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0章凄惨的现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一连着好多个红绿灯都是绿灯,这就是刻意设计的结果。”

    我说道,这就是用来判断对方在哪里的一个要领了。

    “之前那小孩说过,连着一个小时,竟然都没有停下来,而我们在看一看地图上,连着六个红绿灯,如果全是绿灯的话,就很好理解了。”

    “这条路的限速是在60公里,而一般的绿波时速的速度是低于限速差不多十公里的速度,所以对方的开车时速为50公里。”

    “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现在就在三个木材加工厂前方五十公里的地方?”

    唐钢队长问我,他也不是那么愚蠢的人,自然也是知道这个理应是在城市规划中出现的绿波理论,虽然说这么个小县城到底有没有这种交通协管系统很成问题,但是这也是一种可能了。

    如果不是那个可能,那就代表着,对方现在还没开出去这三个木材加工厂的距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开得这么慢,但是我们似乎很容易就能追得上他们。

    时间过了我们就追不上了,这也是为什么我急急忙忙警车都不回去开了,借了摩托追人。

    按照之前我所听到的,对方发现了那小孩,很有可能停车然后去别的地方,我们就不好追了。

    接下来便是我们单方面的在冷风中开着摩托狂奔,先是开过了前面三个伐木工厂,随后又在马路上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在此期间我们还问了问周围的过路人,不过很遗憾,遇到的人少就不说了,而且还都什么都没看到,这事闹的。

    正在这时候唐钢队长接了个电话,除了讲电话的时候因为嘴一直灌风很滑稽之外,没别的什么,挂掉了电话之后,他脸色不太好看,绿里透着黑,一看就没好事。

    “完了,我们还是晚了。”

    一听到这话,我心里就咯噔一声,得,我已经猜到了。

    在我之前挂断电话的时候,听到了很可能是来自绑匪的声音,我就基本上该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事实上我怎么也不觉得这是绑架,哪里有这么绑人的?

    这里可不是县城里面,虽然交通也还可以,但是这村子可大,里面得有个一千户人,最少也有个三千多人吧。

    这么大的村子里,这小孩的家在村子中央,不偏不倚的,为什么偏偏选了他们家?

    智商正常点的人都会懂想要不犯错,只要少做点就行了,做得越多犯错的概率越大。

    虽然当时下着雪,村子路上应该人不多,但万一有呢?

    为什么不在村口找一家?这不是强行给自己增加难度吗?如果说是因为这小孩的父母会去打工,会离开家,那别人家的也会啊,总会有机会的不是?

    如果纯粹为钱的话,我们之前走进村子里,虽然这地方穷了点,但也还看见几家的房子修的挺不错的,虽然是矮个子里拔将军,但是这也无法掩饰它就是比周围的要高那么一茬啊!

    既然是绑匪,为什么偏偏选择了难度较高的在村中央绑人,还众目睽睽之下把车开进来这么嚣张,而且还给自己选择了一个捞不到多少好处的绑架对象。

    真是蠢透了。

    况且绑架犯是进到屋子里面去绑人的,但是屋里面却没有翻找财物的痕迹,难道是绑匪的格调太高了,不屑于小偷小摸?可问题是把目标放在这种捞不到油水的孩子身上,本身已经证明了他们格调高不到哪里去。

    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是绑架,应该是伪装出来的寻仇。

    现在唐钢这个反应,应该……

    “是那孩子吗?”我问道。

    唐钢缓缓的点了点头,轻微颤抖着嗓子说道:“人死了,尸体被人发现了,我们这就赶过去吧。”

    还真快……严格意义上从之前我们挂掉电话到现在为止,仅仅只过去了一个小时二十分。

    因为唐钢接到电话的原因,所以我们马不停蹄都不带歇的往前开,终于在我们屁股都坐的疼的不行的,到了案发现场。

    这里,恰好刚出那六个红绿灯,这旁边就是农家人的地,这时候都垒着大棚,虽然我觉得这么冷的天气有大棚也没鸟用吧,但是或许人家农民种的是耐寒的农作物呢。

    好大一片地,至少有几十亩了吧,极目远眺能看到远处的一条河,因为气候太冷,河基本上已经冻严实了,而我们此行的目标,有一处就是在前面的那条河上。

    塔河县境内有大大小小的河流好几百条,所以这样的小河不是多么稀罕的事情,在当地是司空见惯的事物。

    停下车,跟着唐钢队长往大棚里走,听说发现尸体的是这地里的农民,随后赶快报了警,而报警的村民说话咬字不清,在电话中也说不出个名堂,现场到底怎么样,我们还得亲自看了再说。

    走了几步,前面地里蹲着个老头,头发稀疏,身材瘦弱,正蹲在地上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在他脚下有许多烟蒂,看来他已经在这里抽了有一阵子烟了。

    或许是听到了我们的脚步声,老人转头看向我们,脸上的惶惶不可终日的表情稍微好了些,颇有种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把我们盼来了的感觉,立马迎了上来。

    “几位警官,你们可算是来了!”

    老人哆嗦着手想给我们发烟,我瞅了一眼是五块钱的白沙烟,倒也不嫌弃的接了过来,问道:“您就是报案人?”

    “对,我是,我是。”

    老人脸上的惶恐不是伪装的,他的手上有不少土,是刚刚在地上噌的,身上穿着的衣服,还有他的外貌,都完完全全是个农民的样子,这让我对他的怀疑减轻了不少。

    这是很正常的,作为一个有丰富经验的刑警,我当然很清楚一点,一般命案的第一发现人,他是凶手的嫌疑特别大。

    不过现在看来,没这个可能。

    老人走路哆嗦着把我们带到了大棚旁边的一棵树下,然后他就说什么都不愿意往前走了,让我们往前去看,似乎是有些害怕。

    我们几个往前走,到了树的这面,这才看到了现场。

    所有人为之一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