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2章盘子下的血手印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勒布杜斯又不是傻子,晚上走这种山路上山,不要命了吗?

    说不准他有什么迫不得已必须上山的理由,又或者,不是他自己上山的,而是被凶手抓上来的,也存在着这个可能。

    总之,这个案子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了,不管是密室还是如此残酷,乃至丧心病狂的杀人方法,又或者是为什么勒布杜斯会在深夜上山,这些都让我们焦头烂额。

    而且我们这次来得急,光我们几个人来了,而现在外面大雪封山,别说是没信号打电话,就是有信号,恐怕警方也是上不来的。

    这样一来我们就没办法很好的验尸,只能先根据我们的经验来判断。

    切割尸块的刀相当的锋利,这种锋利让我想起了之前那起剥皮案之中的凶器,而且凶手也很可能就是那三个人,不说要完成这密室了,光是把尸体剁成这么多这么细致的尸块,就是很难做到的,时间上恐怕来不及。

    凶手至少是三个人。

    可是这些连环密室是怎么做到的?

    第一个房间里面有第二个房间的钥匙,第二个房间里面有第三个房间的钥匙,以此类推,在这最后一个屋子之内,桌上放着的钥匙,应该就是第一个房间的钥匙了。

    这五个房间只有第三个和第四个房间是连在一起的,剩下的都隔得很远,更不要说从第一个房间到最后一个房间的距离了。

    房间除了门之外也有窗户,但是不知道是勒布杜斯的恶趣味还是什么,他们家的这几个房间内的所有窗户外面都有防护栏,从里面往外面看,简直像是在监狱铁窗一样,人想从这里逃出来是不现实的。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勒布杜斯家里的窗户,我试了一下,拉不开。

    玻璃被封住了,用胶带死死的封住了缝隙,从因为大量灰尘沾染而发黑的胶带上可以看出,这胶带是很早之前就粘上了,至少和这起密室杀人案凶手的诡计没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密室,别的房间内的玻璃和门也都是这个样子的,倘若将门给关住,这里面才是真的密不透风,也难怪之前我们进来的时候味道那么大了。

    也就是说,不管钥匙如何颠倒,不管某个钥匙是不是用来打开本密室的门,可是一切都没有改变,它还是个密室。

    案发现场,仍然是个密室。

    更不要说,这相当于将同一个密室的诡计重复用了好几次,犯人简直就是在告诉我们,随意制造和随意出入这样的密室,对于他们来说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这简直是往我们脸上抽耳光。

    经过了短暂的讨论,我们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些密室的问题,先观察现场的线索,差不多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管凶手有多少人,但是就目前看来,处理尸体的人只有一个。

    伤口暂时分辨不出来,也就不清楚杀死死者的方法了,但是能确定应该就是用来分尸的那把凶器了,因为死者身上只有创伤,而没有别的伤口。

    处理尸体的人只有一个,是因为现场只留下了一个人的脚印,在这满地都是血,到处都泼洒着血迹的凌乱的现场,只有一个人的脚印。

    这些脚印特别的凌乱,看得出来凶手生前是在房间内转来转去的,应该是在处理尸体。

    从脚印来分析,对方是个中年男人,身高很高,大概有一米八还多,虽然东北人在普遍印象中都是身高很高的,但是这样的身高也算是高的了。

    凶手孔武有力,不管是杀人还是分尸,都需要特别的体力才行。

    不过通过脚印分析出来的不仅仅只是这些而已,更加诡异的是……现场虽然有大量凌乱的血脚印,但是却没有凶手如何离开的脚印。

    是他将脚下的血迹清理了吗?可是除非是把地面好好的清洗一遍,不然的话怎么走都会留下脚印的,这实在是诡异无比。

    就好像是我们之前在雪地上看到的突然消失的脚印那样,凶手好似在杀完人并且分尸,做完了这很有仪式感的桌上的好几个盘子之后,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又一次脚印消失了吗?我们甚至都有些麻木了,看来如果不破解掉不留下脚印的诡计,就连案子的正常调查都很难进行下去了。

    在几人为脚印问题争论不休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桌上的这几个盘子的背面。

    果不其然!盘子的背面,有血手印!

    这让我振奋不已!我们终于找到了关于凶手的很决定性的证据了!

    血手印,脚印全都在!虽然对于大范围内盘查凶手没什么作用,但是也算是有了些突破了。

    “这是,凶手留下来的吗?”

    几人停止了讨论,见我发现了盘子背后的手印,问道。

    “恐怕是的,因为这个屋子是死者的卧室,怎么想这些盘子都不应该本来就放在这里才对,那就是凶手在杀完人之后去取过来的,这上面的血手印应该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了。”

    我推测道,这血手印并不完整,也能看出不是刻意留下来,而是端起盘子无意识情况下留下来的。

    只是,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怎么看都看不出凶手是这么愚蠢的人,会犯留下手印这种低级的错误。

    只要戴上手套就完全可以避免这样的行为,那么为什么还会留下来?

    难道真是凶手太大意了?

    和几人不同的是,猴子看了看这盘子下面的血手印愣了一下,随后又看了看那桌上放在盘子内的人的双手,打了个哆嗦说道:“老,老大,好像不太对。”

    “啊?哪里不对?”

    “这手印,怎么很像是死者留下来的呢?”

    猴子说道,指向了桌上那个放着双手双脚的盘子。

    不会吧?

    我戴上手套将被剁下来的双手的右手拿了起来,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随后又将那手对上了盘子的底部,在仔细观察过后脸色一变。

    猴子说的是对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