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99章诡异的人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眼前这如此奇诡的一幕让我和唐钢俩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差点站在那里愣住了。

    原因无他,从背后射入的,射入进这昏暗的空间中的,简直强烈的如同放射形状一样的向着我们照过来,而这被照过来的光又给了我们影子,我们三人站立着,能清楚的看到我和唐钢二人的影子,但是在我们前面的这个男人,他的影子则诡异许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的诡异,他的影子看起来也沿袭了他那诡异的动作,像是扭曲着的身体,不,比扭曲的身体还要扭曲。

    他不像是自己做出这个动作的,反倒是更像,有个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隐身人,一个冥冥之中的存在,正站立在他身边,用双手将他的身体拧成这个样子。

    登时我浑身冷汗直冒,不过很快我和唐钢就反应了过来,正想着向前一步看看他到底是怎么了,却看他颤抖的身体也不在颤抖,诡异的身躯也不再扭动,而是又端端正正的站直了,大喘一口气说道:“这是我们进入这里祭拜之前的仪式,俩位警官就不必照做了,现在我们可以进来了。”

    哈?

    我和唐队长人都傻了,这特么的原来是祭拜的仪式吗?这也太他吗的奇怪了吧!

    一般来说不管是拜什么样的神明,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基本上就是跪下和不跪下的区别,以及磕头和不磕头的区别,除此之外感觉也没什么花样。

    嘿,这里可倒好,还真的玩出了花样,这什么动作?把脖子歪到感觉看上去要掉下来的程度,身体痉挛装的扭曲,这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即使是他不说,我们也是不会做这个动作的,又蠢又难做。

    而这男人明显感觉到了我们对他这个所谓动作的漫不经心和不屑一顾以及诧异,但是并没有理我们,而是站在我们前面开始往里走,我们也跟着进去。

    上方都有蜘蛛网了,而且是那种不小的蜘蛛网,可见许久无人来了,也没有打扫的人,前方有个桌子,上面似乎摆放着什么。

    似乎是个神像?

    我都不用去想,不是什么鹿啊,就是什么别的,狩猎民族都是这样的,而我们是农耕文明,所以会有拜土地公的,因为我们以前吃饭就靠土地产值,而狩猎民族一般崇拜的差不多就是猎物,也有一些是崇拜大自然的捕猎者的。

    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随着我们脚步的徐徐向前推进,竟然发现……

    在那桌子上的不是我所想的什么和麋鹿有关的,也不是什么怪里怪气,样貌丑陋的神像,竟然看上去,像是一个人的神像。

    不错,像是一个人!

    只见这个神像差不多人一样的大小,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人坐在桌子上,其实靠近了看只是个雕塑而已,一般来说神总是要和人不一样的,譬如穿着打扮上,譬如样貌上,但是这个神像倒是不一样。

    他压根就是个人。

    压根就是个人的样子,长相很正常,甚至于,穿着都并没有穿着鄂伦春族的传统服饰,而是穿着中山装。

    再看看这人的样貌,看上去像是个老人,因为特地画了白胡子,而且还上了色。

    但是不管他是老人还是年轻人,这都无法改变,他不是鄂伦春族人这个事实。

    因为这样貌,这穿着,完完全全就是个汉族人呀!

    虽然现在鄂伦春族人经过同化,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从样貌上和普通汉族人没什么差别,但是仍然能明显的感觉到还有一些北方,尤其是寒带生存的人的特点。

    譬如眼睛促狭而狭长,看上去稍微有点像是狐狸的眼睛,其实这是因为这地儿太冷了,眼睛长的太大特么有时候睫毛也会冻住。

    而再看眼前这个老人,则明显就是汉族人的样子,再加上他身上的衣着,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汉族人了。

    那么,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就来了。

    为什么在几乎全是鄂伦春族人居住的村庄内,会供奉着一个即不是神,也不是他们鄂伦春族的领袖,而是一个……穿着打扮样貌都很汉族人的人呢?

    这违和感也太强了吧?

    或许是感受到我们俩那浓浓的意外的心情,这男人一转头,满脸肃穆的说道:“两位警官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们村庄会选择供奉一个汉族人?”

    “这……倒也没有,只是觉得新奇罢了。”

    唐钢一副脸酸的表情说道,也是,现在都是民族大融合,这边这种事情,我们应该乐于接受啊,怎么能表现出奇怪呢?

    但该奇怪的还是要奇怪的。

    “这也没什么,只是俩位警官不知道这其中的隐情罢了。”

    这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端的是一副虔诚的表情,嗯,同样的表情我似乎只在那些很有信仰的外国人身上看到过。

    问题是人家信的是耶和华,是上帝,特么眼前这人信的是什么?信的是一个汉族人?

    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事情吗?

    “哦?有故事?那不妨说说。”

    虽然我没指望能听到什么,但是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违和了,控制不住的想要追问下去。

    他像是早就知道我们会这个反应,倒是不觉得多么奇怪,仍旧是肃穆的对着这桌上的人像鞠了一躬,完事了之后这才转过来给我们讲这人像背后的故事。

    “那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当然,那个时候是一定没有我的,我父母那时候也才刚刚出生而已,很多都是村里人口口相传,以及听我父母回忆的。”

    我暗暗盘算了一下,说的倒是没错,这男人看起来三十五岁,他父母我们中午也见过了,不过只有老太太,而他父亲应该是去世了,这老太太的年龄也差不多六十多。

    六十年前?那不就是一九四几年到一九五几年?

    这也太久了吧?

    “早在一百多年前,鄂伦春族人就已经在东北亚地区活动了,那个时代刚好是日,本人侵华的时期,鄂伦春族人早就有了许多的分支,我们村里人就是一个分支的,世居大兴安岭边缘地区,就这么安稳的生活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