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3章人奶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真的一样!

    盘子下面的手印,不是犯人留下来的,而是死者自己留下来的?

    怎么会这样?

    “死者为什么会去端盘子?而且还是在手上有血的情况下?”

    我诧异的说道,确实,这很让人想不明白。

    正常来说,在凶杀进行的情况下,面对凶手,死者应该是尽力反抗才是。

    这手印毫无疑问是端着一堆盘子走过来的证明,而不是拿起盘子来自卫。

    如果说凶手是死者认识的人,为他端过来盘子是因为想好好招待一下凶手,那么血是怎么来的?

    很明显凶手是先进行了杀死死者这个过程,随后才会留下这么多的血的,只有这样死者手上才会沾着这么多的血。

    可是诡异的就是,盘子背后的血手印是死者留下来的。

    仔细想想的话,存在着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死者在被凶手打伤之后还没有死,但是因为被打伤了,所以身上有特别多的血,这个时候死者去厨房拿了这些盘子进来,而且还是用他还沾着血的双手拿过来的。

    这很难想像,因为死者勒布杜斯是个脾气很爆的人,这一点从之前我们的调查还有刚才那老头的叙述中就能看得出来。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被凶手打伤了,还会受凶手的威胁,去厨房拿来盘子。

    而且,要在盘子上留下这么多的血,还不是刻意留下来的,这代表着当时死者满手都是血了。

    如此的一个出血量,他进行过去拿盘子这么一个动作,本身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至于第二种可能。

    “很可能这并不是死者拿来了,而是凶手把死者的双手剁下来了,然后故意粘上了血,在盘子背后留下手印,为的就是误导我们。”

    猴子说出了我想说的第二种可能。

    “可是,这现实吗?”

    我皱着眉头说道。

    不太现实。

    拿起了个盘子试了一下,重复了一下这个端着的这个操作。

    并且又忍着不适拿起了死者的右手,想要重现端这个动作。

    做不到。

    四指微微弯曲的平托,大拇指轻轻地按上,无论是微微弯曲的平托,还是轻轻按上,都是被砍下来的手所做不到的动作。

    因为被砍下来,本身手已经不再是人类身上的好伙伴,仅仅只成了肉和骨头,身体组织而已。

    想做这么复杂的动作有些不太现实,其实强行做还是能做得了的,只是做不了这么自然。

    自然的如同没有被砍下来一样。

    那或许还有第三种可能。

    死者是自愿被杀死的,所以他在被凶手重伤的情况下,仍然自愿的前往了厨房,拿出了这么多的盘子,哪怕身上已经出了这么多的血的情况。

    可是这怎么可能?死者勒布杜斯的人际关系十分单薄,几乎没有什么好朋友,他也没有亲戚,唯一一个算是亲人的妻子,似乎在十年前死去了,这样一来,很难想像有人能让死者心甘情愿去死。

    况且别说是死者这种恶霸一样的性格了,就是再好的老好人,当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被杀死吧?

    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我说这个推测时候,有人突然说了一句:“如果杀他的人,是被他害死的妻子的话,怀着愧疚感的话,他应该是会这么做的。”

    “一个人想改变自己多年的习性可是不简单的一件事情,但是在妻子死后,勒布杜斯改变了自己生活的习性,不说他对妻子的死有所愧疚,至少也是有所触动的吧?”

    这话让我们浑身一震。

    什么意思?意思是这不是人杀的人,而是鬼杀的人咯?既然他妻子已经死去了,那又怎么会出现杀人?

    身为刑警,却说出这么荒诞的话,简直是,我朝着那人的方向看去,发现说这话的人正是老茂。

    老茂被我们几个注视也察觉到自己言语的不妥,摸了摸头说道:“我只是再说这种可能了,不是说作案的人不是人而是鬼了。”

    “如果我的话让你们不满意的话,当我没说好了。”

    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这话猴子说都行,因为他是那种喜欢开玩笑打岔的。

    他虽然喜欢说b话,但是因为大家都习惯了,他这么说大家最多就是一笑而过,如果说的过分了也没有什么。

    但是老茂,可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

    他这人一般都是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那种,严谨程度仅此于我,连老茂都这么说,看得出他的内心是有所动摇的。

    是因为,之前那墓碑上他名字的缘故吗?

    虽然那事情确实是很诡异,也很让人毛骨悚然,但是老茂会不会……

    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他了,因为十几年前就被刻在墓碑上的名字又不是我的,而是他的。

    我摇了摇头,权当作没有听到这话就是了,他说的话我们也不怎么考虑了,因为很显然从现场留下的脚印来看,凶手是男人。

    被杀的勒布杜斯,怎么看都是个异性恋。

    所以他这个可能应该是不存在的了。

    对于血手印的讨论到此为止,现在只能倾向是第一种可能,不管犯人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但是他就是在死者被他伤到了情况下,还让死者帮他把盘子给端过来了,应该是威胁吧,如果不做的话就杀了你之类的。

    现场需要排查的东西太多,我们也只有一样一样的进行,到现在,我们才开始观察桌上的这几个盘子,还有被放在上面的身体组织。

    首先引起我们注意的是,那盘牛奶还有上面的奶油。

    为什么要放这玩意在盘子上,仅仅只是为了凑够草原八珍的数量吗?按照这个思路来推测,犯人很可能是个强迫症。

    却是这个时候,唐队长端起盘子凑近鼻前轻轻嗅了嗅,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又闻了闻这才说道:“这,这奶似乎不是牛奶,也不是马奶,这是人,奶。”

    啥?

    他这话一说我们全都懵了,这是人,奶?

    这就有意思了。

    “是不是你闻错了?死者可是男性啊。”

    猴子凑了这么一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