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2章鄂伦春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这船就是那种常规意义上的小船,给人感觉最多能坐两个人,它在结了冰的河面上,而河水已经冻严实了,正常来说这船应该是被冰封住无法移动的对吧?

    但是现在它却还在不断的在冰面上慢慢的划着,更加可怕的是,在这船的底面上,裹着一层……人皮!

    是的,这就是那孩子被剥落下来的人皮,竟然被犯人用来盖在了小船的底部,正因为如此,那小船才会在冰封的湖面上缓缓地进行着滑动。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们的世界观都要破灭了,竟然有人能做出这种事情?

    同为人类,同为一个物种的人类,共同生活在世界上,竟然有人能这样对待与自己同为人类的物种。

    虽然我很早以前就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是当它真正在我面前展现的时候,我还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冰冷的空气,哈一口气便会结冰的气候中,那本应该被冰封的小船正在缓缓的滑动着,像是继承了船身下那张人皮的所有怨念,正在心不甘情不愿的缓缓滑动着,控诉着死者的悲哀。

    我们一时间沉默,气氛一时凝滞。

    下水,站在被冻的严严实实的冰面上,我们走到了这小船旁边,看到了那张人皮的样子。

    分不清楚哪里是人胳膊上的皮,哪里是胸前的皮,哪里又是后背的皮,只是看着这一幕,都能感受到大脑内传来的本能的恐惧与冲击。

    “草,凶手这也……太他吗变态了吧!”

    猴子大喘气的说道,也只有他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话来,其他几个人口干舌燥的说不出话来,这么一看猴子的心理素质其实一点也不差。

    不过对于我来说,一开始的本能的颤栗结束之后,立刻浮现在我脑海中的便是犯人的所作所为。

    我们是跟着脚印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这也就证明,这确实是犯人做的好事。

    不管是剥掉人皮,还是把人皮弄在小船上面,全都是犯人干的。

    “唐钢队长。”

    我问道。

    “怎么了?”

    唐钢如梦初醒一般,他从一开始看到被剥皮的尸体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被我这么一叫才回过神来。

    “这条路的前方,是什么地方?”

    我问道。

    “是鄂伦春族的乡镇吗?”

    听到我这么问,唐钢点了点头,稍微轻松了些的反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

    我说道。

    “不管是杀人之后熟练的剥皮,还是把人皮哪里当作这么荒唐的用途,都给我一种浓浓的鄂伦春族人的味道。”

    鄂伦春族,狩猎民族,生活在东北地区,他们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以前,作为狩猎的民族,从他们的名字就能听出来。

    鄂伦春,在汉语里面的意思就是打鹿人的意思。

    之前的那个娃娃让我想起了鄂伦春族的丧葬礼仪,鄂伦春族人的葬礼有三种形式,树葬,火葬,土葬。

    患急病的青年人和孕妇用火葬。人死后,穿好衣服头北脚南置于原来居住的“斜仁柱”内,用纸(过去还曾用桦树皮、兽皮等)蒙脸,其意是灵魂贴着纸尽快到阎罗王处。举行一系列的吊丧仪式后才能出殡。出殡前选一个有山有水的山坡下为墓地。出殡时由亲属和好友抬着棺材护送。如果死者的子女较多,出殡时请萨满送魂,以阻止死者灵魂危及子女。由死者家人扎一个草人,在草人上系很多线,子女各牵一条线,由萨满祈祷,最后萨满用神棒把线打断,将草人扔出,就认为死者的灵魂远去了。

    虽然说这孩子的死除了在树边之外没什么符合树葬的礼仪的,但是毫无疑问,这个娃娃绝对是鄂伦春族人丧葬的礼仪质疑!

    草人的左手和右手各牵着一根线,只是和记载中不同的是,死者的那个娃娃,两根线都没有人牵,反而是吊在那里,难道说这是已经被用棍棒敲过了的?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杀了人还害怕这小孩的灵魂来找他们吗?

    能杀人的人,怎么会这么想?

    那么,难道说他们和这小孩有什么亲戚关系吗?所以才要用这种娃娃?

    可是按照他父母的说法,他们可是没什么亲戚在这里的,仅仅只有一家三口而已!

    还有把人皮弄在船下面这种行为,也很鄂伦春族。

    因为按照鄂伦春族人的礼仪,以前他们的祖先打到了猎物,是会把猎物的皮剥下来然后在船上面包裹好,就像眼前的这样,这是他们独有的做法。

    再加上这条路前方就是鄂伦春族乡,这起犯罪,简直是刻意在把屎盆子往鄂伦春族人头上扣一样。

    虽然我更加倾向于这是罪犯故意的,但是也不排除这就是他们的本能反应也说不定。

    脚印仅仅只延伸到河边随后就消失掉了,我们也就此失去了追查的方向,河面的冰层上是有脚印的,应该是几个犯人留下的脚印,但是没发现他们离开的脚印,好像是人整个的消失在了冰面上一样,这一点也让人细细梳理起来毛骨悚然。

    “快点叫你们局里的人过来!这个案子更加需要痕迹鉴定科的技术人员来帮忙。”

    我等的有些不耐烦,催促唐钢到。

    至于为什么这样,是因为按照我的想法,给人剥皮尚且不易,更别说是在这种天寒地冻的气候中了,虽然旁边有生起的火来取暖,但是人皮还是会冻起来的,除非犯人的手艺特别的精细,才能留下这么完美的皮肤和**的分离。

    这样一来,在从事这种精细的所作所为之时,铁定是不太可能戴着手套进行的。

    一定会留下指纹!这是百分之百确定的!

    而且满地都是罪犯们留下的脚印,这样一来,通过脚印的调查,很快就能得到犯人的线索了!

    终于来支援的警员们和技术人员还是来了。

    该庆幸的是这里作为一个发展不好的县城,还存在能技术鉴定指纹的仪器,这实在是难能可贵了,不然的话案子的侦破又得拖延时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