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7章无人应答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问他?问他要有用,我早就问他了,问题是他自己也怕的要死,你不知道当初他妻子刚死的时候,勒布杜斯人都瘦了多少,面容枯槁,面黄肌瘦,头发像是干丝一样的,看上去活脱脱一个活死人,我哪里敢去问他,要是闹出人命怎么办。”

    壮汉说道,我倒是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好像还有点正常。

    “警官,我问一下,勒布杜斯出了什么事了?看这样子是不是他出事了?”

    他不是傻子,又是问昨天晚上听到什么动静没,又是问他勒布杜斯家闹鬼的事情,怎么也该想到勒布杜斯出什么事了。

    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毕竟现在警方就我们几个人,如果事情传播出去了,村里人害怕也好,还是看热闹去勒布杜斯家里围着也好,都不是什么好事。

    别怀疑村民们的胆量,我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很多街坊邻居平日里热热闹闹的,但是人死卵朝天,到时候街坊邻居多是看热闹的,少有兔死狐悲的,也只是因为自己年纪和死者差不多大,都到了要死的年纪,这才有这种心情。

    说到底,人都只是为了自己活的生物。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壮汉倒是表现出很关心勒布杜斯的样子,这让我很是没有想到。

    是因为是邻居吗?

    “当年勒布杜斯妻子死的时候,你有在现场吗?”

    我问道,我当然是不会相信这所谓的闹鬼事件了,所以对于当年勒布杜斯妻子的死,一个刑警的本能告诉我这其中有故事。

    “嗯,人确实是上吊死的,死的那个惨呀,把我都吓着了,当时我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哪里见过那种场面。”

    “人是吊在什么上的?什么样的绳子?死者的样子是什么样的?”

    我眯起眼睛,静静等待着猎物的上钩。

    “吊在房梁上面的,用的是麻绳,舌头拉的老长,眼睛也凸出来,舌头上还有牙齿咬过的痕迹。”

    “她踩着什么上去的?踩着什么,让自己完成这个吊在上面的动作的?”

    “这……好像是板凳吧,时间过的太长,我都记不清了。”

    壮汉说到,我点了点头,波澜不惊。

    “那就先这样吧,我再去问问旁人,对了问你一下,你们村村口第一家的那个老头,他老婆是什么时候死的?是当年中毒而死嘛?”

    我站起身子就要离开,壮汉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听到我这么问登时一愣,说道:“村口?老头?”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我也是随便一问,谁知道壮汉好像对此有些不同于我想象的反应。

    “嗯,你说的是村口那个老人家,多年前好像和勒布杜斯有点矛盾,村里人传言勒布杜斯妻子死也和这有点关系,是不是这个样子?”

    壮汉似乎很纠结的在回忆着。

    真是奇怪,明明就在这么小的一个村子里,感觉上即使是我没有说名字,但是互相之间应该都是知道是谁的,壮汉为什么还思考起来了?

    这不是应该脱口而出的吗?

    我点了点头。

    “可是,那老头我倒是认识,只是那老头好像没有妻子吧?”

    壮汉这么说道,我浑身一震,转过身看向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老头没有妻子?难道他在骗人?不对啊,连坟墓在哪里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在这个上面撒谎有什么意义呢?

    我本来就没有怀疑这里,谁知道壮汉这么一说,我倒是人傻了。

    壮汉有有一瞬间的微微失神,那种感觉,好似是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现在想挽又挽回不得,只能就这么说下去了的感觉。

    心好似是空的,惴惴不安无法落地,就是这种感觉。

    “对,那老头早就住在村里了,一直都是老光棍,从来没见过他有妻子,说实话你这么一说我还楞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妻子,哪里来的妻子死了。”

    “好,多谢你提供的线索,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虽然心里焦急,但是表面上仍然得十分淡定,说完之后我在他复杂目光的注视下离开了他家,只是在走出院子的时候我看了一眼他们家和勒布杜斯家相隔的墙壁。

    墙壁是共用的。

    墙上有不少的玻璃碴子挂在上面,这是……为了防止那个鬼所弄出来的防范措施嘛?

    可是如果心中打心眼里认定那是鬼的话,一些玻璃碴子能有什么用呢?

    先是到勒布杜斯家里把几人全都叫起来,保护现场的保护现场,出去盘查的去盘查,也要让他们提醒一下村里的村民,让他们小心有危险,即使是现在,雪仍然在稀稀落落的落着。

    拜这天气所赐,即使是现在想要上山下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杀死勒布杜斯的犯人离开了吗?我仍然不敢这样下定论。

    而我则是去找那老头。

    他明明没有妻子,为什么要说自己有妻子?

    这真的很奇怪。

    虽然这时候起床显得略早,天还是蒙蒙亮的,但是已经有几家的门被打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冷了,没人出门。

    到了昨天晚上我们呆过的老头家,一来我就愣住了,大概是昨天我们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吧,所以没有看清楚老头家外面是个什么样子。

    好生,破败。

    活脱脱不像是有人住的屋子,倒像是那些鬼故事常发生的,荒郊野岭,风雪飘摇之下的老庙破庙。

    笃笃笃,我轻叩了几下门。

    似乎无人应答。

    我轻轻一推,门便打开了。

    我心里一沉,莫非……

    进了屋子四处看,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人不在家?

    这样的早晨,人出门是去干什么去了?

    而且更加奇怪的事情是,老头本身就是谨小慎微的人,他在出门的时候会不锁好自己家的大门嘛?

    这样急匆匆的出门,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还是他遇到了什么?

    昨天晚上我们发现了勒布杜斯家里出事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是让等在外面的老头回家去的,因为他并不是涉案人员,所以就连里面发生了什么都没有给他透露,甚至还让他保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