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1章剥皮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我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老人不愿意走过来了。

    之前我总以为自己遇到的那些案子已经够惨的了,但是没想到现在遇到个更惨的!

    不,这已经不是惨了,简直就是惨绝人寰!

    浮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在这棵已无叶子空剩枝干的老树边上的,首先旁边地上就是一滩血泊,如果仅仅只是血泊还到罢了,这地上的都是什么?

    一个人?一具尸体?

    不,不是那么简单的,更准确的来说,这是一具被完完全全剥掉了皮的,尸体。

    果露出来的红色的肉,被冻在肌肉上的血块,还有呈现黄色的人体内的脂肪,更有地上的一颗人头!

    这毫无疑问就是人的人头!看了一眼,是被绑架的那个小孩没错了。

    头颅被端端的放在地上,切合的部分也就是脖子直接放在地上总让人有种脖子生疼的感觉,眼睛还在怨毒的瞪着眼前,我们刚好和他对视,脸上很干净,异常的干净,任何地方都没有血,地上的血泊也被冻伤了,拜这该死的天气所赐,否则的话这里的气味是不会那么容易入鼻的。

    树上的树枝上挂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下端拴了个娃娃,这娃娃是用杂草编成的娃娃,刚好是脖子的位置被绳子吊着,看起来像是个上吊了的人一样。

    娃娃的两只手各拴着一根小绳子,吊在那里看起来特别的别扭,尤其是这娃娃还做上了脸,有鼻子有眼的,现场本身就诡异无比,再加上这一幕更是如虎添翼,活脱脱弄成了什么诅咒仪式。

    周围还有一个生起火的火堆,这时候已经灭掉了,但是这就证明这里之前生过火。

    在冰天雪地之中,一具被剥了皮的尸体,还有一颗被砍下来的头颅,幸好发现尸体的是个老头,如果是个心理素质差点的年轻人,只怕是要吓死在这里。

    不过我们也够呛,除了我只是轻微的生理上的不适之外,猴子差点就吐出来了,唐钢也好不了多少,捂住自己的嘴巴压抑着从喉咙深处要涌出的呕吐**,还能保持着站立。

    旁边地上有这小孩之前穿的衣服,看来是先把衣服脱了然后再开始的剥皮啊。

    赶紧让唐钢多叫点人过来,法医什么的也都叫过来,而我观察起了现场。

    首先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具被完全剥了皮的身躯了,特别的干净,是的,虽然身上有很多血还有人体脂肪的黄色颗粒,看起来好像是不干净,但是我说的干净的意思,并不是那个干净。

    而是剥皮的手法,简直是太干净了!

    人身上整个的完全就没有一点点的皮肤,完完全全的被剥落,我戴上手套翻起尸体看了一眼背后,刀口是从脊梁骨那下的,从那里隔开伤口,然后开始顺着剥下来,手法娴熟的可怕。

    而且要注意时间,距离我们挂掉电话到现在的时间是多久?一个小时二十分钟,考虑到老头发现尸体肯定是在凶手走了之后的,他还要打电话,这些浪费的时间加下去,凶手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不到一个小时,干工作量这么大的工作,这他吗……熟练的让人心里发寒。

    犯人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理素质,剥一个人类的皮,剥的如此完完整整,一点都没把皮肤弄烂,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犯人在剥皮上应该是很有研究的。

    说不准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不,几乎可以肯定,绝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我的妈呀,老子干了五年的刑警了,都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凶手,不光剥了皮,还在旁边生起了火,难道说是要烤着人吃不成?呕!”

    猴子刚忍下去的呕吐**又被自己说起来了,看着我极其小心地摆弄着这具尸体,他也是很难一直盯着看下去。

    “不,生起的火不是为了这个。”

    我说道。

    “啥?那他是干嘛?难道说凶手剥皮剥累了,还烤烤火休息休息不成?”

    猴子说的他都害怕,这凶手是有多丧心病狂?

    “不对,烤火是为了升温,外面太冷了,零下三十多度啊这可是,吐口唾沫都能结成冰,死者的血也会结冰,皮肤和皮下组织也会结冰,生火是为了融化这些冰,剥皮更加容易。”

    我说道,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这样的。

    而且因为冷,人别说是操刀子干这种活了,就是握个铅笔手都会抖,这种情况下干这种很精细的活,确实是很有难度,所以对方选择了生起火来。

    虽然……我眉头一皱,总感觉眼前的这个火堆的灰烬有些怪怪的。

    只是,这个稻草做成的娃娃到底是……是别有用意,想要暗示些什么吗?

    现场并没有散落凶器,凶手应该是把凶器带走了,从死者脖子上的伤口上来看,凶器应该是类似于斧子或者是砍刀这种的比较重的武器,事实上能把人头从脖子上活生生砍下来的,很难想象轻型小刀能做得到。

    可是,人皮去哪里了?

    尸体的皮被剥开,可是皮却没有留在现场这里,地上有脚印,本身是雪但是混合在地上成了类似于冻土一样生硬的地质,脚印就是在这上面的。

    就脚印来看,凶手有三个人。

    这也是我一开始就猜到的,不管是绑走受害者还是完成剥皮这种复杂的工作,都不是一个人能干的这么完美的。

    剥皮可是个不怎么容易的活儿,剥人皮我倒是不清楚,但是剥动物的皮的流程我还是很清楚的。

    比如杀羊的屠夫在剥皮的时候有个容易点的法子,就是在羊腿上割开一个小口子,随后用嘴往羊皮里面吹气,就像是吹气球一样将皮吹起来,最后就很容易剥皮了,因此还衍生出一个词语叫吹牛,就是有人说自己能吹起来牛,而人不太可能有这种肺活量,就知道他们是在吹牛了。

    剥皮牲口尚且如此麻烦,而面对一个人,铁定是更加难以剥皮的,所以一个人显然是很难做到的。

    顺着地上的脚印,我们往前继续走,一路走向远处的河边。

    其实之前那老人报警的时候也说了这条河,但是他没说清楚,再加上刚才他连现场都不敢来,我们也只有自己找了。

    到了河边我们远远看去,只见这条被冰封起来的河面上有一只小木船,虽然河边有船是不奇怪的,但是这艘船下面的物件,当我们看到之后也是不禁吃了一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