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80章精神分裂症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她让我跟她出去!如果我不去的话就杀了我,我虽然不想去,但是碍于她的威胁,我不敢不去,跟着她出了门,那时候正是早上五点的时候,天蒙蒙亮着,我们走过村里的路,周围的狗都疯了一样的在狂吠。”

    “狗是通灵的动物,它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我注意到,她走在路上是不会留下任何脚印的,就好像是身体不存在一样,可是她确确实实的存在在我的眼中,我看的到她,和人没什么区别。”

    “五点的时候月亮还没隐没在空中,照在我们身上,但是那女人,她脚下是没有影子的!她是鬼,不是人!”

    “我本以为她要将我带到她自己的墓前然后杀死,谁知道她将我带到了我老伴的墓前,告诉我这墓是她做的,她要让所有人全都赎罪。”

    “随后我正要解释,就看到原本站在地上的那女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吊在空中的女人,如同我当年所看到的她死去的样子一模一样,她是从天上拉下来的绳子吊着的,但是那绳子泛着白光,直直往上,像是直通青天,根本看不到尽头。”

    “随后那女人就像是一只被吊着的壁虎一样,身体做出了那种宛如壁虎一样扭曲的姿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一下子晕了过去。”

    “我以为我要死了,没想到我还能活着,我得多谢你们救了我,但是事已至此,我继续活着已经不符合天理了,她背后的绳子直通青天,证明她复活过来有天理的支撑,这是顺天而为之。”

    老人虽然缓慢的叙述,但是说到那女人的时候,仍然说的很有画面感,仿佛让人想到之后就会不寒而栗一样。

    与周围几人的深吸一口凉气不同,我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又是鬼魂邪说吗?

    鬼把他引出去的?

    早上五点?那时候我还没起来,不过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钟了,不过即使是我起来的时候六点钟,可是那时候村里基本上也没有多少行人,可见想找目击证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虽然现场因为雪的落下已经没有了痕迹,完全看不出来地上有脚印,也就无法从消失的脚印这里来判断是谁了。

    “老人家还是不要太过迷信,有我们在,你出不了事的,不管是天理,还是逆天而行。”

    我很没诚意的安慰道,虽然不怎么相信他所谓的见鬼,但是现在他情绪不怎么稳定,还是不要刺激他了。

    不过,从现场来看,的确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出来的,因为没有垫脚的东西,他进不去那棺材。

    而且老头当时真的被冻坏了,生命垂危,就算是苦肉计这也太过分了点,哪里有人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这样的低温之下。

    等等?老头是刚一回到家里就被叫出去的,那么他身上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穿着衣服的,可是在我发现他的时候外套被剥下来了,只有单薄的内衬。

    是那个装鬼的人把他的衣服扒掉了,就想让他死在这样的冷天之中吗?

    本来还想听老头说说害他的人是谁,没想到从他口中又一次听到这么荒诞的话,真让人头疼。

    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在老头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我们问了他关于妻子的问题,他却不承认他没有妻子,而是振振有词言之凿凿的说他就是有妻子,而且还要给我们看他妻子的照片,但是在挣扎着从床上翻起来之后,却没有在抽屉里翻找到照片。

    “是她拿走了,是那个女人拿走了!那个女人给拿走了!”

    老头发现这一点之后惶惶不安,钻进被子里面蜷缩着,浑身颤抖,活脱脱一个精神病人。

    “她来了,她来了!”

    老头在被窝里面声音不小的说道,但是就站在房间里的我们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开门了,一步一步走进来了!你们不是警察吗?杀了她啊!杀了她啊!杀了她啊!你们不是有枪吗?开枪啊!”

    “她进房间了,进房间了!求求你们了,杀了她,救救我吧。”

    那哆嗦着的被窝里面,老头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断的传来,让我们这几个完全不是菜鸟的经验丰富的刑警都有些无可奈何。

    “我说,你们,当真看不到她吗?”

    到了这里之后,老人的声音突然地变得平静,不复刚才的疯狂,反而有种静如止水的感觉。

    那种冷静到极致的感觉,真让人有些害怕,那种口吻,完全不像是刚刚那个老头。

    像是,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那声音冷静,冷酷,甚至是冰冷的。

    屋内静的要死,我们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

    我瞳孔一缩,说道:“我们看不到,你得给我们指出她在哪里,你只要能指出她在哪里,我们就能帮你。”

    老头没有说话,旁边猴子松了口气,唐钢队长也是一样。

    “她出去了,暂时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回来,不信你们出屋看看。”

    这声音一下子又对了,又成了之前那惶恐不安的样子,我们三个眼神交流,现在这老头不知道是精神有问题还是怎么了,这时候触他的霉头自然是不对的,我们也只能慢慢往外走,不过我们只是在屋外而已。

    不知道是心理安慰还是什么,我们还真的看了一下他们家的大门,门没有开,还是紧紧的闭着。

    “呼,我的妈呀,这老头真的让人害怕,他该不会是脑子有点什么问题吧?是不是精神分,裂症啊?刚才那声音,真不像是他说的啊。”

    猴子还特地走到门口确认了一下门还关着,这才松了口气说道。

    “是精神分,裂还是什么还真不清楚,不过他说那句话的时候,那语气真是瘆人啊,兄弟你说的还真对,他还真像是换了个人一样,那种感觉简直了。”

    唐队长还补了一句,看来他也被吓得够呛。

    对于经验足够丰富的刑警来说,尸体是不可怕的,尸体再可怕,也只是人而已,作为刑警,除了法医之外,没有人比我们更加懂这个。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