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68章打开的木门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终于,并没有起什么波澜的,我们回到了之前出发的墓前,三人正在观察着棺材还有墓中的一些细节,见我们回来了俩人围上来问我们有没有找到地上脚印人的线索。

    可这时候别说是我了,我旁边的老茂哪里有这个心情回答他们的问题,赶紧冲上去问老头这村里有没有或者是有没有过一个叫做全正茂的人。

    或者说他们村子有没有过一个姓全的人。

    老头凄厉一笑,是的,他的笑容我很难形容,只能用凄厉来形容,本身就不怎么好看的斑驳的脸,在这时候诡异的环境还有不怎么好的灯光之下就显得更加的邪性。

    “姓全?是那个墓吗?”

    让人没想到的是,老头竟然知道那个墓!

    “什么?你知道?是你们村的人吗?”

    老茂像是找到了救世主一样,其实他本不该如此脆弱的,只是这巧合巧合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有种让人不敢去细细思考的感觉,如果思考下去,会愈发的恐怖。

    然而老头却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知道那个墓而已。”

    “因为那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有墓碑的墓,而且那个碑还那么漂亮。”

    老头用了漂亮两个字来形容,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这时候也让之前根本顾不得去思考如此细致的东西的我们回过了神。

    确实,那碑,按照正常人的审美,是挺漂亮的。

    黑漆涂满墓碑,刻出来的字被镂空,周围还有两层花边。

    虽然用漂亮二字来形容墓碑,总给人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但是也勉强说得过去。

    “那个墓,是十五年前的时候,突然出现在坟地里的,说起来这也是个怪事。十五年前那墓的周围也没有多少的墓,那里还是个稍微有点空旷的地方,那几天并没有听说过村里哪里有人死了,也没有听说有谁要安葬人,只是突然好像一夜之间,那墓和墓碑就立在那里了。”

    “我曾经观察过那个墓碑,上面的名字我也记得很清楚,只是我从小在村里长大,村里每个人我都见过,甚至每个人叫什么我都说得出来,我们村里,并不存在一个叫做全正茂的人。”

    老人说完这话,旁边的老茂有点恍惚,至少墓碑是十五年前立下的,这样一来和他撞名字的概率那就小得多了,但是却又有更加不好的联想,所以他才会恍惚。

    至于猴子好像是知道老茂叫什么名字,所以这时候诧异地看着我们俩,直到我点了点头,他才不露声色。

    “你说的是真的?”

    我问老头,如果真如他所言,这事情说正常也正常,说诡异也诡异。

    “村里人都可以证实我的话,你们不信的话明天一问就知道了。”

    老头倒是坦坦荡荡的回应,似乎无懈可击。

    十五年前,就有个墓了,而且还是突然之间,一夜之间出现的墓与墓碑?

    但是名字为什么会一样,真的是巧合那么简单吗?

    可如果不是巧合的话,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情形?

    早在十五年前,就有人知道十五年后会有一个叫做全正茂的人来到这个墓地,会在惊慌失措之下看到这个墓,然后被吓了一跳吗?

    这未免也太玄幻了点,人类是无法预知未来的。

    很理智的,大家一致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个问题,而是先处理这个墓的问题。

    老人跟我们详细说起了他当年埋葬他妻子的情况,虽然他膝下无儿无女,但是在村子里这么些年,和他关系好的也是不少的,当天帮着他安葬了他妻子,棺木没有错,就是这个棺木。

    看来棺木是不存在问题的了,这样一来我所思考过的在棺木上动什么手脚,似乎也不太现实的样子,随后我拿着手电下到墓坑中看了一下,下面并没有挖出来的洞,除非对方挖完之后把洞给填起来了,不过那样照样会留下土壤松动的痕迹。

    这就奇怪了,棺木到底是怎样破土而出的呢?

    随后我们又观察了棺木之内,这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棺木的背面有几个很像是被老鼠啃过的空洞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疑点了,而这种墓地里老鼠也是很多的,啃噬尸体或者是吃棺木内的殉葬物,这些也都是比较正常的。

    很难想象这是人用了什么样的诡计让棺木破土而出。

    这时候时间也已经来到了一点多了,现在雪下得这么大,我们也不能在外面站的时间太长了,否则的话一直吹着风,迟早要出事。

    虽然老头老伴的骸骨没了,但是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别的损失了,即使是抓到了凶手,最多也只能用偷盗尸体罪来定罪。

    当然了对于我们来说不管是多小的犯罪那都是犯罪,我们都是要拼尽全力去侦破的,为了不让雪继续覆盖现场,只能先用塑料层在这上面勉强搭个简陋的棚子,做完这些我们再先去休息,寻找别的破案点。

    而我们也去了一下老头所指认的,勒布杜斯妻子的坟墓,不过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勒布杜斯妻子的坟墓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如果是想塑造恐怖氛围的话,一个也是做,两个也是做,为什么不一起做了?

    这样能营造出两个人都同时复活的假象,让我们害怕不是吗?但是却并没有。

    稍微有点在意。

    我们一路回老人家,结果在经过勒布杜斯家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之前我们来过的勒布杜斯家里门是没有锁住的,我们之前也是进来了,但是在我们离开之后是将勒布杜斯家的门牢牢地关住了。

    他们家的门是那种厚重的木门,风是吹不开的,这一点之前我们推开门的时候都发现了。

    而现在这木门却被打开了!不光是打开了,而且还是开的敞亮,很难想像风能吹成这个样子。

    有人进了勒布杜斯的家里。

    是谁?是勒布杜斯本人吗?

    如果是勒布杜斯本人的话,他会不锁住自己家的门,反而将门大开吗?

    这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