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3章又下雪了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果然如我所想的那样!

    犯人的指纹找出来了!

    从指纹上来判断,能找到是三个凶手,这就和地上留下的脚印不谋而合了!

    犯人是三个人!

    但是从指纹中得到的线索可不仅仅只是这样而已,通过了技术人员的鉴定之后,出现的结论让我瞠目结舌。

    那就是……在这三个人之中,有个人的指纹,只有九个手指的指纹。

    也就是说,少了一根手指的指纹。

    听到这里不光是我,猴子和老茂俩人也为之一惊。

    负责鉴定工作的是个小哥,年纪和我差不多大,他很斩钉截铁的说:“很可能这个犯人是缺了一个手指的,不然很难想象有人会在剥皮的过程之中,刻意翘起一根手指头。”

    “哪,哪根手指?”

    我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说话的声音,从喉咙中脱口而出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着。

    “是,是食指啊,左手的食指啊,人身上的手指,一只手的手指上,大拇指占据了百分之五十的工作,而食指就能占据百分之三十,不管是做什么动作都是这样的,而剩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只占据那仅剩的百分之二十的工作。”

    “如果仅仅只是小拇指还可能是犯人刻意误导我们,但是食指,不太可能是犯人故意不用。”

    我和猴子以及老茂,我们三个人互相对视,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

    缺了根食指吗?这不就和之前在西安给我寄威胁信的那封信,不谋而合了吗?

    “老茂,把那根手指的资料拿出来!”

    我命令道,因为老茂身体好,所以这些东西都是他拿个包背着,我和猴子俩人我是不喜欢背包,猴子是身体素质不球行。

    老茂赶紧把之前对那根食指的鉴定结果拿了出来,递给了这小哥,他看了之后做了个简单的对比,惊讶的发现。

    “是一个人的!就是一个人的!这人是谁?”

    没有去管这小哥的震惊,我深吸一口气,是这样吗?

    在西安给我寄了威胁信之后,又和我们一样来到了这里吗?

    他们的目的呢?是真的和这个被杀的孩子有仇恨,还是别的什么呢?

    尸检结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尸体暂时被运回了局里,而现场已经**,短暂的锁定了嫌疑人。

    三个壮年男子,很有可能有人是鄂伦春族的人,对方三人应该是开着车离开的,那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成为了找到凶手的关键。

    凶器是一把长约三十厘米的宽刀,异常锋利,死者的头就是被这把刀给砍下来的。

    而我则是带着几人前往受害者的家里面,很显然这不是一起绑架杀人案,因为从头到尾凶手虽然极力伪装出一种穷凶极恶的绑匪,是因为发现了小孩打电话求救之后就杀了他,但是很显然,不管是古怪的犯罪现场,还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些疑点,都证明了这三个人很可能和死者有仇,至少他们不会是不认识的那种。

    那一对夫妇,一定对我们隐藏了什么,不管如何,一个人畜无害的,囿于贫穷困苦人生中的一个小孩子,是万万不会得罪上这样的仇人的。

    那么,一切必有原因!

    就更不要说我们发现了杀死孩子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之前那个给我送出信封的人,那个剁掉了自己手指的人。

    无形中,也和我们来此的目标牵扯了起来,无论如何,一定要从那对父母口中问道什么。

    我们来时,这里的家中门口已经挂起了白灯笼,门口张贴着白色的对联,这是家中有人死去的习俗。

    家中十分嘈杂,声嘶力竭的哭喊声隔着村里好几个巷子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刚一进屋就有灵堂,门口周围有许多村民站着,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而屋内的哭喊声映衬了这个悲剧。

    对于屋外的这些村民,这些看客来说,死掉的只是个最多和他们有些关系,平日里见过面的小孩而已,而对于这对夫妇来说,这便是一场一生一世也不会遗忘的梦境。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就这么淡薄,而许多人口中比世界上一切都宝贵的生命,其实有时候真的就是如此的薄如蝉翼。

    在众人的瞩目中,我们走进了屋内,和我所想的一样,夫妇俩人跪在灵堂前披麻戴孝的哭成泪人,见我们来了,用充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我们。

    “警官,警官,是不是抓到凶手了?”

    那不是喜悦,虽然看起来很像是喜悦,但是映衬在那两张饱经风霜的脸上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不用我刻意去想,已经想出来如果凶手抓到了,这对夫妇会如何对待杀害他们儿子的凶手,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我能理解。

    “非常抱歉,调查工作还在进行,请二位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唐钢队长上前一步说道,脸上满是肃穆的神情。

    俩人脸上的喜悦落空,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我们,随后问道:“那你们这是来干什么?快去找啊!快去找啊!”

    到了后面几乎是吼着喊出来的。

    唐钢队长本来想说的话为之一滞,哆嗦着嘴唇,怎么也问不出口。

    我推开他,脸上的神情堪称是冷漠的问道:“二位,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前因为无处发泄的愤怒而红通通涨起的脸微微消散了红晕。

    眼中的一丝丝惶恐与不安历历在目,像是被戳破的气球,像是谎言被戳穿的孩子,像是吞下红色药丸的尼奥。

    唐钢队长暗暗的拉了一下我的手臂,却被我一下子甩开,脸上漾起不满的神色,却又被猴子给拦了下来。

    他是觉得我很不近人情吧?受害者本身已经承受了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还要给这个悲剧上添上最后的一笔。

    但是,我可以尽人情,但是凶手不近人情,我可以换位思考,但是凶手不可以。

    我可以是人,但是凶手不是人。

    既然如此,我便可以不做人,我可以成为魔鬼。

    又下雪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