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不可能犯罪 第100章神秘的往事

时间:2018-06-13作者:炒扎粉加肉

    “而且在加上那时候日军侵占了东北,整个东北都笼罩在杀戮的铁蹄之下,我们村人自然是不敢从山上下去了,可是有一天出了怪事,村里的人开始得了一种怪病。”

    “这种怪病的症状是人只要得上了,浑身就会起很多的黑色的班,看起来很像是人死了之后尸体的尸斑一样,同时得了这病的人浑身无力,只能瘫倒在床上,而且人会很消瘦。”

    “第一位感染者是个精装的汉子,本来是村里数一数二的打猎好手,身体也是好到不行,但是谁知道仅仅只得了那病七八天时间,那汉子一下子就活生生瘦成了麻杆,是真的骨瘦如柴。”

    “他原本壮硕的脖子纤细的比女人还细,他宽阔的双臂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肌肉和脂肪,他原本那大肚子也慢慢消失,竟然隔着肚皮都能看到肠子的形状,可见人瘦到了什么程度。”

    “更加可怕的是,他竟然跟别人说他肚子里好像是有什么活着的东西在动一样,而有的时候透过他那凹陷进去的肚皮也能对里面看的清清楚楚。”

    “只见他腹部之中似乎有许多粗细宛如肠子一样粗细的东西,但是在不断的动,在皮肤表面之下不断的游动,像是虫子一样,也有点像水蛭。”

    “我们这边冬天的时候几乎是看不到水蛭的,只是一到了夏天,大兴安岭森林因为很多都是原始森林,根本人迹罕至,里面什么都有,硬币那么大的黑蚊子,而且数量极多,基本上就在头上漂浮着,有时候数量多了看起来像是黑色的黑雾一样。”

    “而蚊子都尚且如此,在森林里面的一些积水处,里面就有很大的水蛭,我们这边管它叫蚂蝗,有的甚至有指头粗细,长度能达到二十厘米,有的猎人不注意,夏天天也热,一般都穿短裤,淌过水之后,就有的被水蛭钻进身体里吸血。”

    “水蛭钻进身体里,是拱入人的血管之中,隔着腿的皮肤,能清晰的看到水蛭在血管里面肆虐,同时人也会有极大的痛苦。”

    “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水蛭一样,但是水蛭不是这个样子的,水蛭到了人身体里面也能弄出来,而且也不会让人浑身上黑色的斑点,更不会把人弄的这么消瘦,更加不会进入人的腹部,身体内部里。”

    “而且退一万不说,谁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水蛭啊!那虫子大的就好像是人的肠子一样,隔着光,溜溜的肚皮能清晰的看到,真是吓死个人。”

    “很快,第一个得病的人就死了,在他死之后,村子里已经有十多个人被传染了,还是一样的症状,但是邪门的是被传染的人并不是那第一个得病的家人,而是离的都很远,都很分散的十多个人,谁也弄不清楚是怎么被传染的。”

    “村子里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医疗,鄂伦春族人也很少有得什么怪病的,因为生活的地方太冷,所以一般病菌全都自己死了,而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野兽的反抗以及冷厉的寒风了,所以即使是有一个村里的医生,但那医生最多也只会治疗皮外伤,根本对此束手无策。”

    “怪病很快像是恶魔一样的蔓延起来了,从十个人到一百个人,到最后的几百人几乎全部都患上了这种怪病,全村人也不出去打猎了,也不再生火煮饭了,人们全都躺在床上,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人,不,那时候我们也不住在这里,也不能算是一个村子,与现在不同,那时候的鄂伦春族人仍旧是以狩猎为生的,而且时常迁徙,居无定所,按理说很少有人能找到我们所在的地方,可是那时候就是来了一个人,一个老人。”

    “非常幸运的是,我的母亲当时八岁,她应该是少数的几个没有被怪病感染的人了,可是那也说不定,因为怪病完全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来传染的,所以就连防范都做不到,这样一来,说不定仅剩下的几人也全都感染了,只是他们身体内的抗体要强一些,暂时还没有出现病变,存在这种可能性。”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我的母亲她当时还存有理智,她还能从地上站起来,她还有基本的行动力,虽然她很饿。”

    “后来我母亲回忆道这里的时候,总是会加重语气,她脸上那种虔诚和期盼不是假的,那种讲述的语气,真给人一种听史诗的感觉。”

    “她说,她看到了,那个人出现时候的样子。”

    “他是从大兴安岭深处走出来的,母亲说她看到那个人第一眼,就想到了这样的一句话。”

    “因为那人手中捏着一把野果子,但他看起来并没有要吃的意思,只是拿在手中捏着,而我母亲恰好知道那野果子,因为她很喜欢吃,那野果子最近的地方也有三十里山路,可见这人是从三十里外走来的。”

    “可是奇怪的是,那男人虽然走了这么远的路,但是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划痕。也没有任何的浮土,干净的就好像是出来散步的一样。要知道大兴安岭这边全都是原始森林,这里面可是什么东西都有,别说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只穿了一身不利于山野间行走的中山装的汉人了,就是我们村里这些经常在森林里打猎的好手在山里面走都没有他这么悠闲。”

    “大兴安岭里面不光虫子多,山路也不好走,更要提防着有没有什么猛兽的出没,怎么可能走的这么轻松,像是在后花园转圈一样?”

    “打猎听起来挺自在的,但其实着实是个辛苦活,冬天吧,咱们这地方的冬天有多冻你们也是知道的,冬天要进山,那风能把人吹倒,更别说这个温度,大家浑身都裹得严严实实的,尤其是这帽子一定得带好了,否则的话把耳朵露出来,一阵冷风一吹,就冻住了,再一吹,就掉地上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