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59章勒布杜斯没回来。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杯子上有着一点点没有擦去的茶垢。

    奇怪,好奇怪。

    不光是我的杯子上,我看了一下周围,连旁边的老茂手中的那个杯子也是一样的。

    经常喝茶的杯子上才会有这样的茶垢,但是这就怪了,老人看起来是一个人在家的,而且不光如此,从他家里面的陈设还有到处都是灰尘来看,他没有撒谎,他是一个人在家。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一个人用俩杯子吗?还是说,在村里面有人经常和他一起喝茶?

    如果村里经常有人和他一起喝茶,那他家至少也要收拾收拾吧?总不能这么脏乱的就见客人吧?

    简单的和老人聊了一下,据他所说,他是一个人住,老伴前些年死了,有个儿子,出去打工去了,好些年也不见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联系也联系不上了,现在也不指望了。

    说话间还咳嗽了几下,感觉像是患了病,再看一眼这生活状况,简直像是等死的人。

    这不是什么天方夜谭,我国经济落后的地方有大量的这种空巢老人,我们已经习惯了,少有心理波动,只是在听到老人感叹的说自己有时候一睡就是两天不起来,无人问询无人照顾,觉得自己好像死了一样的时候稍微有些感叹。

    听到这里我眉头一皱,虽然他是这样说,可茶杯不这样说明。

    他在说假话,就算是孤独一些,也还没到一觉睡起来两天无人问询的地步,经常一起喝茶,证明关系不错才是。

    然而还没等我问老人这方面的问题,他反倒是问起我们来了。

    “那几位警官来这里是要调查什么事情呢?”

    看似波澜不惊的询问,还刻意的用装着茶水的杯子遮住了自己的嘴巴,但是他的眼神,是那种很有求知欲的眼神。

    好奇。

    他很好奇。

    不,那已经不能说是好奇了吧,与其说是好奇,不如说是窥视。

    “我们是来找勒布杜斯的,请问他家在村里哪里?”

    我问道,一直观察着老人的表情。

    “勒布杜斯?这倒是,没想到没想到……”

    老人乐呵呵的说道,只是刚才手差点不稳的把杯子掉下来。

    他的反应很有趣,虽然装作自己对此是看好戏的状态,但是无法改变的是他在刚刚,确确实实的对于这个答案很看重。

    为什么呢?勒布杜斯,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哦?什么意思?”

    我疑心道。

    “勒布杜斯犯了什么罪?”

    老人继续问道。

    “犯罪倒是谈不上,就是找他了解了解情况。”

    我说道,老人和我对视了三秒钟,随后移过了视线。

    按理来说这时候我们直接问勒布杜斯家在什么地方就可以了,但是我却对这个老人有了些兴趣,想和他多聊聊。

    当然,在此之前,还是要先确认勒布杜斯的安危的。

    “你们来的不是时候,勒布杜斯今天晚上很可能不会回来的。这些年他一直在做林场的工作,今天下午也是匆匆忙忙的出去了,眼瞅着这么大的雪,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老人说道,我眉毛一凛。

    是这样的吗?

    当然,即使是老人这么说了,我们还是要去看一看勒布杜斯是不是没有回来的,老人带着我们出了门,虽然村子不大,但是两个房子离的也不近,走了两分钟才走到。

    不一会,雪已经落了不少了,比之我们之前来的时候已经有些厚实了,踩在脚下的声音都深了不少。

    从老人的家中到了勒布杜斯的家中,敲门果然是没人的,虽然擅自闯入不太好,但我们还是进去看了下,勒布杜斯并不在家里,看来果然是和老人说的那样,勒布杜斯出去了。

    没办法,虽然我们心忧勒布杜斯的安危,但是现在大雪封山,想下去实在是太难了,而且这里手机想打电话都没什么信号,想联系也联系不到,只有看勒布杜斯的造化了。

    不过也不一定,因为从我们之前掌握的脚印来看,虽然诡异了点,但是那三个凶手没准人是在这里的,我们先跟着老人回到他家,呆在勒布杜斯家里虽然也不错,但是实在是太冷了些,只能是回到老人家中。

    而老人也跟我们说了说关于勒布杜斯的信息。

    勒布杜斯虽然是村霸,但是那也只是他人高马大加上逞凶斗狠而已,老人跟我们说了下,我们也能理解。

    像是这种乡村,乡野之间,这里和大城市不同的是,这里确实是很多时候缺失了文明的部分。

    尤其是乡村里面,那衡量谁说话有用的不是你多有文化多有学识,看的是家中有几个男的,这样和别人吵起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很好的威慑力。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多时候文明不能解决问题,相反,野蛮才可以。

    不过就算是村霸,但是也不敢很多事情做得过分,最多就是能让人害怕一些而已,最多能捞到的好处也就是一点点鸡毛蒜皮的,谁家的鸡丢了怀疑是你但是不敢去找你对峙这种程度的小摩擦罢了。

    而据老人所说,勒布杜斯以前是村霸,但是在十年前的时候勒布杜斯的老婆死了,自此这个村霸就不再是村霸了,反而是脚踏实地的开始谋生活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了。

    虽然老人说的这些对我们也有些用处,但是也是收效甚微,我们其实并不想知道勒布杜斯的生平,只是问了老人有没有看到勒布杜斯身上有块玉石,而老人则摇头说没有,他和勒布杜斯的关系并不怎么样,甚至在勒布杜斯年轻而老人还没有那么老的时候俩人还发生过一些摩擦,所以对勒布杜斯的观察并不多。

    “原来如此。”我摸了摸下巴回道,这么说之前他有那么大的反应,也是因为曾经和勒布杜斯有过摩擦的原因吗?

    我这样想着陷入了沉思,这样一来老人之前有可能和勒布杜斯有什么联系这一点,我的疑虑也慢慢放下了。

    正这时候,茶水喝完了,老人刚准备起身,旁边的猴子很有眼色的从他手中把茶壶接过去,说道:“我去吧,您歇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