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96章往事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到底是好看的不承认不行了,还是老太太因为年纪大了,所以与其说是女人,倒不如说是老人才是。

    又或者是,两者皆有?

    那件衣服不是什么裙子,也不是什么能凸显气质的衣服,只不过是村里一个当时四十岁妇女的老旧衣服罢了,可有的人就是穿什么都好看的。

    原来将那女人身上的污垢洗去,伤痕抹除之后,竟是一个如此的美人。

    村里人眼睛都看直了,那白嫩嫩的皮肤,修长的双腿,完全和村里别的女人的画风都不一样,有几个老家伙还回忆起建国前东北这边毛子比较多,说那女人的皮肤比当时那些毛子的皮肤要白的多了。

    更有出去打工过的几个小伙子说这像是那城里的大学生一样,一个个的啧啧称奇。

    听着老人的讲述,我只能把问题归咎于那是十几年前,是大量网红脸还没刷屏,手机上还没有一款罪恶的软件叫美图秀秀的原因。

    “村里人也问那姑娘是从哪里来的,可那姑娘说自己好像失忆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而来的,而她又是从大兴安岭森林里面走出来的,这家伙,大兴安岭那延绵多少公里,谁能找得到?没辙,就让那姑娘住下了,也就是住在了勒布杜斯家里。”

    老人说道。

    我眉头一皱,从大兴安岭森林走出来的,而且还失忆了?

    这和我的推理方向完全不对。

    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由着老人继续讲下去。

    “不过也是个好事,勒布杜斯至少有了家室,而后来那姑娘几乎就没出过家门,村里人也没什么,就是总有一些好事之徒晚上蹲在勒布杜斯家墙外面听墙根,还乐此不疲,年轻人呐,就是有活力。”

    老人眯眯眼笑着,我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倒是完全不觉得哪里有活力了,这不活脱脱一群流氓吗?

    不过我倒是能理解,很多地方的乡下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这种问题,耻文化和重男轻女的思维仍然根植于祖国大地,要说农村,龌龊的事情也多了去了,哪里的人都是一样的,我以前也见过太多了。

    “后来的事就是那样了,日子慢悠悠的过了几年,有一天那姑娘就上吊自杀了,听村里人风言,好像是和村头的老光棍有些关系。”

    老太太说道,我们倒是没反应,因为这已经从老人那边听过了,只不过我坚持认为事实并不是那样的。

    似乎是说的累了,她一把端起在炉子上放着的一个锅,热气腾腾的将锅盖给取下来,把锅内的水倒出一些到杯子里面。

    水的颜色偏白,但是又比起正常的水要暗淡许多,散发着一股微微甜,但是更怪的气味。

    老太太要给我们倒,我们全都摆手拒绝。

    这是桦树汁,桦树汁就是白桦树的汁液,大兴安岭里面多的是这种桦树,他们很多人的屋子都是这么建的,而桦树汁是他们这边很流行的自制饮料。

    用刀子把桦树的皮割开,然后从里面汲取出树汁来喝,他们都很喜欢这玩意,不过我们来倒是喝不习惯,说甜吧,稍微有一点,但是更多的是树木的一股怪味,总的来说很不习惯,还是普通的水好喝些。

    看着老太太喝这玩意如同和什么佳酿一样的咕咚咕咚干下去了,我们还真有点汗颜,毕竟不是这的人,即使是现在服饰什么的差距不大了,但是在这些细节上仍旧是不同的。

    “那您当时有见过尸体吗?见过那现场吗?”

    我这么问道,老太太眉毛一挑,带着腔内仍有汁液的回音翁声翁气的嗯了一声。

    随后老太太又跟我们讲了当时现场的情况,不过很可惜的是果然从她这里也没有问到什么,和猴子的讲述差不多,唯一的疑点就是没有凳子了,而这个我已经解决了。

    我们出了博恩巴老太太家的家门,看着我若有所思闷不吭声的样子,唐钢队长问我:“发现什么了吗?”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算是想明白为什么一白多户人家家里都没有看到那个在院子放信的人了。”

    我说道,唐钢队长面色一喜,着急的问我:“为什么?”

    “这还不简单?因为当时没人!”

    “什么?什么意思?”

    唐钢没明白过来,当时没人是什么意思?当时家里没人吗?

    “当时家里没人?难道说当时全村人都出去了?”

    “对了!应该是这样,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是因为她在早上到中午这段时间出去过,而她出去的时候很可能还戴着眼镜,她没事干出门带老花镜干什么?显然是要用到,说不准在这段时间,村里人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也说不定。”

    听着我这脑洞大开的推理,唐钢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这从何说起?”

    “我是一点也不觉得,勒布杜斯那所谓的妻子是他捡来的,我也一点也不觉得,她的死就那么简单,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推理,很明显,博恩巴的说辞来看,那女人是从大兴安岭森林走出来的,这边靠近内蒙,而杀死勒布杜斯的死法又是蒙古八珍。”

    “这乍一看,很像是那姑娘以前的家人来复仇了,很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情,那姑娘误入了大兴安岭,然后死里逃生才来到了这里,不过我是真不这么觉得。”

    “蒙古八珍什么的只是个形式而已,它是犯人想要告诉我们的信息,无非就是与勒布杜斯有深仇大恨,要把他当成食物吃掉,这是犯人要传递给我们的,但是蒙古八珍本身不是。”

    话虽这么说,不过我也是因为死去的老人的异常反应以及……我们几乎是一路追着,从西安来到这里的。

    而且很大程度上,还是复仇的犯人和我们一起来的。

    仔细想想花义无这个人,对自己的过去畏之莫深,对于任何人都有防备,甚至是和自己同时睡一张床上的丈夫也是如此,要么就是有无法言之的过去,要么就是有一颗已经千创百孔的内心。

    这和她笔记本里面写的那句话一模一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