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5章不对劲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我不敢耽搁,揣着那块玉就往警局跑,我人生地不熟的,找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警局,但是当我站在警局门口的时候,捏着手里那块玉,我犹豫了。”

    “我犹豫了。”

    说到这里,他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来,低着头不敢看我们。

    话到这里,我已经基本上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的了!他没有进去报警,反而是自己拿着玉离开了,是这样吧。

    果然如此。

    “我识货,这块玉绝对是好玉,握在手里温暖细腻,细致的手感,一摸就是一块养人的玉!可笑我之前只是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摸,便以为这块玉几千块钱能拿得下来。如果我报警的话,它就不是我的了,而这块玉的价值,绝对不是我能买得起的。”

    “最终,我没有去报警,下午的时候我又悄悄的回去了古玩市场,发现那老头已经不在了,我就赶紧离开了哈尔滨,回到了我家,把这块玉给了我儿子。”

    “一开始我还没告诉我老婆,后来过了五六年,这事一直在我心里是个疙瘩,就跟她说了,但是我们想找那老头已经是没处找去了,只能这样生活下去。”

    说完这些,像是用尽了一个人的所有力气那样,谢晨辉极其无力的吞吐了一口烟雾,又长叹了一声,嘴里念叨着恶有恶报啊,恶有恶报啊,没了话说。

    丧子之痛何其痛苦,一般人根本感受不到,艾莫之心大于死,这会他已然没了多少赎罪的心思,只是为了儿子的死亡而痛苦。

    我也没有想到,竟然有这种事情,十五年前吗?那老头怎么样了?难道说这次抓走这孩子,其实就是为了那块玉?

    “那块玉呢?是不是在孩子身上?”

    我急忙问道,如果玉在孩子身上,那么把孩子抓走,一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带走玉,一切就很好理解了。

    他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块玉,在三年前被人给抢走了。”

    “抢走了?”

    我瞪大了眼睛,被抢走了?什么情况?

    “自从七年前我把那件事情告诉我老婆之后,她就害怕这玉来路不正,戴在孩子身上给孩子在出了什么事,所以就不让孩子带了,我自己带上了那块玉,大多数人不识货,我即使是带着也没什么,一直没出过什么事。”

    “在三年前的一天,我们林场伐木的地方那天换到了一个村子旁边,我们就去那里伐木,结果在干活的时候,我遇上那村子里远近闻名的恶霸。”

    “那村霸名字叫勒布杜斯,那村子几乎全都是鄂伦春人,那人看上了我的玉,花了五千块钱强行从我这里把玉给抢去了,我心想着这玉本身就是来路不正,况且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没了那股对这些东西热爱的劲头,再加上那村霸确实是厉害,我生怕惹上他到时候在出什么事,于是就给了他。”

    他这么说道,我一愣神,还特么有这种事情?

    “会不会是那人?”

    旁边的猴子提了一嘴,我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还是不怎么认同的。

    如果他说的不是假话,那么怎么想也不应该这个勒布杜斯还报复杀人啊,得了便宜的是他才对。

    我带着几个人从他们家里出来,天色已经晚了,现在也晚上**点钟了,再加上冬天,天黑地早,天上纷纷扬扬飘落起雪花来。

    “老大,你怎么看?”

    猴子一问,几人都看向我,唐钢队长虽然一开始对我伤口上撒盐的行为不怎么认同,但是看我果真从俩人口中套出了东西,现在倒是对我更加信服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对劲啊。”

    “哪,哪不对劲?”

    唐钢队长问道,刚问完就闭上了嘴。

    “你们注意到这夫妇俩的表情了吗?按理说如果他们仅仅只是知道这些的话,是不可能有这种表情的,这件事情虽然说起来是谢晨辉不仁不义,但是说到底,那老头也就和他一面相识而已。”

    “既然只是一面相识,那就是负了那老头又如何?这件事情何必一开始不说呢?难道他们俩真就这么朴实?眼里容不得一点点沙子?这点点曾经犯过的小错误,都要守口如**这么久?”

    我说道,确实如此,这件事情虽然在我眼里不同寻常,但是站在夫妇俩的立场上,应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才对。

    不就是坑了人吗?

    这世上偷奸耍滑之人多少?如果说那是城市,那么就说农村,都说农村人淳朴,可是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哪个村没有偷鸡摸狗,哪个村没有偷奸耍滑?

    真有这种自己犯了错就当成是犯了罪一样的人?这哪里是农村人,这分明就是圣人。

    几人不了解农村人,我可是了解的,我以前就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虽然大家都穷,但是人性还是一样的,更别说是这种经常要因为钱发愁,要为了活下去拼尽全力的人,在他们眼中这点小小的罪过,简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可以忽略。

    因为不这样,他们就活不下去。

    所以很奇怪啊,很奇怪。

    “他们俩应该还有什么别的没说的,这样吧,叫几个民警,在这村里面开始盘查,就查这一对夫妇平时的为人处事情况是什么样,能问到的全问。”

    我说道,唐钢队长也觉得是个办法,拿出手机呼叫警员。

    “那咱们干什么?”

    “咱们?当然是去看看这个,勒布杜斯了。”

    如果那些绑匪真的是为了这块玉而来,那么玉不在夫妇俩手上,而是在勒布杜斯手里,那么这个勒布杜斯现在很可能,相当的危险,不是一般的危险。

    同时,警局那边的调查也要加速跟上,十五年前的哈尔滨,有没有一个老人出什么事情,还有那个手机号的主人是哈尔滨的,现在能不能找到这个人,不出意外这就是凶手了。

    剩下的线索都可以慢慢查,但是我们去找那勒布杜斯可耽误不得,万一去晚了人出事那就不好了,于是因为之前问了勒布杜斯的家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就开着警车马不停蹄的前往那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