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98章仙人柱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并非不存在这个可能,不管怎么样,以博恩巴老太太为首的这几个人,还有这里面的村民,他们都很有嫌疑,可惜的是我们人手不够,否则的话还真可以深入调查。”

    我说到这里不禁遗憾的叹了口气,何止是可以深入调查?

    因为人数不够,因为我们无法下山,山下的警方也无法上来,我们从之前到现在已经错过太多了。

    破案不是那么难的事情,但是它也简单不起来。

    很多东西都需要调查,就比如,如果我们有仪器,有专业的警部人员的话,勒布杜斯分尸案不可能找不出线索来,别的不说,光就对勒布杜斯的验尸上,我们就很难做到许多,他的具体死亡时间,他死亡之前尸体所处的状态,房间内是否出现过旁人的指纹,房梁上面镣铐的血迹,这些我们都能鉴定出来。

    而只要鉴定出血迹,甚至立刻就可以确认曾经在勒布杜斯家中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花义无,这样案子就可以联系起来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因为这该死的雪和这破地方的局限,所以我们完全无法得到来自警方的支援,这也是为什么有些案件毫无进展的原因。

    因为这毕竟是现实,不是小说,不是名侦探什么东西都不带,光凭借一双手一双眼就能一眼看穿犯人的。

    再怎么样也得向现实妥协,即使是觉得以博恩巴老太太为首的几人确实很有嫌疑,但我们现在还得去那所谓的老庙看看。

    老庙,听名字就觉得可以望文生义了。

    很多地方的农村能看到很多,拜的人也是五花八门,要是在建国以前,这种乡野之间的老庙要更多,不过很多都在破四旧运动中被拆光了,一般不是特别偏僻的都看不太多。

    不过,这地方虽然偏僻,但是感觉住在这里的毕竟是鄂伦春人,严格意义上以前还是游牧民族,一般来说游牧民族的先祖崇拜也是很重的,很多游牧民族其实仍然处于崇拜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层次上。

    所以他们这里竟然有老庙,这倒是让我十分没有想到。

    不过当村民引着我们来到这所谓的老庙的时候,唐队长倒是一脸稀松平常,而我则有果然如此的感觉。

    这特么哪里是什么老庙啊!

    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奇形怪状的建筑,我不免这样想到。

    只见眼前出现的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房子,而是一个尖锐的圆锥形状的巨大建筑,高度大概有七八米那么高,宽十几米,开口开着,可见里面的空间一定不小,而通体是由木材搭建而成,看起来别具异族特色。

    “这是……”

    “仙人柱,以前鄂伦春族人就这么生活的,纯粹用木头搭建起来房子,木头是白桦树的木头,大兴安岭里面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很容易搭建起来,看起来倒是有点像窝棚吧。”

    唐钢明显是比我更清楚一些的,乐呵呵的说道。

    “原来如此。”

    我倒是长了见识。

    “不过在逐渐汉化和逐渐与外界接触的过程中,这村人也开始逐渐舍弃掉这种建筑,这就是为什么满村人居住的屋子都不是这样,这仙人柱再怎么说也只是木头纯搭建起来的,结实不结实倒是不说了,漏风是肯定的了,好在鄂伦春族人都比较耐冻,所以没事,但总归是有它的局限的。”

    唐钢给我介绍到,我赞同的点头。

    确实如此,这种木头搭建起来的建筑肯定是有它的局限的,以前鄂伦春族人是狩猎民族,为了猎物经常迁徙,仙人柱还有它的优势,但是现在他们逐渐定居,仙人柱显然不太适合这里的气候了。

    不过鄂伦春族人耐冻这倒是真的,听说他们有个风俗是把刚出生的孩子丢到屋子外面让冻着,如果两个小时冻不死的话就带回来继续养着,如果冻死了死了那也就死了,所以活下来的孩子无一例外全特么很耐冻。

    在加上他们这边人的饮食全都是吃肉,而且吃的很多,还会吃一些高热量高脂肪的东西来抵御严寒,长此以往下来,耐冻是很正常的事情。

    吃的有多多呢?打个比方吧,今天中午在那家吃饭,我们这几个大老爷们,应该算是饭量不小的了,谁知道那一家人也是四个人,但是吃的比我们多两倍,还特么全是肉食!

    简直是让人无语。

    一开始还真没感受到这些民族差异,倒是现在才开始感受到,我抬眼看了一眼这仙人柱,上面积攒着不少的积雪,真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但是其实不是这样,它仍旧非常的结实,让人惊叹。

    “全是木头,烧起来会不会很容易?”

    因为我在思考,所以话语里带着严重的漫不经心,但我这句话还是让旁边的唐钢队长有些吃惊。

    他眼睛都快瞪出来的看着我,好像想要纵火的人是我一样。

    “看什么?又不是我想纵火,只是按照那信里面所说的,如果说犯人是真想把全村人都威胁着到这里来,那么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当众谢罪,还是别的?这些都不太现实。”

    “如果是我的话,一定在想着把这个地方付之一炬。”

    我侃侃而谈,唐钢擦了擦汗,回道:“你说的还挺有道理的,不过按照现在的趋势来看,村里人应该是不会理会这个所谓的信件了吧。”

    一边这么说着他一边看了看旁边带我们来的向导,其实也就是我们之前吃饭的那家的丈夫,那男人报之一宽厚的一笑,仿佛是证明了唐队长的说法没有错。

    是吗?可一切会是这样的吗?

    不知为何,我心里总是泛着嘀咕。

    在这男人的带领下,我们三个踏入了这仙人柱之中。

    刚一进来,抛开这里面昏暗的视线不说,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浑身一扭,身体一歪,那种感觉,像是身体痉挛了一样。

    说是身体痉挛,可又有些隐隐的不像,脖子朝左边歪,而身子往右边歪,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脖子好像歪到了不能再歪,再歪下去脖子就会掉下去的程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