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8章凶手是谁?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而看床铺的形状,昨天晚上是回来过的,应该是今天早上起来人出去的。

    会去哪里呢?

    我想到了那个墓,昨天晚上出问题的那个墓。

    顾不得和几人透露一下我发现的情况,我急匆匆的就往昨天晚上我们去过的墓那里走去,很快我便到了昨天晚上那闹鬼的坟墓,刚走过来我便大吃一惊。

    只见那昨天晚上被我们搬出来放那的棺材这时候大开着,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两只人的小腿带着脚从里面伸出来挂在棺材边上,在冷风吹拂之下摇摇欲坠。

    里面躺了个人?

    即使是我也没有想到,赶紧迎过去,同时也看着那两只腿的裤脚还有鞋子特别的熟悉,应该是老头的。

    果不其然,等我走到棺材跟前之后,发现老头整个人倒着躺在里面,双脚被趁的特别高,直接倒挂在棺材边沿处。

    老头身上只穿着一身单衣,我看着都冷,这外面的温度虽然没有昨天晚上那么变态了,但是估计也是在零下三十度左右的,老头就这么躺在里面,说不得出什么事。

    不过好在,我先是碰了一下他的腿,就知道人没事,人还活着。

    虽然人还活着,但是毫无疑问变得特别的虚弱,我先是尝试着叫了一下老头,没反应,随后把他整个从棺材内拿了起来。

    老头并不重,甚至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我抱着毫无重量。

    他怎么会睡在这里面呢?

    就是智商稍微正常点的人,也不会睡在这里面吧?而且还是在穿着这么单薄的情况下?

    不是自己睡进去的,那又是?

    之前已经提到过,老头的个子很低,与他的身高相比起来,这棺材已经算是高的了,旁边又没有别的可以垫脚用的东西,实在不像是他自己跳进去的。

    那会是谁呢?看了一眼周围,没有杂乱的脚印,甚至于就连老头自己的脚印也没有留下来,这可不是踏雪无痕,这应该是早上起来的雪把脚印给盖住了。

    顾不得调查,人命要紧,感觉老头再被风这样吹下去离死不远了,就一路急急忙忙把老头给弄回了他家床上,这时候来找我的猴子和唐队长两个人也在老头家中,见我这样子也顾不得怠慢,总算是帮忙把老头送进了被窝,还给他把柴火烧了起来。

    温度一上来,他看起来好多了,之前被冻的酱紫的嘴唇这时候看起来也有些回暖,而我则是跟俩人说起了我是怎么发现老头的。

    “你是说,他早上很可能一个人出去了?而且还昏睡在棺材里面了?”

    俩人听完之后都很奇怪,这是什么展开?

    如果说是有人把他引出去的,那么定然是要对老头动手,那么他为什么还活着呢?

    很奇怪,因为按照杀害勒布杜斯的凶手的凶残,如果要对付老头,他们大可不用用如此……温和的方法,因为从他们犯得案子来看,他们远远没有这么善良和温柔。

    这风格有些不符合啊?

    老头没死,倘若他能恢复过来,只要告诉我们他看到的是谁,不,甚至仅仅只是只言片语,就足以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了,很难想像那样杀人的杀人犯,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

    但是如果说行凶的人不是杀死勒布杜斯的凶手的话,那又会是谁呢?

    这不过就是一个行将就木,黄土埋了半截的老人而已,有谁会对他起杀心呢?

    如果说勒布杜斯没死的话还好,因为勒布杜斯和他有仇怨,但是除此之外,其他人谁还会恨他呢?

    简直让人想不明白。

    不过说起来更多的也只是我们对这个村庄不够了解而已,我们并没有问过每一个人,即使是我们问过了每一个人,我们也无法确认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人心隔肚皮,不外如是。

    所以再怎么不可思议,这样一想也是有些道理的。

    而俩人问到的消息倒是让我略微吃惊。

    “老大,我们刚才问过了一些村里的人,他们说当年勒布杜斯的妻子死的时候,好像脚下没有垫东西,不知道是被人拿走了还是怎么的。”

    猴子说道,我一愣,那房梁,很高很高。

    没有垫东西,那么一个女人是如何完成将自己吊起来这么一个成就的?

    虽然我们不清楚绳子的高度有多高,但是从老人之前的叙述中可以看得出来,他说晃晃悠悠的尸体,看起来分外恐怖。

    能晃晃悠悠的,证明整体的高度总是挺高的。

    那么这个多年前所谓的自杀而死的女人,身上看来就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了。

    “有问村里人,那个墓的名字的问题吗?老人以前有没有过妻子?”

    我问俩人。

    唐队长抢先说道:“这倒是问过了,那个墓确实和老头说的差不多,一夜之间出现在了墓地之中,关于这部分,老人倒是没有说错,只是……不管我们问了多少人,众人都说他以前确实是打了一辈子光棍,并没有妻子这么一回事。”

    是这样吗?

    那也就是可以确定无疑的知道老人关于妻子的问题上撒了谎?

    还是说他脑筋不正常,活生生臆想出自己有一个妻子?

    “只是……”

    正当我思考着这方面问题的时候,猴子略有迟疑的说道。

    “怎么了?”

    “众人反应过,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曾经亲眼见过那个活跃在村里的女鬼,并且众人异口同声的说很像是勒布杜斯死去的妻子,这……”

    猴子说道,他显得分外犹豫。

    确实如此,如果说一个人可能会看错,但是那么多人,总不可能全都看错吧?

    如果一个人是在说胡话,那么这么多人,总不可能全在说胡话吧?

    “别着急,说不准是有人在装神弄鬼,而且这个人还应该是勒布杜斯本人。”

    因为那个录音机的缘故,勒布杜斯大晚上放录音机里面的录音,装神弄鬼这个罪名几乎是铁定落到他头上的,而且在结合着他的妻子很可能死的不是那么的直白,里面应该有隐情,勒布杜斯这个人,顿时就更加复杂起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