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8章奇怪的老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虽然我之前打心眼里是不相信有这种事情的,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着荒诞的一幕,不知为何本能地想起这个。

    不对不对,我摇了摇头,这种超自然现象是不会存在的,如果存在,我们警察全都失业了,所有的事情都是人类做出来的,这世上不存在那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才对。

    我心里念叨着,想要找出三个人消失的方法,在雪地中,不留下脚印也能行走的方法。

    存在吗?

    终于,在众人越来越离谱的猜测和我们深沉的思考中,我们到了这个村庄。

    果然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在到达这村庄附近一百米的距离外,最后一个脚印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三个人好像是全都消失了一样。

    我们眼睛所看到的一切,正在肆无忌惮地挑战我们这几个刑警多年以来的经验以及从出生到现在的知识学习建立起来的常识。

    到了村庄,第一眼望过去,第一个想法就是这里真小,说是村子,其实最多也就一百多户人家吧,人口能有个五百人顶了天去了,而且一个个的房子都是那种泥土垒成的土墙,也就只有两米的高度,好在还亮着灯,至少说明这地方是有电的。

    村子里传来几声犬吠,而这个时候天上开始降下更大的雪花,不应该说是雪片,伴随着雪片而来的,是呼呼吹的北风,夹杂着霜寒吹过来。

    “要下暴风雪了。”

    唐警官这么说了一声。

    确实如此,雪是越来越大了,呼呼冷风吹的人是直打哆嗦,我们只能先走到村口的这家敲门问问,试试能不能问问看村里的勒布杜斯家在哪里。

    敲了半天门门这才打开,吱呀呀的厚重的木门被推开,里面昏暗的灯光朝着我们手电筒的灯光混合过来,正在我们想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突然,门缝中露出一张诡异无比的脸。

    却说那脸,两只眼珠生生的瞪大,好似毫无生气的瞪着我们,眼皮子耷拉在上面,皱皱巴巴的皮肤像是干旱久了的地面一般斑驳,特别干燥的皮肤耷拉在脸上,而在额头这个位置,还有个凸出来像是钢珠那么大的痦子,看起来怪异无比,像是额间开了只眼睛一样。

    这是一张老人的脸。

    我们几个即使是心理素质好到了这个程度也愣是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见那张脸动了动,嘴唇上下浮动问道:“你们是干嘛的?”

    “老人家,我们是塔河县公安局的,来这里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唐钢队长掏出警官证给老人看,事实上他来很大的原因就是这样,不管怎么说我们又不是当地警方,总是有种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

    老人费力的剥开眼皮瞧了一眼唐队长的警官证,随后便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走吧。”

    转身就欲离去。

    啥?

    我人都傻了,不光是我,我们几个全都傻了。

    哪有这样的?

    本来还觉得老人应该把门拉开然后把我们迎进去呢,谁知道竟然是这个待遇。

    虽然不至于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那种感觉,但是说实话除了之前柳相风的家人那种奇葩,大多数老百姓听说是警察都会很配合的。

    这似乎也给了我们一种错觉,那就是我们到哪都是会被支持的。

    现在却堂而皇之的给了我们一个闭门羹,我们会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然我们这么多年的刑警生涯,遇到的人也是多了,所以立马拦住了老头劝阻他。

    “老人家,虽然这么晚叨扰实在是不太好,但是我们现在在调查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特别的重要,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说道。

    老头眨巴眨巴眼睛,那看着吓人的眼珠子上下一转,把门一拉说道:“那你们进来吧。”

    这前后态度的转变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呆在外面确实是太冷了,我们也就跟了进来。

    好奇怪。

    老人的反应太奇怪了。

    如果说一开始拒绝是不想牵扯进去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一幕就很奇怪了,竟然就这么被我一句话给说服了?

    开什么玩笑?

    不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么难听的话,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是那么讲道理的,也是难以讲道理的,以往我们也会有这种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的情况,而且我们又不能向无关人员提供关于本案的线索。

    自然就不能抓着老人的脖子告诉他,现在有人已经死了,而且还有人即将要死这样的事情来让他配合我们的工作了。

    他的反应特别奇怪,好像是一听到我们在调查案件马上就决定留下我们了。

    是有什么事情吗?

    别的不说,跟着老人走进他家。

    家中的陈设大多数都是很老旧的那种,看着有些年月了,而且家中这些家具上面都有厚厚的灰尘,简直不像是个有人在住的屋子。

    猴子凑到我跟前悄悄的说道:“这老头该不会是鬼吧?这屋子里面到处都是灰,好像这屋子好久没人住了,他在这里面,该不会……”

    我差点没忍住抽他一耳光的**。

    虽然这种阴森森的屋子,灯光昏暗再加上老人长的很恐怖,是有点让人后背凉嗖嗖的,但是一个刑警说出这种话,如果他不是开玩笑的,我真想一枪蹦了他。

    看到我脸色不好,他也闭上了嘴,老人看到了我们的讨论,说道:“家里好久没有打扫过了,我一个人住,我也懒得收拾什么了,凑合坐坐吧。”

    说完转身离开,我们坐在似乎是卧室的屋子内,我观察着周围。

    被褥有最近在睡的痕迹,炕也是热的,所以可以证明老人是住在这屋子里没错,老人的个子不高,腿脚也不好,所以这屋子里不管是桌子还是柜子都普遍不高,看来这里是他家没错。

    过了会,老人端过来个茶壶,还有几个杯子一人一个分给我们,倒上了热茶,就着滚烫喝下去,身子也暖了不少。

    正在这时我浑身一震,趁着老头没注意拿起杯子往杯内看了一眼,心中深深的疑虑已经开始散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