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4章幼子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他说的不错,死者是男性啊!

    而且,就我们目前的调查显示,死者只有一名,是男性,是勒布杜斯!

    如果说这桌上的奶是人,奶的话,那倒是挺符合凶手这恶趣味的杀人方式的,将死者当成可以食用的牲口,而并不是和自己一样平等的人,这应该是搞出这么一出残忍杀人方法的用意,仪式感很强。

    可是死者是特么的男性啊!如果是个女性的话还正常,但是男性总不能有这么多的奶吧?

    看着我们都奇怪的看着他,唐队长罕见的老脸一红,当然了他那黝黑的皮肤看不出是不是红了,只是脸上那种尴尬的表情,应该是脸红了。

    “你们对人,奶不了解吧,我恰好了解一点,人,奶的味道会比牛奶甜一点,但是会很腥,比牛奶腥的多,你们闻闻就知道了,这应该是人的奶。”

    唐队长说道,听得我们一脸蒙逼。

    废话!在场的哪个不是二三十岁的大老爷们,而且似乎全都是单身狗。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人,奶的味道和牛奶的味道有什么区别啊!

    而且,如果不是现在我们所处很紧张的环境之中,我都想狠狠的对唐队长喊出,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这句话。

    唐队长似乎是不想让我们认为他会是那种对女人的奶充满诡异兴趣的人,所以解释道:“我年轻的时候去做工,有一次眼睛被电焊的电焊光给照了,疼得要命,老人们有个偏方就是人,奶滴到眼睛里就没事了,当时到旁边村子里去借了点人,奶,当时我闻到味道了,而且那玩意顺着眼睛滴到嘴里,味道确实是和牛奶不太一样,这应该是人,奶而不是牛奶。”

    唐队长言之凿凿我们似乎也无法反驳,到底是人,奶还是牛奶我们没什么经验没办法判断,但是从桌上的蒙古八珍的角度来考虑,是人,奶似乎是比较合情合理一些。

    但是死者是个男性,怎么会有奶?

    他还是个单身汉,家里就他一个人。

    那么这桌上的人,奶是谁的?

    这就很诡异了,难道说凶手之中还有个女人不成?

    不对啊。

    “其实男人也不是没有乳,汁,男人也是有的,只不过这是体质问题,而且男人即使是有也不会多,因为乳腺本身已经退化了。”

    猴子这么说了一句,我跟着点了点头,即使是有,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吧。

    也就是说,在一个谋杀,分尸的现场,出现了并不是死者的乳,汁,而是来自另外一个女人的?

    这很可能成为案件的突破口,即使是密室没有告破,也有可能因此得到更多线索,乃至是找到凶手。

    剩下的我们又分析了桌上的几个人体组织,有争议的点和我之前暗自梳理的差不多。

    一个是死者的脖子,整个被切了下来,这个是象征着什么?

    还有一个就是残缺了的夤沆,也就是麋鹿的幼子。

    应该是因为死者并没有子嗣的原因,才没有出现这一道菜,但是凶手连死者没有的乳,汁都能搞出来,可见凶手是个强迫症,凡事一定要强调完美。

    那么怎么会忍耐这八样菜之中缺了一环呢?

    “话说,我之前谈了个女朋友。”

    猴子用很别扭的表情说道。

    为什么呢?是尽力不在我们面前表现出幸灾乐祸吗?

    “额,有一次听到她说关于天鹅颈这么一个词语,我觉得很感兴趣,于是就问了问她,天鹅颈就是人的脖子修长纤细,很像是天鹅的脖子,这才这么拟称,桌上似乎是没有天鹅炙,会不会,是把犯人的脖子当成了天鹅颈来化用了?”

    猴子说的这话让我眼前一亮,原来如此吗?

    就说砍掉脖子放在桌上的行为如此的诡异,但是没想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而且,因为猴子的话让我们将目光投射在了这被切下来的脖子上,不得不说……还真的挺纤细的。

    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被砍下来的和在人身体上的,对于人的视角会有所限制。

    这么一看,勒布杜斯的脖子还真是有些纤细!

    一开始我判断死者是男性,就是从脖子上凸起的喉结来判断的,不过不得不说,勒布杜斯的脖子确实是比起正常男性纤细不少。

    是因为他少数民族的原因吗?

    也就是说,凶手不光知道勒布杜斯的脖子纤细,也得知道天鹅颈这么一个说法,所以凶手的这个仪式才能成立吗?

    因为我们在场的几个大老粗愣是完全没有听过什么所谓的天鹅颈这种说法,就证明在正常男性的视角之中,这种信息是不容易获取到的才对。

    这样一来,凶手,说不准还真有可能存在女性。

    不管是盘子中的人乳,还是这天鹅颈的化用,都是如此。

    整个屋子我们都已经搜查过了,这应该就是唯一的现场了,也是唯一死者遇害的地方,并不存在别的遇害的地方,所以说这盘子中的人乳还真的很有可能是凶手的。

    “那么,就只剩下夤沆这一样菜了是吧?正常按照凶手的思维方式来思考,应该是死者并不存在子嗣,所以就不存在所谓的幼子了,这样一来这个菜不存在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这么说道,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会,会不会是这样……凶手之所以没有夤沆这个菜,是因为早就已经做过了?”

    唐队长这么说道,让我们剩下的几人都摸不找头脑。

    什么意思?早就已经做过了?

    可是,这里就只有勒布杜斯一个死者啊。

    等等?

    我瞳孔紧缩,难道说……

    “没错,夤沆这道菜,有不少的地方的做法,是先将麋鹿的幼子皮给剥掉。”

    唐队长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因为这样,那个孩子才被杀死的吗?

    被全身剥掉皮,悲惨的死去。

    “等等,可是如果说那个孩子的死印证着夤沆的话,那么岂不是说,那孩子是勒布杜斯的孩子?”

    我这样想到,会有这个可能吗?

    到底是凶手顺手杀了为了凑数,还是这其中真存在着这样一段隐情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