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79章勒布杜斯死了吗?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中午,吃饭时间到了。

    村庄内家家户户袅袅炊烟,纵使冷风烈烈,但是吃饭仍旧是头等大事。

    我们就在老人邻居家混了顿饭吃,眼看着雪一直下,什么时候能下山仍旧没个头,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早点想办法把案子给破掉再说。

    我和猴子一边吃饭一边在讨论着勒布杜斯家的血案,以及关于密室的问题,唐队长以前哪里听过这些,跟在我们身边倒是听了个乐,至于老茂,则一个人闷在那里不说话,像是有心事的样子。

    “其实这种密室,我以前听说过。”

    咽下一口饭菜,我说道,惹得几人全看着我。

    如同我们所想的那样,这村子并不富裕,所以饭菜也不怎么丰盛,我们自然不会挑食,有的吃就不错了。

    这会也是趁着这家人洗碗的时间,我们才能讨论讨论案情。

    “老大,难道你有了想法了?”

    猴子总是怀揣着对我的蜜汁相信,用旁人看起来不合理的狂热语气问道。

    “这倒是没有,只是以前听说过而已。”

    “也是这样的密室,总共六个密室,第一个密室内的钥匙可以打开第二个密室钥匙的门,以此类推,最后又回来,而死者死在最后一个密室里面,钥匙就抱在他的怀里,这个人死了,不是自杀也不是被人所杀,因为他所在的这种连环密室别人进不去,自然也杀不掉他,那么他是怎么死的。”

    我说道,这是以前我曾经看过的一个关于密室的讨论,和案子几乎如出一撤。

    “这……不是被人所杀,也不是自杀,他会是怎么死的?”

    饶是以猴子的小聪明,这会仍然瞪大眼睛思索着,完全没有思路。

    至于唐队长,那就更加不能指望他了。

    “老大,我想不出来,你知道吗?”

    猴子饭都吃不下了,挠着头问道。

    “自然死亡,老死的。”

    我说道,当初我也想了半天。

    “草,这不就一个脑筋急转弯,这毫无参考价值啊。”

    猴子抱怨道,虽然也确实如此,但我也只是想调动一下他们的积极性而已。

    很多时候,案件的细节就在这种常人想不到的环节之中。

    “勒布杜斯倒是能在这样的密室中自杀,可是他没办法自己把自己切成这么多块还好好放置在桌上啊。”

    猴子说道,我报之苦笑,确实如此。

    轻松谈笑的时间总是少的,洗碗回来的这户人家的主妇催促我们吃快点,虽然态度恶劣了点,但是蹭饭还想让别人态度不恶劣那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也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唐队长,你们这的人都是这样的吗?不都说东北人好客吗?怎么村里人感觉对我们的到来相当的不满啊。”

    猴子见人走了问唐钢。

    确实是这样,不管是昨天晚上的老头,今天早上的壮汉,甚至这家我们蹭饭的人家家里,也全都是这样。

    这村子对于外来者抱有的一种本能的排外和不待见,确实是有点明显。

    “这……”唐队长满脸尴尬,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人家都是少数民族嘛,毕竟不是一个民族的,这很正常嘛,放宽心放宽心。”

    “也许是吧。”

    我说道,我对于鄂伦春族人的了解不多,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排外。

    不过我总觉得村民的排外之中夹杂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吃完后将碗奉还给这家的主妇,她拿去洗碗。

    这家也是正常的四口之家,夫妻,儿子,还有在上的一个老太太。

    就是婆媳之间关系好像不太好,刚才我们都听到厨房里传来的老太太对儿媳妇的责骂声,那骂的可就难听的多了,而丈夫在一旁嘿嘿闷着头只是笑,几岁的小孩子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对此熟识无睹。

    虽然在农村里这种情况多的是,我们以前也不是没有遇见过,但是像这媳妇这么任劳任怨的还是头一个。

    刚刚被痛骂了一顿,正常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候,脸色肯定是会不好看的,可是她过来拿碗的时候不光没有不好看,反而相当的平淡。

    甚至就连说我们的时候都很平淡,那种感觉,就像是习惯了一样。

    习惯了被骂,习惯了一点点小事上被吵吵嚷嚷,习惯了受气,习惯了麻木不仁。

    没有对此感叹许多,别人的家事我们还没有多管闲事的权利,吃完了饭先去看了老头,却没想到他已经清醒过来了。

    虽然清醒过来了,但也只是眼睛睁开了而已,整个人愣在床上,好似就这么死了一样,进来的时候还把我们吓了一跳。

    “勒布杜斯死了吗?”

    这是老人醒过来的第一句话。

    什么意思?他怎么知道的?

    勒布杜斯死亡这个消息,因为勒布杜斯的死法实在是太骇人听闻,考虑到村里人的影响,所以我们是极力想让这个消息隐匿起来的。

    至少也要等雪不下了,能让人下山去报警才行。

    可是老头怎么会知道勒布杜斯死了?猜出来了吗?这倒是并不稀奇,因为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们的反应就可以窥得一二。

    但是如此坚定,坚定的好似亲眼看见了一样,难道昨天晚上老头还在勒布杜斯家门口偷看了些什么吗?

    见我们默认,老头叹了口气,用夹杂着无奈和悲凉的语气说道:“果然啊,果然啊!难怪,难怪她会来找我,害她死的勒布杜斯已经被她报复了,接下来就轮到我了,轮到我了。”

    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是被鬼给报复的?

    果不其然,伴随着我们对他倒在棺材里的进一步询问,从老人的口气来叙述,他遇到的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我回了家,刚回家就觉得家里不对劲,走的时候我们是把灯关了的,但是回来的时候灯却莫名的开了,昏黄的灯光映照着,总有种别样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刚进屋,就感觉到我房间里有人,进来一看果真如此,桌上放着一杯茶,而且还坐着一个女人!那女人,正是勒布杜斯死去的妻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