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5章录音机里的女鬼声音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这一点在没有确认之前是没办法去猜测的,不排除这个可能。

    倘若真是这样,那我们会得出一个什么结论?

    凶手是熟人,是勒布杜斯的熟人。

    因为什么呢?

    倘若那孩子真是勒布杜斯的孩子,这里面会牵扯到很多东西,到底是勒布杜斯给谢晨辉带了绿帽子,还是俩人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些都一点不重要。

    重要的是,倘若真是这样,这件事情双方都没有提出,想必普通人也都是不知道的,不管是这村里人不知道,还是谢晨辉并没有告诉我们。

    证明这件事情不是那么轻易的能说出口的,它是隐藏着的事情。

    既然如此,凶手是怎么知道的?这就很奇怪了,所以凶手必然是二者的熟人才是!

    这样一来,调查范围都小了不少!所以没准这还是个好事。

    不过猴子也提出了质疑,问道:“怎么可能?他们之间除了都是受害人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联系,怎么可能就这么认为死去的孩子是勒布杜斯的?”

    “存在这种可能,你们注意到了吗?谢晨辉的唇沟短小,一般这样的人,生育能力普遍较弱。”

    我说道,这也是以前我闲暇时分学习过的关于人体的知识。

    这时候时间也已经快到凌晨三点钟了,即使是铁人也得累了,我们也不例外,因为害怕离开现场出什么岔子,我们都不敢离开,只能就在勒布杜斯家第一个密室内休息了,不过即使是休息了,也还是要有人守夜的,老茂说他守夜,他不困,不过我们从上飞机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六个小时没有休息了,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困的?

    但是我们也是理解了老茂的善意的谎言,我准备只躺一会就睡起来顶替老茂。

    因为床睡不下,我们将床上的床单给弄下来丢地上打了地铺,这种天气冷得要死,睡地上简直就和冰窖里没什么区别了,但是也没办法,勉强在这房间里生了个火,听着噼里啪啦的火声,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梦中我似乎还在这屋内,只是我在这屋内行走的时候,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女人,这女人双脚是不沾地面的,一身白衣飘飘,头发如黑色的瀑布,但是却看不到脸。

    这是鬼?

    她朝我转向了,我努力的想看清楚这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我却并没有看清楚,于是我迈起脚步朝那女人走去,这时候我却醒了过来。

    天还是蒙蒙亮,耳边传来这村内的鸡鸣犬吠,时间是早上六点,虽然起的早了点昨晚只睡了那么三个小时,但是睡过觉还是不一样的,比之前精神了不少,先把猴子给叫了起来,让他去替换一下老茂,而我则是先回到现场去看了一下,幸好是寒冷的冬天,所以尸体即使是这样也还是能暂时的保存下来。

    因为手机没有信号,而且外面的雪仍然是这么大,我们根本没办法下山,只能看山下的警部能不能派些警察上来找我们,仅仅只有我们几个想侦破这个杀人案还是有点难。

    虽然人数在侦破案件上基本上是没什么用的,但是走访调查,以及验尸,还原现场痕迹这些工作我们也是没法做的,即使是能做,在没有仪器的情况下也是效率奇低。

    昨晚我们看了后院,果然后院那一直哭泣和惨叫着的声音不是别的,正是收录放机里面的声音,这种老式的收录放机,我以为在现在这个时候我已经看不到这玩意了呢,没想到在这里还是有的。

    拿出里面安放着的磁带,我发现和我想象的不同的是,这磁带很像是原版买录音机时候送的磁带。

    这种录音机收音机一般是不能用来录音的,只有在连接外部录音笔之后,才能将外部的声音录好再播放出来。

    录音机被挂在后面牛圈的木杆上面,就这么一直播放着,我本来以为这录音机是犯人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在录入了声音之后,特地带到这个地方,为的就是吓我们一跳。

    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录音机的背后有着一层厚厚的蒙尘,就像是从角落里翻找出来的那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在第三个密室之中的时候,那桌子上确实是在蒙尘之中缺了一块,而大小和录音机的大小差不多,很有可能这录音机是本身勒布杜斯家里的东西。

    再确认这一点之后,有些事情就变得诡异起来了。

    录音机的磁带看起来像是买赠送的,以前我小的时候我们家也有一个这种录音机,赠送的磁带一般是空的。

    这本身就是勒布杜斯家里的录音机,而且连磁带都是,本来我是以为这玩意是凶手特地带过来的,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勒布杜斯家里,怎么会有声音如此诡异的录音?

    这录音机中的女人声音到底是谁的?

    难道说是他十年前死去的妻子吗?

    难道说把这声音留了十年?

    想到这里我浑身一颤,因为这录音中女人的哭泣声实在是太凄惨了,而且之前我们听的不仔细,现在重新听一遍,其中仿佛还夹杂着一些皮带的抽打声。

    难道说是有人在虐打这录音中的女人吗?

    结合之前老人诉说的关于勒布杜斯十年前妻子的死,总感觉事情变得诡异起来了。

    就算是夫妻俩之间的家暴,以这种程度未免也有些太过分了吧?不过事情似乎也确实如此,当年的事情通过一个第三者的口中诉说而出,自然是不及当年事件的全貌的。

    仔细想想,普通的家暴能导致一个女人去自杀吗?

    自杀,这可是多痛苦的事情,一旦有人选择这一条路,那必然是证明在活者的道路上她走的艰辛,这就证明勒布杜斯对她的家暴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界限。

    不过就算是这录音机里面的声音是十年前勒布杜斯妻子的,那么凶手是怎么知道的?

    很有可能凶手就是勒布杜斯的熟人!连录音机里面的内容都知道,不过也存在着昨天晚上凶手才发现的可能,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

    放下录音机,我还是先决定去勒布杜斯家隔壁走访走访,问问看。

    如果说是单纯的凶手直接杀死勒布杜斯,那么应该是不会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通过盘子上面的血手印我们就已经得出了勒布杜斯很可能没有立刻死去。

    而是在被凶手打伤了之后还活了一段时间,那么……昨天晚上隔壁,会不会听到一些什么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