

    有哪个人脑残到想寄一封不伦不类的威胁信就把自己的手指给剁下来的?且不说疼不疼,光就这份做法,已经让我瞠目结舌了。

    但是经过他们的检测,确实是这样的,让他们得出这个推测的是指纹。

    是的没错,信封上竟然留存着指纹,非但如此,信封上面的指纹和那根手指的指纹相当的吻合,虽然不可能完全一样吧,但是科学研究表明,也是会有很大程度上的相似性的。

    所以结合这份相似性,他们认为这寄信人是把自己的手指给剁下来了。

    这也太狠了吧?

    就为了那封不伦不类的信封?这人得有多奇怪?

    关键是信封上面的信也写的似乎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是什么重要到足以剁下手指的程度,似乎也不奇怪,但是信封里面只有要注意时间,要注意时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真的和遗言有关吗?如果有关的话,那这寄出信封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杀死了花义无的凶手了。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我更加的焦虑,不由分说我赶紧跟老局长把我的发现汇报了一下,并且提出了我要去一趟塔河县调查一番。

    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这样的巧合,应该能顺藤摸瓜的搞清楚一切的原因了。

    老局长也同意了,我也算是身兼重任,案子总是要破的,这边这些技术分析用不上我。

    “你去带两个人一起去,注意安全,到了那边找当地警方合作。”

    老局长只叮嘱了我这些,倒是没有像之前那样和我说一些莫名奇妙的话,但是我却总感觉,好像是之前说算是告诫,而现在,似乎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带着猴子还有另外一个刑警老茂,我们三人踏上了行程。

    老茂之前是当武警的,后来转来当刑警了,因为他是武警出身,所以身手那是相当的好,老局长让我带老茂一起去,看来也是为了我的安全考虑。

    我们出行,追求速度的情况下当然想坐的是飞机了,三个小时,我们就落到了黑龙江的哈尔滨,但是想要去这塔河,可还是千难万难。

    塔河基本上和漠河距离差不了多远,但是因为不是最北边,所以名气当然是不如漠河大的,但是其实也是属于一个旅游胜地了,这里不光有中俄两国的边境线,还是处于大兴安岭森林的覆盖之中,虽然里面也通了铁路和公路,但是其实这里的人特别的少,地广人稀的,再加上天寒地冻,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从哈尔滨再坐火车前往塔河,刚一下火车就有当地的警方接待和配合我们,虽然我们三个算不得什么大官,但是因为是确实是来调查案子的,所以还是受到了欢迎。

    来接待我们的是一年纪大一年级小两个民警,年纪小的那个看起来也太小了,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吧?

    不到二十岁这一般警校还没毕业呢,这是怎么就当上民警了?

    但是一考虑到这里是托关系最多的东北,我也就很容易理解的了,在加上这县本身就不大,人也不多,越是这种地方,越是人情社会的痕迹比较浓重,与之相反,大城市倒是没有这么多门门道道,也是因为一般想托关系也托不起。

    我们刚来也不想搞什么不愉快,所以我很理智的没有问这位小民警,而是和他们握了手,随后就坐上了他们接我们前往当地警局的车上。

    在车上,我问了他们,他们县里面有没有一个叫做马里屯的地方,这边一般屯那都是村了,可见花义无应该是以前在这边那个村子里面生活,家乡应该就在这边。

    然而我本来以为是十拿九稳的能问到情况,谁知道这年纪比我们仨都大,大概四是多将近五十岁的民警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在这生活了几十年,都没听说过这地方。”

    什么?没有?

    这怎么可能?

    难道是杨朱记错了?又或者是,杨朱虽然没记错,但是当时花义无没有和他说真话?而是骗了他?

    存在这种可能。

    不过我倒是没有灰心丧气,而是拿出了之前我在柳相风家里,她那张相框里的那张照片的重拍版,我用手机重新照了一张,递给了老民警,他看了看摇了摇头说道。

    “这边除了咱们县城之外,剩下的基本上都是这种景色,到处都能看得到,所以你要找这个的话,恐怕得费一番功夫咯。”

    这特么,不过说的也是,这个县基本上是绝大多数都被大兴安岭森林所覆盖,能有县城都不错了。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很着急,但是也急不得这一时,我们还是先到了当地的县公安局里面,受到了欢迎之外,我也和他们反馈一些我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得到他们的帮助。

    他们这边再怎么说也是个县级制公安局了,谁知道人数还不多,尤其是刑警不多,而民警倒是很多,我瞅了一眼,似乎有不少都是之前那个小民警那个年纪的,还真是让人头疼。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