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87章那就是应该试着为谎言而死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要解决的事情,那就是霍布查是怎么上来的?

    勒布杜斯家里没有梯子,他是怎么上来的?

    难道说他先是到自己家里搬了梯子过来,爬上来之后,有人杀了他,又把梯子给放回去了吗?

    这一点虽然无法通过梯子判断出来,因为梯子被保存的很好,而且之前还刚刚擦过,并不能通过灰尘来确定什么。

    而且如果我是凶手,我就不会把梯子再次放回去,因为实在是风险太大了,虽然雪不小,风也很大,但是村里人都司空见惯了,就连刚才我去取梯子的时候,外面都是有人的。

    我是在他们诧异的神色下从霍布查家里取来梯子的。

    而且抬着梯子走,的确是很招摇过市,目标太大,实在是不利于隐藏,风险太大了。

    正在这时,我看了一眼我踩着上来的梯子,浑身一震。

    果然如此吗?

    因为不管是勒布杜斯家的院子里,还是外面,到处都是积雪。

    脚踩在积雪上雪会把鞋底弄湿,随后踩在灰尘上面,就会形成泥。

    此刻,那梯子上面便有我双脚留下来的泥痕,但是在我踩之前是没有的。

    很有可能不管是霍布查还是凶手,都没有通过梯子上来。

    那他们是怎么上来的?难道说这房梁除了梯子之外,还有别的方法吗?

    吱呀呀,勒布杜斯家的木门被推开,是猴子。

    他走进来一看到这梯子愣了一下,随后往上看,看到了我,还有在我旁边死去的霍布查,登时吓了一跳。

    “我的妈呀,老大这是怎么了?”

    “自己不会看吗?”

    我没好气的说道,被他打断了思绪让我很是不爽,但我还是简单给他说了一下,不管是霍布查的身份,还是我刚才发现的事实。

    猴子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说道:“又是这么一起诡异的案子吗?我头都快炸了,怎么案子还会越查越多了?”

    “不,案子没有越查越多,因为凶手已经露出了马脚。”

    我自信的说道,之所以来到勒布杜斯家里,为的就是证实我的想法,只不过是发现了霍布查的尸体之后,打断了我的思路而已。

    “老大,你的意思是?”

    猴子有些激动,这是正常的。

    没有人会享受这种案子悬在头上破不了,凶手却仍然放纵的感觉。

    对于刑警来说,毫无疑问就像是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悬在心头。

    “**不离十了,还要证实一下我的想法。”

    这样说着,我小心地拿起了被我发现的镣铐,仔仔细细的观摩着上面的铁锈,随后在暗红色的铁锈上面,看到了一点点别样的颜色。

    同样是红色,深深的暗红色,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出来。

    这是血。

    位置是在镣铐的内部,也就是说,很可能是长时间戴着镣铐,随后被磨损出来的血。

    应该有人带着这个镣铐,带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这样一来,一切就很清楚了。

    “那老头没有妻子。”

    突然地,我这么说道,下面的猴子完全没料到我这么说,愣了一下。

    “什么?”

    “我说,那老头没有妻子。”

    “甚至于,勒布杜斯也没有妻子,他那死去的妻子是被人谋杀的,而且谋杀的人应该就是他自己了。”

    听了我的话,虽然提前心里做了点思想准备,但是听到这里,猴子还是挺震惊的。

    “脚下没有垫着的东西不是因为死者的腿能自己变长又自己变短,是因为打从一开始,她就不站立在地上。”

    “她是从这上面上吊的,不,某种程度上这已经不是上吊而死了。”

    我说道,这应该就是猴子之前调查到的,为什么那传说中的勒布杜斯的妻子脚下没有垫着什么东西,但是却吊死在了房梁上面。

    “你是说……”

    猴子也想明白了,我更是点了点头,说道:“没错。”

    “先在房梁上把绳子拴好,然后再把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死者的脖子上,最后再轻轻一推,就能几近营造出一个人被吊死的假象。”

    “而我之所以说人不是吊死的,是因为在这样的运动之中,脖子的骨骼结构是承受不起人身体巨大的下坠力的,所以脖子应该会折,而因为不是窒息而死,所以你打听到的不管是因为窒息而死所以有尿骚味,还是舌头伸的老长几乎都是不太可能的尸体反应。”

    “那老大你的意思是,凶手还特地做出了这些尸体反应?”

    猴子问道。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而是那些村民们撒谎了。”

    “他们撒谎了?为什么要撒谎?”

    “一点一点来,不要着急,我们先来解决老头死的那个案子。”

    “这个案子犯人的手法这些的都已经解决掉了,唯一让人想不通的就是老人为什么会在清晨离开自己的家,去到墓地了,如果说是有人引他过去的,按他所说的有鬼引他,好像不太现实,但是如果说没人引他,那他大清早去到那地方,也确实是很奇怪。”

    因为我之前已经说过这里,所以猴子能够理解吗。

    “答案很简单,他自己去的,没有人引他而去。”

    “什么?”

    猴子的震惊溢于言表。

    确实,如果视角不对的话,我也很难搞明白这一点。

    毕竟即使是真的精神分,裂,这样的事情做起来也未免显得奇怪了些。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脑子受了刺激不成?”

    猴子在惊愕之后问我。

    “很简单不是吗?他想给我们营造出一种,他被鬼袭击了的错觉,为的就是掩盖住真相,但是没有想到犯人将计就计,就这么把他给杀了,而且还利用他给我们传递了错误的信息。”

    在猴子震惊的神色下,这几起仿佛是无头悬案的案子,将要被我缓缓拉开序幕。

    不管是勒布杜斯,还是霍布查,还有死去的老头,三人都撒谎了,当然,勒布杜斯因为死的太早,所以并没有开始他的表演。

    不过按照我的推理,在那之前,勒布杜斯很可能已经开始过他的表演了。

    如果他们因为谎言为生。

    那他们就该试着为谎言而死。

    我长叹一声,点上了一根烟。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